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8章 愤然离去

第十八章 愤然离去

方雅萱冷眼看着激动不已的哈努,虽然她表面上表现出了足够的热情去迎合对方畸形扭曲的心理,但事实上她内心是非常反感这类思想的。

方雅萱看着消停下来的哈努轻声问道:“你不累吗?都训练好长时间了,天气还这么热,我怕你们受不了啊。”

哈努显然是把方雅萱的话当成了对他的关心,只见哈努满面笑容的说道:“我们是圣主的勇士,上天给予我们无穷的力量,我们是不会感到累的。”

哈努继续说道:“再过几天就有个神圣的计划等着我们去执行,我们不能松懈。”

“神圣的计划?”方雅萱心里咯噔一下,在这些人口中神圣就是破坏,就是恐怖行动。

方雅萱眼中闪着怜悯的光芒,因为她知道所谓的神圣计划注定不能成功,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冰冷的手铐和黑暗的牢狱生活。

“哈努我先走了,你们继续训练吧。”方雅萱不待哈努回话就转身离去了。望着满眼破败的土坯墙和厚厚的黄沙土,她有些茫然,目光迷离不定。

此时,走在黄沙中的方雅萱显得尤为孤独无助,她瞩目天边似要穿透虚空,随着时间的推移方雅萱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丝温暖的笑容。那笑让天地为之失色,苍穹为之颤抖。

“心上的人儿,我想你了,你可知道?”

……

“阿嚏!”

雷同躺在**突然打了个喷嚏:“唉,又不知道哪个女孩想我了。”他自恋的打趣着。

皇甫卓鸿把紧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球收回,道:“你丫的不自恋能死吧?如果说非要有人想你,我觉得仇人的可能性非常大。”

“哎呀,鸿鸿你话不能这么说嘛。”张海明不合时宜的插嘴道:“……”

“就是,就是。”雷同不给张海明朝下说的机会,一个劲的点着头,颇有些士为知己者死的味道。

“张海明,我警告你别叫我鸿鸿,小心老子揍你。”皇甫卓鸿大吼道。

张海明惊讶的拍着胸口,道:“我好怕怕哟,想找你老爸来干我啊?”

“你……”皇甫卓鸿指着张海明说不出话。

张海明嘿嘿一笑,似乎对皇甫卓鸿的愤怒已经免疫了,他白了白眼继续侃道:“难道你们没有发现雷大长得还是很帅的吗?人家打个喷嚏有美女想也不是不可能,反正我就知道一个。”

这下子所有人都来了精神,一个个的眼睛里冒着绿光,伸头等着张海明的下文。

而就在这时,一声婉转的音调瞬间浇灭了众人的火热。皇甫卓鸿摊了摊手:“得,那位又来了。”

果然,皇甫卓鸿话音刚落,就见林涵溪从外面走了进来:“都聊什么呢?刚谁说哪个女孩想谁了?”

没有人回答,几人各做各的事,忙得不亦乐乎。

林涵溪好奇,目光一一扫过四人:“说呀,怎么我一来就不说了?还怕我吃了你们?”

张海明苦着脸,道:“我的大指导员嘞,您下次来能提前通知一声不?”

“为什么?我要通知你们还怎么搞突击检查?”林涵溪继续说道:“哦,我知道了,刚才你们是不是在干什么坏事?”

“是不是?”林涵溪把头转向正在打电脑的皇甫卓鸿。

皇甫卓鸿茫然的摇了摇头,张海明摇头,扎西摇头,雷同还是摇头。

林涵溪看着他们摇得和波浪鼓一样的头,不由地笑了:“没看出来嘛,这个时候倒挺团结的。”

“那好,既然你们没干坏事,为什么要我来的时候提前打招呼?谁能告诉我?”

张海明开口道:“大指导员,您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林涵溪不解。

“你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这里是男生宿舍?”张海明说道。

噗嗤!

林涵溪听了他的回答瞬间笑喷了,完全不顾形象的狂笑不止。搞得四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张海明回味了一下自己的话,没什么不对呀。

过了半天,大概是林涵溪笑够了吧,才开口道:“还男生宿舍?就你们这群和大叔一样的人,好意思说自己是男生?”

大叔?

四人顿时傻眼了,其实在他们心里一直自诩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怎么到她嘴里就成了大叔了呢?不行,这事必须说到说道。

哪知林涵溪根本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又问道:“是男宿舍楼怎么了?难道我进来不合适?”

“不是不合适,是压根就不合适,大指导员你说你一个女人,随便进出我们的宿舍算怎么回事?万一哪天我们正在换衣服什么的,是吧?”

尽管张海明没有再说下去,但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

林涵溪沉思了一会,然后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却说一直观察其表情变化的雷同等人看到林涵溪的改变,就知她已经明白了,不由地的大松一口气。

谁知林涵溪接下来说的话,却令人眼珠子碎了一地。只见林涵溪伸着粉颈说道:“你的意思是怕我害羞吧?没事,我不介意的。”

她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此话一出,顿时雷倒一大片,四人对林涵溪彻底无语了。

不过既然人家接话了,你就不能再把人晾在那里不是。就看张海明笑着说道:“大指导员,连您都不介意,我们这群大老爷们自然无话可说,但你不能来这么勤吧?我总感觉您老来这里的次数比我们还多,这到底是谁住的地方?”

林涵溪将信将疑的歪着头,自己真有张海明说的那么夸张吗?

但不管事实怎样,林涵溪要站在理上:“我多来几次又怎么了?作为你们的指导员,我有权利也有义务这么做。”

这时,皇甫卓鸿不知是哪根筋抽了,突然插嘴道:“美女,你是我们的指导员不假,可您去看看别的小组的指导员,一星期也不来一回。你说这星期你是第几次来了?”

林涵溪哼了一声:“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别人我管不着。”

“呃,好吧。”张海明说道:“那您也得注意点影响吧,我们倒是无所谓,就是隔壁人家不乐意了。”

“我又没去找他们,爱乐意不乐意。”

“行了,大指导员我不和你说了,您爱咋滴咋滴。”张海明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说道。

不过张海明这句话一出,可了不得了。林涵溪像是被压抑已久的火山,终于爆发了。整个人顿时陷入癫狂状态,一张俏脸气的通红,眼眶含着水雾。

同时林涵溪把手里的文件夹朝桌子上一摔,道:“好,要是你们真那么烦我,直接说出来好了,不用绕弯子。也罢这个教导员我不当了,谁爱来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