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9章 诡异阴谋

第十九章 诡异阴谋

宿舍里!气氛因林涵溪的性情大变而骤然紧张起来。

“既然你们都不喜欢我,那好我这就去参谋长那请调,也顺了你们的心意。”

林涵溪说完跑着出了宿舍,只留下一道纤弱的背影,让人久久回不过神来。

说到底林涵溪还只是个小女孩,即便再能干,也改变不了她女人的特质。你别看表面上林涵溪很要强,大大咧咧的不拘一格,而实际上她面子薄的很。

刚才从林涵溪一进门开始,张海明和皇甫卓鸿两人就联手戏弄于她,两人话中处处带刺,语气里也都是浓浓的火药。

因而这一番对话下来,林涵溪心里就憋了一口闷气,莫名的怒气在她心里无限滋长,直到最后才爆发出来。

望着摔门而出的林涵溪,雷同收起笑意,一个激灵从**跳了下来。

“我说你们两个今天可有点过了,下次委婉点,别那么狠。”雷同看着那个被林涵溪摔在桌子上的文件说道。

“好了,我得出去看看别出什么事,你们呆在这学习一下上级的精神。”

雷同瞪了他们一眼,随后追着林涵溪出去了。

皇甫卓鸿拿过已经褶皱的文件,默念道:“关于第七战斗小组的伙食和日常休息安排建议。”

屋子里,三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着,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一股暖流缓缓的流过所有人的心底。

五分钟后,158中队的某条林荫道上!

“我说你慢点,跑那么快干什么?”雷同弯腰拦在林涵溪的前面,大口大口喘着气。

林涵溪绕过雷同,似乎并不打算给他解释的机会。

雷同勾起一丝无奈的笑容,又转身挡在林涵溪的身前。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还嫌不够对吗?”林涵溪大叫道。

雷同努力平复下心情,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和:“对不起,其实他们不是故意的。”

“收起你那虚伪的道歉吧。”林涵溪冷冷道:“不过请几位放心,我是不会说你们坏话的,请调是我自愿的,是我自己的问题,和你们没关系。”

雷同开口道:“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林涵溪摇着头。

“听我说。”雷同双手放在她的肩上,一脸真诚的说道:“相信我,他们真不是有意的。那两个家伙刀子嘴豆腐心,他们本没什么恶意,只是口无遮拦,想到哪说到哪,一时没管住自己。”

“是吗?”林涵溪冷眼相待:“照你的意思他们是把心里话说出来喽,而你不过是个伪君子。”

“我……”雷同没想到她会这么理解,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怎么不说话了?莫非让我说中了,理亏?”林涵溪语气咄咄逼人。

“不是你想的那样。”雷同有些激动的说道:“如果你执意要走,我也拦不住,但希望你记住,在我们心里你一直都是最好的。”

“真的?你没骗我?”林涵溪满眼希冀的问道。

“相信我,不要走,我们需要你。”雷同重重的说道。

林涵溪和雷同对视了一会儿,良久后才缓缓的点了点头。其实她压根就没打算走,刚才说的那些不过是气话罢了。

雷同心喜,知道她不会再走了。于是他准备趁热打铁,争取把人哄好:“你别怪他们了,要是你还生气的话就打我两下,这样总行了吧。”

“切,我才不打你呢,要打我就打他们。”林涵溪气呼呼的侧过脸去。

“嘿嘿,行,回头我让他们站好等你,保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雷同讨好的说道。

“哎呀,你真是笨,木头一个,老是说我打人,弄得人家有多泼辣似得。”林涵溪把头侧向一边不敢看雷同。

“不是啊,你很温柔,人很好。”雷同笑着说道。

“……”

林涵溪猛地转过头,正好迎上雷同的目光,四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淡淡的旖旎的气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似是一瞬间,又似一个世纪,雷同猛然回过神,尴尬的说道:“那…你还生气吗?”

林涵溪木然的摇头,心不在焉的不知她心里在想什么。

“你没事吧?”雷同关切的问道。

“啊,没……没事!”林涵溪慌张的答道,脸上升起一抹迷人的绯红。

……

京北市某华丽的欧式别墅!

说起来很奇怪,这幢别墅坐落在野外,既不靠近交通,也不依附市场,而且在它周围没有任何住户。给人的整体感觉就是宁静,宁静中带着些荒凉。

别墅的装饰尤为奢侈豪华,从场地来看,别墅占地二十多亩,建筑面积达几千平米。从设施来看,豪宅该有的东西它应有尽有。像什么高尔夫球场、足球场、假山花园、游泳池等。从建筑材料和结构设计来看,别墅用料极为考究,一律采用国际标准的抗八级地震规格建造。

在防盗,防弹,防爆等安全措施方面,别墅做得更为精细,而且表现的相当专业。就拿窗户上来说吧,玻璃全部用钢化双层防弹玻璃,内置无数摄像头和红外报警设备。而且在别墅外围还有数只训练有素的警犬,没错,那不是普通的狗,而是军用警犬,且为国外优良品种。

可以说这幢别墅的安全等级完全能媲美政府首脑的住宅。

此时,别墅里有三个人,两个中年人,一个年龄不过二十四五的小伙子。

“知行,这次有什么收获吗?”

坐在沙发上的中年人把玩着手中的小玩意漫不经心的问道。

“老板,属下无能,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信息。”钱知行一脸惭愧的说道。

这一切是多么诡异,钱知行?他不正是之前强行插进押运车队的那个二世祖吗?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他口中的老板又是何许人也?

“航宇,你怎么看?”沙发上中年人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钱知行说的话,一脸慵懒的问道。

没错,这个钱航宇同样也出现在过158中队的视线里,他就是那个黑色奔驰车的车主,著名的房地产开发的老总。

但令人想不到呀,就是这样一个全身贴着金子的人,在那个中年人面前也是卑恭屈膝,毕恭毕敬。

这其中到底有何隐情?他们父子二人究竟是何种身份,沙发上的中年人又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