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0章 煞费苦心

第二十章 煞费苦心

某处豪华的别墅里,三个神色各异的人正谈论着什么。

此刻钱航宇一身休闲装,从上到下让人看不出有一点老总的气势。

“老板,我们这次也非毫无收获,至少知道了民用车辆靠近押运车不到万不得已,他们绝不会开枪,而这点将大大利于我们接下来的行动。”

中年人微微点头,道:“负责这次押运任务队长的详细资料找到了吗?”

钱航宇额头渗出了冷汗:“属下无能,动用了所有的人际网还是没能查到对方的任何资料,只知道负责这次押运任务的队长叫薛秉峰,其他一概不知。”

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去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搞到158中队所有人的详细资料。”

钱航宇如蒙大赦,连忙点头应道:“属下明白。”

“那批枪弄到了吗?”

钱航宇开口道:“枪已经搞到,就是运进来有些麻烦,不过老板放心我会想办法的。”

中年人象征性的嗯了一声:“你们先回去吧,记住以后无论有什么事不要朝这打电话,容易引起警方的怀疑。”

……

158中队驻地的食堂里!

“哎呦,我说这饭里怎么有那么多石子?”皇甫卓鸿摩挲着腮帮嘀咕道。

“你吃到石子了?姥姥,我还以为就我一人吃到了呢。”张海明咯咯一笑:“这回我心里平衡多了。”

殊不知,就在两人疑惑的时候,林涵溪却把头偏向一边捂嘴偷笑。

没错,饭里有石子就是她的杰作!

那天这两个家伙说她的坏话,她一直耿耿于怀。不能因为雷同两三句好听的话,就轻易放过他们。她也知道两人可能是无心之说,可这并不能作为他们逃脱罪责的理由。

“都说女人心眼小,爱斤斤计较,这话果然不是空穴来风,以后可不能惹这位姑奶奶。”雷同一边吃饭一边想着,并不时向那两个家伙投去同情的目光。

“喂,你看你们什么表情嘛,难道你们没吃出来?”皇甫卓鸿不服气看着雷同。

雷同和扎西同时摇了摇头:“没有啊,我感觉今天的米饭很不错,湿而不黏,美味可口。”

“嗯?这不科学呀。”皇甫卓鸿发出一声好奇的感叹:“莫非所有的石子都分到我们这里了?”

“吃饭,不要讲话。”林涵溪一字一句的说道:“嫌饭不好吃就别吃,没人逼你们。”

我勒个去,两人闻言悻悻的缩了缩头,哑火了,而皇甫卓鸿到嘴边的话也生生咽了回去。

“哎,今天可是休息日,你们几个打算到哪快活去?”林涵溪开口道。

“指导员,我们去……”

皇甫卓鸿本想在林涵溪好好表现一番,却不曾想被张海明的咳嗽声和雷同的眼神打断了。

只见张海明一脸笑意,道:“指导员,那个我们今天去洗澡,你不是要和我们一起吧?”

“哼,跟我打哑谜,你还嫩了点。”林涵溪心里想着,嘴上却不动声色:“洗澡啊?没什么正好一块。”

啪!啪!啪!

四人听完筷子直接从手中掉落,撞击在盘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就看雷同他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涵溪,那表情一言难尽啊。

林涵溪也知自己说错话了,心里一阵窘迫,红着脸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去,然后各找各的路,洗完再约个地点集合。”

“切,害得我白激动一场。”张海明翻着白眼又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雷同坐在林涵溪的对面微微一笑,道:“你别听他们瞎说,今天我们打算去爬山。”

“爬山?”林涵溪睁着大眼睛说道:“不会吧,这么热的天你们还去爬山,找罪受啊。”

“高处不胜寒,我的大指导员,懂?”张海明接过话茬。

雷同瞪了张海明一眼,道:“其实也没什么,习惯就好了,在这里只有早上跑跑操能松松筋骨。几天下来我感觉自己都快生锈了,再不找时间锻炼一下恐怕真就废了。”

“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林涵溪想了想:“我跟你们一起去,怎么样?”

“不怎么样。”张海明接话接的那叫一个自然。

林涵溪怒视张海明,道:“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咳咳。”张海明心中发怵:“那个……指导员你别生气啊,我的意思是别累着您,外面的太阳多毒了,对皮肤不好,您说是这个理吧。”

林涵溪点头道:“是挺有道理的。”

“就是嘛,你看指导员我能害你吗?”

林涵溪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说道:“回头我得带上防晒霜。”

“啊?”张海明苦着脸,道:“美女,爬山很累的。”

“累?我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没那么娇气。”林涵溪顿了顿:“而且…我可以坐缆车上去,我在山顶等你们。”她说着像是已经想到了那个情景,不由地笑了起来。

雷同几人看着一脸神往的林涵溪,同时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那笑意味深长。

……

盘云山!

盘云山位于京北市的西南方向,地处清水河与沧沐河的交汇处。由于盘云山在中纬度地区,处暖温带,因而降水较为丰富,地区植被极为丰茂。

盘云山海拔一千多米,与地面约呈六十度夹角,表现出明显的垂直植被分布地貌。不过由于近代城市化进程加快,环境破坏严重,所以盘云山五百米以下的乔木基本被砍伐殆尽。

而大量的植被被破坏后,嶙峋的山石**在外,加上常有暴雨冲刷,使得盘云山的山势变得更加凶险陡峭。

“怎么样,这座山能不能上去?”皇甫卓鸿眯着眼望着山顶说道。

“哼,千百米而已,又不是没玩过。”张海明不屑道:“要不我们来个比赛?完爆你们。”

“大言不惭,自以为是。”扎西冷冷的打击道。

雷同没有说话只是矗立在原地,一脸肃仰的神色,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能撑住吗?”雷同扭头看着林涵溪问道。

林涵溪露出一丝难色,吞吞吐吐道:“不知道,我试试吧。”

张海明幸灾乐祸道:“哎呀,大指导员你的缆车哪去了,我怎么看不到?”他说着还向四周张望,一副若有其事的样子:“还是没看到,不能够呀,以你的身份来个缆车还不是小事。”

“张海明你别得意,一个小土包罢了,我就不相信我上不去。”林涵溪从来都是嘴上不输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