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6章 狠下杀手

第三十六章 狠下杀手

新疆,“东突”秘密训练基地!

方雅萱正走在荒芜的沙土上,想着怎么才能搞到这次恐怖行动的详细内容。却不曾想这次她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把能用的办法全都用上了还是没能得到丝毫有价值的情报。

方雅萱心急如焚,她知道这种事每多耽搁一分钟,恐怖行动的成功率就可能增加一分,对国家和人民的威胁也就增加一分。

“思樱,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哈努突然走了过来。

方雅萱心不在焉的转过头,看着由远及近的哈努:“没什么,就心烦随便走走。”

“烦什么?你笑笑嘛,笑笑我对你说一个好消息。”

方雅萱心情本就不好,被哈努这么一挑逗就更烦了。所以对哈努的屁话方雅萱根本就是熟视无睹,开玩笑,都这个时候了她哪里还笑的出来。

“思樱,我真有个好消息,你笑笑我就告诉你。”哈努固执的说道

“笑笑嘛……”

“笑……”

“……”

方雅萱闹不过哈努的执拗,当然也想快点把他打发走,于是她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回总行了吧,说你有什么好消息?”

哈努见方雅萱果真笑了,这才心满意足的说道:“思樱,你不是一直向我打听他们去哪了吗?”

“谁啊?”方雅萱漫不经心的说道,接着她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紧紧的抓住哈努的衣服问道:“怎么,你知道了?”

哈努自豪的点头道:“我知道了。”

方雅萱心中狂喜,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于是她急忙问道:“他们去哪了?”

哈努勾了勾手,那意思是让她凑近一些。方雅萱心中纵有万般的不情愿,可是为了这个消息她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现在可以说了吧。”方雅萱把头向哈努靠近了一点说道。

“这个……”哈努吞吞吐吐不知该说什么。

方雅萱美目圆睁,怒视着哈努:“你耍我?是不是?”

“不是,不是!”哈努连忙摆手否认:“我的意思是这个消息是我昨天晚上无意中偷听到的,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要不然我肯定得受极刑。”

哈努口中的极刑是一种广泛的说法。具体的说在恐怖组织中如果有人有类似于叛变的事情发生,那么视其轻重处以不同的死刑。

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比死更可怕的是活着。极刑中有很多让人难以接受的刑罚,比方说将受刑人的衣服扒去,在肚子上倒扣一只锅,里面放入老鼠,蚂蚁,蜈蚣,蜘蛛之类的啮齿动物或软体爬行动物。

行刑时,在锅外加温,让里面的老鼠因害怕而噬咬受刑人的肚子。等到肚子被咬烂后,各种动物就顺着人的肚子爬进人体。

还有一种被叫做木靴子的刑罚,更变态。受刑人的腿被置于两块厚木板之间,再用绳子绑紧,行刑人在绳子间用锤子猛烈地向下打入楔子。每打入一次,楔尖部位的胫骨就被敲碎。

该刑罚至少要在腿的上下两侧打入12根木楔。当行刑完毕木靴子拆除后,骨头的碎片就像装在一条松垮的袋子里一般。

当然了,如果受刑者是女人的话,还有更残忍的折磨方法,我想这个就不用我说了,大家都能想象得到。

方雅萱看着哈努认真的表情,信誓旦旦的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那样岂不是把我也害了。”

哈努赞同的点头,说道:“昨天晚上,我去茅房(厕所)回来,路过扎莫大人的房间,听他说那些人是去了京北市,好像是去抢什么东西,反正我没听太懂。”哈努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

“抢东西?”方雅萱暗自揣测,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她就不浪费那个脑细胞了,毕竟那不是她应该关心的问题。她的任务是搞到情报,并把它送出去,至于怎么对情报进行分析,评价以及使用,那她就管不着了。

荒漠滩上,方雅萱和哈努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便来到了一处断崖戈壁。脚下是墨黑色的青石,嶙峋锐利,幽静古远,三三两两的野草在狂风中无力的摇动枯败残碎的身子。

断壁残垣,凄清悄怆,是这里的真实写照。如果是一个人站在这方天地,很容易产生消极的心态,脑子里自然而然的就会升起一丝活下去无望的可怕念头。而面对眼前那一望无际,生机全无的荒漠,人那并不坚定的意志也会在潜移默化中瓦解,崩溃。

方雅萱眯着眼,冷冷的看着嘴角挂着笑容的哈努。或许哈努还没有注意到方雅萱那迷人的眼神中却闪着摄人的寒光。方雅萱心里很清楚她现在必须干掉哈努,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可以想到只要她把情报送出去肯定会把对方的计划打乱,而内奸是他们能想到的唯一原因。如果哈努不死那些人迟早会查到她头上,要是到了那个时候倒霉的就是她了。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她一定要让哈努永远闭嘴。

当然了,杀了哈努“东突”肯定会派人调查此事。毕竟哈努是一个基地核心精英的子嗣,他突然死了或失踪了,基地上下势必会进行大清查。而只要方雅萱挺过了这个难关,她在组织中的地位和威信就会上升很多,甚至可能接触到一些核心机密。

富贵险中求!

方雅萱内心挣扎的许久,在权衡利弊之下,她最终决定破釜沉舟,做最后一搏。

“哈努,你闭上眼睛,我送你一样东西。”方雅萱小鸟依人般的说道。

哈努疑惑,满是期待的问道:“什么东西?”

“你先闭上眼睛嘛。”方雅萱俏皮的晃了晃灵动的小脑袋。

“好吧。”哈努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方雅萱见机会来了,刚想动手,却不料哈努又突然把眼睛睁开了。

这一下子吓得方雅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就看哈努笑着说道:“思樱,你要快点,我……有点不太习惯黑暗。”

话说哈努那眼睛一闭一睁之间,就是阴阳陌路,生死轮回。可能连他自己都还不知道刚才他离死神仅有一步之遥。

方雅萱做事也算是雷厉风行,就见她在哈努又一次闭眼的瞬间猛然发动攻击。不得不承认方雅萱在出手的时间上拿捏的很是巧妙。因为哈努闭眼的那一刻是他警惕性最低的时候,那么近的距离,加上方雅萱不凡的身手,结果可想而知。

哈努只觉得脖子一冷,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方雅萱,没有说话。他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茫然,不解,愤怒,不甘……哈努怎么也没想到方雅萱竟然会对他下狠手。可惜他心中纵有千般的疑问也没机会得到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