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2章 英雄无名

第三十二章 英雄无名

现在苗成能做的就是尽他最大的努力去完成这次任务,哪怕是死也在所不惜,而死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他们这些人从小就被灌输了忠于组织,忠于上级命令的思想。他们的一切包括生命都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组织,组织的命令都要无条件的服从。

他们接受极端的分裂思想,产生了狂热的民族宗教信仰。他们学习的是被扭曲的事实,像什么中国是多么的卑劣,用强盗的行径占领了他们的家园,为了光复国土他们要勇敢的拿起武器斗争到底,绝不妥协……

苗成想着只身来到了大厅,此时大厅里站满了人。苗成放眼望去很快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笑容中带着淡淡的悲哀。他眼前这些人都是跟自己一起来的勇士,可是能活着回去的有几个?

“勇士们,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唯有血战到底才有希望活下去。就算是死了,我们也是为守护我们的家园,所以我们没什么遗憾的。”苗成抛开忧伤,慷慨激昂的说道:“这次行动我们必须成功,为了今天组织培养我们多少年了?花费多少心思?我们的父母妻儿都等着我们凯旋的号角,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让他们失望。”

“誓死守卫家园,拼死完成任务!”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顿时引得众人的共鸣。

苗成摆摆手,道:“很好,相信组织看到你们的忠诚也足以慰藉了。”

简单的动员过后,苗成开始讲解具体的行动计划。其实他们现在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不知道押运车队走哪条路线,所以苗成打算派出六个两人小组在不同的地方随时监控押运车队的时时动向,顺带摸探情报。两人小组把得到的情报反馈给他,而他就根据反馈过来的情况制定更为详尽的抢劫方案。

至于剩下的人就跟在押运车队后面,呈半包围状向车队靠拢。如果这一切顺利的话,余下的就是寻找最佳动手时机的问题了。他们必须提前埋伏好,要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然后速战速决,因为他们的时间不多。

……

一天就这样匆匆而过,这一夜无人入眠,暗中还不知有多少人盯上了这次旧钞销毁行动。无数人看着眼馋,却不敢付出实际行动,因为负责押运的158太强大了,很多人是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

早上五点钟,天才刚朦胧亮,158中队的驻地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集结号。这是押运开始的信号,各小队的参战人员快速进入更衣室统一着装。

而所谓的更衣室是158中队为保证任务的绝密性而专门设立的一个地方。每次出任务行动前,所有人都要先在这里更换作战服装,然后接受各类仪器的层层检查,那严格的程度令人发指。

当然了,这样做:一是为了防止个别押运人员携带电子设备与外界联系。二是为了防止押运人员在其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在身上安放定位,监听等高科技侦察设备。

雷同他们听到集合号后,以最快的速度更换好作战军服,然后拿上各自的武器来到训练场站好。

只是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所有押运人员全部到齐,无一人缺席。

此时此刻,邱一民,徐克俊,周吉森三个158中队的核心领导就站在最前面。他们眼中的感情很复杂,有殷切的希望,美好的祝福,还有几缕送别的忧伤和离别的哀愁。

他们心里清楚,今天站在这里的都是祖国的热血好男儿,而出了158驻地的大门,谁又能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归来?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为了我们的祖国,为了一次次的押运任务有多少忠烈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多少无名英雄在默默的牺牲?

“报告中队长,第六次旧钞押运任务所有参战人员集合完毕,请指示。”

邱一民收起哀伤的心情,深情的说道:“同志们,这次任务有多凶险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你们心里都清楚,也都明白今天走出那个门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想说你们是军人,是一群在生死线上挣扎着活命的人。既然选择了当兵,我想你们就已经做好了随时为祖国捐躯的准备。”

“你们死后没有荣誉,没有鲜花,甚至都没有人能记住你们。但是祖国正是因为有了你们这样一群无名英雄才有了今天的繁荣昌盛。世界会记得你们,人民会记得你们,你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这次任务关系到国家的经济稳定,关系到158中队的荣誉,关系到上级首长对我们的信任。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一个目标,完成任务!”

邱一民慷慨激昂的做着战前动员,这是他唯一能做的,而出了158中队这个门他所能做的就只有祈祷了。

对面所有参加押运任务的士兵听得是热血沸腾,埋藏在心底的铁血之气彻底被激发出来。那一刻,他们有种莫名的自豪,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或许只有亲身经历一回才能明白吧。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他们当兵为的是什么?不是为了参加几年训练,然后打包回家,而是为了保家卫国,战死沙场,虽死犹荣。

暮色中,邱一民站在高台上,背影略显苍凉,但苍凉中却带着英雄气概:“同志们,祖国的好男儿,你们都准备好了吗?”邱一民振臂高呼。

“时刻准备着!”

邱一民大叫一声:“好,出发!”

军令如山倒,邱一民话音刚落就看各参战小组按指定顺序一一登车坐好,动作迅速,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这次执行押运的共二十四辆车,包括一辆指挥车,三辆武装车,二十辆军用卡车。二十四辆车一字排开,整装待发,气势如虹,直贯残月。

薛秉峰见所有人都登车完毕后,侧过身子向邱一民打了个军礼:“报告中队长,押运车队准备就绪,请指示。”

邱一民嘴角微微颤抖:“出发!”

“是!”薛秉峰身子一挺,转而跑向指挥车,眨眼间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