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6章 有惊无险

第十六章 有惊无险

邱一民听到薛秉峰的请求后,重重的点头命令道:“快去,查一个车牌号为津B3373的黑色奔驰车。”

话了,立刻就有人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时间不大关于津B3373黑色奔驰车的所有信息都切到了荧幕上。

奔驰车的车主是一个叫钱航宇的房地产老板,1967年生人,现居天津,离异单身,有个儿子叫钱知行。此人社会背景较为复杂,社交广泛,但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钱航宇的儿子钱知行是国外留学生,今年二十四岁,三年前突然回国。回国后钱知行仗着他父亲的资产挥金如土,结交了一批社会混混。此人酷爱开车寻找刺激,数次因超速闯红灯被罚。

典型的二世祖,富二代!

邱一民看着荧幕上的黑字暗暗的摇了摇头,原来是虚惊一场。

“秉峰,奔驰车信息核对完毕,车主无犯罪记录,应该没事,估计是个富二代和你怄气呢。”邱一民打趣道。

“怄气?”薛秉峰阴沉着脸:“怄气他也不找个对象,我真想下去给他一枪。”

不过经过了这次小波折后,押运车队就再也没遇到任何麻烦,车队很顺利的到达了京北第四监狱。

却说车队刚到便有数名荷枪实弹的士兵跑过来检查证件,各种手续,直到核对完毕后才予以放行。

押运车队开进第四监狱后,停在了监狱的一块极为空旷的空地上。

“下车!”薛秉峰命令道。

只是一瞬间车门便被打开,三个小组以最快的速度站成一排,等待着行动。

薛秉峰站在前面神色严肃,用手比划着说道:“第一小组东南方向,警戒!”

“第三小组西北方向,警戒!”

“第七小组东北方向,警戒!”

却说接到命令的第一、三小组在组长的带领下迅速找到了指定位置,每个人子弹上膛,枪口正对前方,进入二级战备状态。

而雷同他们小组由于是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所以动作就慢了不少。在时间上足足比其他两个小组多用了半分钟。

不过整体上来说他们的动作还是不慢的,从命令下达到所有人员全部就位仅用时一分钟。现在三个方向都已经被全副武装的押运人员把守,只在西南方向留了个口子。

薛秉峰在原地逗留了一会,直到所有人都按命令就位后他才暗暗的点了点头跑出包围圈,跑到了外围区域。

而趁着这个间隙雷同斜眼打量着这个地方,令他没想到的是这里竟是监狱。四面高耸的院墙上面扎着厚厚的铁丝电网,瞭望塔上的士兵密切的注视着下方的动静。监狱大门用特质的钢板建造,且足足有一指厚,别说子弹了,就是用单兵火箭炮也轰不毁。

大门两侧架着两挺机枪,漆黑的枪身散发着摄人的寒光。这两挺机枪一旦开动必然形成交叉火力。如果相互配合得当的话,完全可以达到射击无死角的绝佳防卫。而正对空地的一幢楼上同样配有两挺机枪,只要有人试图经过空地肯定会被打成筛子。

这样强悍的防御,就算有再多的犯人暴动越狱,也足以把他们全部消灭。况且从犯人住的狱牢到这里还需要通过三道严格的身份识别系统,需要指纹验证,需要正确的密码。

正在雷同感叹监狱防守严密的时候,在他左侧前方的牢门突然打开了。紧接着便从里面走出一排穿着囚字衣的犯人,其肩上扛着一捆捆被密封好的什么东西。

雷同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然后就有越来越多的这种东西被扛出来,放置在押运车里。

如此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当最后一捆被放进押运车里的那一刻,马上便有人上车清点数量。而且上车的有两个人,一个是他们的人,一个是狱方的。

双方清点完毕,核对无误,签字,贴封条。

一系列的程序走完后,薛秉峰才打了个握拳的手势,那意思是集合。

薛秉峰站在所有人前面威严的说道:“按照规定,我现在必须告诉你们此次任务的内容和押运的标的物。”

“任务内容:把今年的全国统一高考试卷押运到全国招办。”

“押运标的物:五百捆高考试卷,包括语、数、外、文综、理综。”

直到此刻雷同心里才明亮起来,原来是押运高考试卷呀。不过他想想也是,现在是七月份了,也确实到了高考的时候。今年又不知道有多少莘莘学子怀揣着崇高的理想踏进考场。

或成功,或失败,夜夜笙歌,挑灯夜战不就为了这一刻吗?

通向梦想的道路太艰难,荆棘丛生,崎岖不平。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是站在这个考场上,拿到了试卷,他们一生无悔!

“现在谁还有问题,如果没有的话立刻登车!”薛秉峰大声说道。

话音刚落就看在第一组组长的带领下,一众十五人陆续上车,雷同他们依旧是在最后一辆武装车里。

与此同时,薛秉峰也上了指挥车。只见他拿出对讲机说道:“报告中队长,我们已经接到标的物,现在正按计划离开京北第四监狱,一切正常。”

158中队的作战厅里,邱一民听到这个消息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一切小心,注意周围可疑人员和车辆。”

“明白!”薛秉峰转而又说道:“所有人注意,车队出监狱后,车距保持十五米匀速行驶。另外检查枪支弹药,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听到这个命令,整个押运车队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一股由内而外的压抑笼罩着所有人。

雷同的神经也绷紧了,但紧张中又带着些莫名的兴奋和期待。出现这种情绪连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或许真是太久没有在战火中洗礼了吧。

却说押运车队出了京北第四监狱后,很快上了高速公路,一路向全国招办而去。

押运车里,大家高度绷紧的神经,全神贯注的投入,再加上闷热的天气,令人额头豆大的汗水直流。

押运车队平稳的行驶着,雷同想象中的激烈的枪战并没有到来。虽然这一路上也有几次惊心动魄的遭遇,不过还好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终于,在经过了半天的时间后,押运车队按预定时间到达目的地——全国招办。

全国招办是一座雄伟的大楼,此时大楼前早有数十个携着MP5A3冲锋枪的士兵依次排列,显然这些人都是来接应押运车队,维持现场秩序的。

车队达到后剩下的事就很简单了,双方依照规定进行了简单的交接。这期间雷同心里满腹牢骚,他感觉那个押运的过程实在太单调无聊了,除了几次令人血脉贲张的意外,其他时间就是那么干坐着,还不能说话。

而据他所知这还是短途押运任务,要是长期押运的话,少则一天,多则三五天,甚至一个星期。要是一直像老僧入定这般样子,雷同认为自己肯定会崩溃的,他会憋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