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3章 押运伊始

第三十三章 押运伊始

押运车队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158中队,一路向南前行,三个小时便上了京海高速公路。

现在是早上八点左右,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押运车队,可惜车窗是不透明的,要不然沐浴着晨曦假寐一定很惬意。由于是早上,所以来往的车辆不是很多,偶尔过去几辆也都是高档豪华跑车。

此刻,押运车队的队形就像一架疾驰的飞机。前头是指挥车,后面是一辆武装车,车队两侧分别有两辆武装车警戒。这两辆武装车犹如两只翅膀保护车队五米之内的区域绝对安全。

现在押运车队首先要到海州人民银行,从海州人民银行接受标的物开始,他们才算真正进入押运状态。因而此时,大家的心情都比较轻松愉快,相互间也不时打趣几句。

然而,坐在指挥车里的薛秉峰心情却异常沉重,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心中有块阴霾,挥之不去。

临出发前的晚上,中队长邱一民秘密的找他谈话,而谈话的内容自然是关于此次押运的。当他从邱一民口中得知可能已经有不法分子盯上了这次行动的时候,他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尽管邱一民反复强调只是怀疑,但薛秉峰心里却很清楚,这个消息肯定是经过上级首长慎之又慎才传达下来,八九不离十是真的。如果真像情报上说的那样,那他们就惨了。

既然对方有胆子抢劫押运车,必然做好了各种准备。敌人在暗处,他们在明处,这是相当被动的,一旦开打吃亏的还是他们。

薛秉峰紧皱着眉头想着,手里握着对讲机,眼睛盯着车载仪,缄默不语。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等,以不变应万变。

几百个亿?他想想都觉得心跳加速,更何况那群视钱如命的亡命徒。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一点不假。

“秉峰,秉峰,你们那有什么情况没?”对讲机里传来了邱一民的声音。

“报告队长,没有,一切正常,完毕!”

“千万小心,小心,如果遇到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报告,我会第一时间给你们提供支援。”邱一民担忧道。

“明白!”薛秉峰点头回道。

……

“喂,你们在遗书里都写了些什么?”武装押运车里,皇甫卓鸿压低声音问道。

雷同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想知道啊?”

“嗯……”皇甫卓鸿点头。

“等我们都死了,你就知道了。”雷同低沉的说道。

皇甫卓鸿脸色一正,认真的说道:“要是那样的话,我宁愿永远都不知道。”

张海明嘿嘿一笑,道:“雷同,你走的时候给她打招呼了吗?”

雷同明白张海明口中的“她”指的是林涵溪。雷同顿了顿说道:“没有,不是没时间嘛。”

“那你惨了,回去等死吧。”张海明幸灾乐祸道:“指不定她现在正骂你呢,可怜的娃为你默哀五分钟。”

同刻,158中队驻地!

林涵溪哭丧着脸跑进雷同他们的宿舍,推开门,宿舍空无一人。被子整齐的叠放好,洗漱用具摆成一条线,地面干净,滴尘不染。

林涵溪慢慢的走进来,脸色苍白,满是沮丧。她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来晚了,雷同他们早已出发了。

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这一走或许就是永别,她恨,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女儿身,不能纵横沙场,保家卫国,更恨自己起晚了,没能送雷同最后一程,哪怕是再多看一眼也好啊。

这一刻,林涵溪突然感觉到了恐惧,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紧紧的包裹着她。那种感觉好奇怪,就像……就像自己的什么东西即将失去一样。

林涵溪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可是当她平静下来后,那种感觉似乎更强烈了。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似乎想在这里找到些什么。

林涵溪在这个不大的宿舍徘徊了数十分钟后,最终一个可怕的念头猛然出现在她的脑海。她努力想把这个念头抹去,但都失败了。

而那个在林涵溪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东西就是雷同临走前写的遗书。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想到这个东西。

林涵溪倚在墙边,身体无力下滑,然后瘫坐在地上,眼眶中的泪水在打转,她咬着嘴唇克制自己别流泪。因为她曾经记得雷同说过眼泪在军队是一种懦弱的表现。只有弱者才有眼泪,而强者的眼泪都化作了汗水、血水。

“雷同你这个混蛋,一定要活着回来,一定要……”

……

“秉峰,有紧急情况,听到请回答。”158中队的作战厅里,邱一民看着眼前的交通路况图说道。

“收到,队长请讲。”薛秉峰冷静的可怕。

“秉峰,在你前方约五公里有一个收费站,那里发生了堵车,注意通过时观察可疑人员和可疑车辆。必要时可以采取非常措施,无论如何首先要保证标的物的安全。”

“明白。”薛秉峰点头道:“请尽快和交警,收费站取得联系,我们需要借用紧急车道。”

薛秉峰说完后,收起对讲机命令道:“全体减速行驶,车队分成两列并排前进,占领整个车道,两辆武装车后退,与最后一辆车保持三十米间距,阻止后面一切超车行为。”

命令下达后,车队迅速调整队形,马上按薛秉峰的要求去做。原来在车队两翼的武装车开到了最后,而第三辆武装车来到了最前面,和指挥车并排行驶。

“秉峰,我们已经和交警,收费站取得了联系,他们正在路口等你们,另外收费站也开启了应急车道,你们可以放心通过。”

“收到!”

五分钟后!

薛秉峰果然在前面看到了一条一眼看不到头的钢铁长龙,五花八门的车子一个挨着一个,看样子最起码有一公里左右。

却说这边押运车队刚到,就从应急车道开来了两辆警用摩托车,拉着警笛显得特别威风。人家看见押运车队来了后二话没说,马上调头引导车队进入应急车道。

有交警在前面开路,车队很顺利的过了收费站。而这一特殊待遇立刻引来众人的**,一个个抱怨社会不公,某些单位滥用职权,搞特权。更有甚者直接开骂,还有极少数人想投机取巧,和押运车队一起混进去,可惜都失败了。

薛秉峰他们通过收费站仅用时一分钟,这期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一些人纵然不满,却也不敢付出实际行动。

然而就在押运车队刚离开不久,就看一个坐在轿车里带着墨镜的西服男子拿起了手机:“他们已经顺利通过收费站,现在正沿公路朝南行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