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7章 卧底潜伏

第十七章 卧底潜伏

我国西北地区由于地处非季风区,因而气候干旱,降雨极少。放眼望去多是没有植被覆盖的黄沙厚土,常年缺水让这里的自然环境异常恶劣。

在这里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也只有那些绿洲,河谷,盆地,如此在这些有水源的特殊地带便形成了规模不等的城市或乡镇。

此时,在某个不知名的土质建筑村落里,几十个长相彪悍粗犷的中年人正进行某种军事训练。但令人奇怪的是,这伙人并没有穿正规军人的服装,且其穿着极具宗教色彩。

而在训练场的不远处,一个容貌极为俏丽的女子正盯着这伙人,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让人猜不透她究竟在想什么。

劲风呼啸而过,带着沙子吹起她那柔顺乌黑的长发,在半空飘逸,偶尔有几根落在脸上,更给她平添了一份妩媚。如果此刻雷同站在这里的话,肯定会惊讶的叫出声,因为眼前这个俊秀的女孩正是他深爱的女人,方雅萱。

良久后,方雅萱理了理稍乱的发丝,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忧伤。她来到这个地方近两年了。两年前为了取信这些人,她按照上级的指示,忍痛出卖了自己的男友雷同。

刚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她几近崩溃,她百般的不情愿,甚至想到过死。但最后还是妥协了,她知道在个人感情和国家利益面前,自己没得选。

因为她是一名军人,她知道祖国利益高于一切!

于是,她带着关于雷同突袭云南的消息来到了这里。为了得到他们的信任她用尽了各种办法,但依旧不尽人意,最后还是雷同和他的小队被全歼的消息得到证实后,这些人才开始慢慢的相信她。

没错,雷同和他的小队之所以能被全歼,都得益于方雅萱的情报。

她还清楚的记得当自己把情报交给对方时,他们那张丑恶的嘴脸露出了恶心的笑容。后来她才知道当这些人得到关于雷同的情报后,立即卖给了正在越南边境准备进犯中国的恐怖分子。

结果可想而知,得到消息的恐怖分子集结重兵,打了个漂亮的丛林伏击战,大获全胜。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方雅萱能这么快就得到这些人的信任不仅仅是因为出卖雷同的情报,更多的得益于她的长相。当然了,这并不是说她有多漂亮,而是因为她长得极像这里的头目的女儿。

这个头目的名字叫买买提·巴特是个地地道道的新疆人。其女儿在五年前被他秘密安排到女子特警学院深造,而一个偶然的机会警方秘密抓获了她,并审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于是,公安部紧急决定派人潜入敌窝,以获取更多的情报,而长相与她相似的方雅萱自然是不二人选。

方雅萱心里很清楚这个潜伏任务非常危险,没有任何外援,一旦身份被识破等待她的就是非人的折磨。

而且这个地方靠近边境,要是稍有不慎让这些人嗅到一丝不寻常的味道,那么他们肯定会逃窜到境外,而以我们国家一向秉承的宗旨,是不能越境作战的,到那个时候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到手的鸭子飞掉。所以方雅萱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这也是她潜伏在这里一个重要意义。

其实在这种荒芜的地带,进行大规模的非政府武装训练,半军事化的管理,还有武器……很容易联想到一个名词——恐怖组织。

是的,这里就是臭名昭著的“东突”恐怖组织在中国境内最大的基地。

所谓的“东突”即东突·厥斯坦,东突这一名词最早出现在19世纪末。某些西方别有用心的殖民主义者提出,把俄罗斯中部地区称为西突厥斯坦,而中国的新疆则称为东突·厥斯坦,并编造出新疆是东突·厥人的家园的谬论。

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地理概念了,而是殖民主义者为肢解中国而提出的政治概念。新疆民族分裂主义分子把东突·厥斯坦作为他们武装运动的名称,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长期以来,中国境内的“东突”势力为实现破坏国家统一的目的,在新疆等地策划、组织、实施了一系列的爆炸、暗杀、纵火、投毒等恐怖暴力活动,一直对中国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且“东突”与某些基地组织交往频繁,关系极为密切。

这是中国一大毒瘤,必须清除!

此次方雅萱临危受命,为了就是打进这支恐怖分子的核心,一旦时机成熟必将其连根拔起。

而经过了两年的努力和对组织的贡献,方雅萱终于打入了敌人的心脏。现在她所在的这个地方就是“东突”在中国的大本营,在这里约有一百多名恐怖分子,而且都是组织的重要成员和精英分子。

负责这里的最大的头目是她的“父亲”,买买提·巴特。因为是从女子特警学院毕业的,方雅萱凭借其一身过硬的军事技能迅速在组织内部站稳脚跟,且影响力颇为不凡。

而方雅萱成功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得天独厚的特殊身份,另一个是她清丽的容貌和令人叹服的功夫。说到容貌这个问题,方雅萱是烦不胜烦,她很奇怪这里的人对美女有着近乎狂热的追捧和仰慕。

不过这些狂热的粉丝都在她的开导下发展成了忠实的追随者。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她的处境很安全了。恰恰相反方雅萱心里很清楚,基地的高层包括她的“父亲”在内都对她怀有一定的戒心。但由于她做事一向很小心,所以还没有露出明显的破绽,即便他们再怀疑找不出有力的证据也是白搭。

“思樱,想什么呢?”一个长相不凡的年轻人走过来问道。

“没什么,就是怀念以前的生活了。”

买买提·思樱是方雅萱在这里的名字,两年的时间她似乎已经接受了现实,因而对这个名字并无任何排斥生涩。

“以前的生活?”年轻人冷笑道:“是怀念在大都市的**乐娇欢吗?”

方雅萱微微摇头,道:“哈努,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其实……”

“够了!”哈努轻呵一声:“那种生活不属于你,这里才是你的家,你要拿起武器要保卫它。你要让占领它的中国人知道,侵略别人的国土,**他国的人民是要付出代价的,血的代价。”

哈努望着方雅萱嘶喊道,其语气中尽是疯狂,而且火药味极浓,看的出来他的心理已经扭曲了。

“只要中国军队不消灭我们,我就坚持光复的信念,这种信念是上天赐予的,永远都不会消失。我相信总有一天新疆会回到我们的怀抱,今天我们流血,甚至献身就是要告诉后人,新疆是我们的。”

方雅萱静听着他的咆哮,一言不发,尽管她很厌恶这样的极端分裂思想,但她绝不能表现出来。因为这里,因为在这里,所有人和他的思想都是一样的。

“不,不,对不起思樱,我不应该对你大喊大叫的,请饶恕我的冲动。”哈努突然清醒过来,半举着双手做作头状。

方雅萱莞而一笑,道:“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很不甘,放心吧我不会怪你的。”

哈努眼中放出明亮的光芒:“真的吗?那简直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