热血兵王

第15章 危机初显

第十五章 危机初显

“押运高考试卷?”

所有人都惊呆了,诧异的表情让他们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直到邱一民又强调一遍后他们才相信这是真的。说实话158已经有很多年没接到过如此轻松的任务了,这就像做梦一样。

于是,大家绷紧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

在坐的心里都清楚,虽然高考试卷也属于机密文件,但相对于同等级的文件来说,它的分量显然要轻了许多。

究其原因就是抢劫高考试卷没用,你今天抢了,明天他们完全可以再出一份。当然了,也不排除国内某些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为了制造混乱,选择破坏高考试卷,引起社会恐慌。

邱一民见大家都不说话,呵呵笑道:“怎么样,这个任务谁接?”

会议室沉寂了一会儿……

“还是我们来吧。”薛秉峰接着说道:“我感觉这个任务给我们再合适不过了。”

众人面面相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有周吉森眼中闪过一丝奇光,道:“秉峰,你的意思是……”

“没错,参谋长,我想给那四个小家伙一个锻炼的机会,像这样的任务刚刚好。”薛秉峰开口道,他口中的小家伙自然是指雷同他们四人。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你小子够滑头呀,把这么好的机会留给他们。想当年我们可是没这种福气哟。”说话的人叫万星,是第三小队的队长。

其实万星说的没错,当初他们几个刚进158中队的时候,上面都不敢让他们出任务。说白了就是怕,怕他们把任务搞砸了。后来,由于他们勤勤恳恳,态度严谨,加上过硬的军事技能,这种情况才慢慢好起来。像雷同他们刚来158就有任务的,极为少见。

邱一民对薛秉峰的想法也是一震,尽管这样做危险了点,但他不得不承认如果雷同他们失去了这次机会,恐怕还要等很长时间。而且早点让他们接触押运,对四人以后的成长有说不尽的好处。

“秉峰,任务给你,你打算怎么安排人手?”邱一民试着问道。

薛秉峰像是早就想好了似得,轻松的说道:“队长,我打算让一组、三组和雷同他们那个组担任此次任务的押运人员。”

邱一民想了一下,随即点头道:“那好,既然你想刻意锻炼他们,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是有一条必须牢记,不能出意外,任何时候都大意不得。”

“是!”薛秉峰站起来行了个军礼。

……

第二天的早操,第二小队的人明显就少了许多,如此一来相对于其他二个小队就略显单薄了。

此时,雷同等人就坐在他们神往已久的武装押运车里。虽然曾经他们也训练了无数次,但真正在现实中执行任务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说不激动那绝对是假的。

此次押运车队共有六辆,前面是薛秉峰和第一小组乘坐的指挥车。殿后压轴的是雷同他们这个小组和第三小组的武装押运车。

九个人坐在车里,一言不发,面带严肃一成不变。各人胸前倒立放着一把曾经令雷同他们魂牵梦绕的M416A5步枪,唯美的流线枪身让人心神荡漾。

雷同心猿意马的想着,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这次执行什么任务,对任务内容更是一无所知。

雷同知道根据158中队的押运保密守则,任务内容和具体的押运路线只有负责押运的队长知道。其他人包括中队长也无权过问,像他这样的就更别想了。

六辆漆黑如墨的押运车高速行驶在国道上,两边稀疏的灌木快速向后隐退。

与此同时,158中队的作战大厅里,一幅三维立体地图正展现在众人的眼帘。此刻,158中队的中队长薛秉峰,参谋长周吉森,副队长徐克俊,以及教育局和全国招办的负责人都密切的注视着押运车队的实时行驶路线。

图中那点鲜红的箭头不断向周围发散条形的波纹,而这点就是薛秉峰指挥车的位置。同样,在这幅地图的右面是一幅薛秉峰他们所在位置的交通路况示意图,再右面是卫星气象图。

“邱队长,我看你们走的这个路线不太对呀……”站在GPS测控图的前面,教育厅的负责人疑惑的看了邱一民一眼。

邱一民侧头笑道:“王主任,不要担心,路怎么走说实话我也无权过问。但我相信他们会出色的完成任务,因为他们是我手底下的兵。”

王主任点头道:“我也相信他们……”

高速公路上!

薛秉峰和他的车队依旧在高匀速行驶,六辆车每辆车之间的间距都是十米的样子,不大也不小,刚刚合适。

此时,坐在指挥车里的薛秉峰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车载监控画面,观察外面的情况。他的神经高度兴奋,身子绷得紧紧的,身上的肌肉也跟着僵硬起来。

看得出来,薛秉峰并没有因为这是一次简单的押运任务而有任何松懈,其警惕性仍然很高。

然而就在押运车队沿公路转弯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车突然闯进了押运的队伍中。黑色的奔驰介于第四辆车和第五辆车之间,刚好挡住薛秉峰所在指挥车的反光镜的视线。这样的情况会把整个车队置于危险当中,且时间越长,危险越大。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薛秉峰心里异常沉重,他拿起手中的对讲机:“小李,把你前面的那辆奔驰车给我挤出去。”

很快得到命令的小李把车速稍微加了那么一点,其车头紧紧贴着奔驰车的车尾压了上去,两车之间距离不过一尺。

奔驰车似乎也知道小李的意图,但他好像一块狗皮膏药死死的粘上了车队,颇有些打死也不走的味道。

行进中,小李的车继续朝奔驰车贴近,而奔驰车迫于无奈只有加速向前面那辆车靠近。如此小李的车一点点的向前逼近把奔驰车挤到无路可走。

此时奔驰车的车头离前面那辆押运车的距离不过半尺,而小李的车头离奔驰车的车尾不足一指。这样,如果前面的车辆突然来个急刹车什么的,奔驰车必然会被压成肉夹馍。

但值得庆幸的是薛秉峰想象中的最糟糕的结果还是没能出现。过了没多久那辆奔驰车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窘迫的局面,他知道自己再不走的话肯定要吃亏,所以奔驰车果断选择了退出。

而看到奔驰车离开押运队伍,坐在指挥车里的薛秉峰深深的舒了口气,其实他额头上的冷汗早已冒了出来。

“秉峰,刚才是什么情况?”邱一民在作战厅里盯着一直和押运车队并排行驶的亮点焦急的问道。

薛秉峰开口道:“邱队,帮我查一下车牌号为津B3373的黑色奔驰车车主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