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5章 桀骜不驯

第三十五章 桀骜不驯

海州人民银行!

由于在搬运旧钞的过程中出现操作失误,导致有几捆旧钞掉在了地上,这一幕顿时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话说那可不是纸,而是钱,足以让任何人都为之疯狂的东西!

雷同脸上一片潮红,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原因是那几捆旧钞恰好滚到了雷同附近的外围区域。

但是雷同却不敢动,因为在押运守则里,明确规定押运人员如非万不得已绝不可触碰标的物。他自然不会傻到去做那种卖力不讨好的事。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雷同感觉自己每过一分钟都是痛苦的煎熬。

然而就在大家心思快速转动的时候,在雷同旁边有一个士兵突然朝这边走了过来。这人不是158中队的,也不是银行的工作人员,而是原驻守部队的一个兵。

就看他走到那几捆掉落的旧钞前面,想弯腰把钱捡起。或许他的举动是善意的,没什么别的想法,但是落在别人眼里就难说了。

所以就在那个士兵向前走动的那一刻,雷同以及他旁边数个负责警戒的158中队的人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将其摁倒在地。

“不许动,再动就开枪了。”雷同大吼一声,把那个士兵的脸死死的压在地面,让他动弹不得。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吓傻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不明白这是搞什么。

怎么个意思?怎么突然就来这个了呢?

其实雷同他们做的没错,根据158中队押运规定,任何单位或个人试图接近押运车队或标的物的,一律视其有抢劫行为,必要时可以采取强制措施,当然也包括开枪。

再说那个当兵的在不设防的状态下冷不丁的被人摁倒在地,瞬间就懵了。而就在他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人家又要开枪了。

当兵的怒了,难道看自己好欺负不成?

再怎么说自己的老爸也是一军之长,论军衔不比谁低,论资历也不比谁小。

而他就是不想给老爸丢脸,让人说他走后门靠关系,这才只身一人来到了基层部队,从列兵干起。想想一个本来学IT网络技术的高材生,出于对军队的热爱,毅然弃笔从戎,选择了当兵,这份果敢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当然了他这也算子承父业了吧!

但你别看他是一个文弱的书生,人家曾经拿过全国自由搏击青年组的冠军。出生军人世家,军事技能方面那没得说,这也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资本。

他的梦想是去一线作战部队,可是在这个和平年代哪里有什么战争。如果非要说有战争而中国又能插上手的,只有两个地方可去。

一是国外维和部队,不过他老爸说,他受不了那个气,怕他一冲动搞出事来。因为维和部队在国外没有主动攻击的权利,只有可怜的自卫权。当然了这也是一个主权国家最基本的权利。

另一个就是有战争的地方就是特种部队。但想进特种部队谈何容易,他既不想让老爸帮忙,又想凭自己的真本事光明正大的加入特种部队。所以残酷的现实给他狠狠的上了一课,让他这一等就是三年。

本来心情就挺郁闷的他,今天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被人摁倒。如果这是战争的话他已经死了,这是他人生中的一大败笔,是军人的奇耻大辱。

“放开我,你们干什么。”陆啸天挣扎着,奈何双手被人锁住了。

“怎么回事?”许洛秋一看这边发生状况立即赶了过来,而这时距离事情发生才不过十几秒。

“怎么回事?”在外面负责警戒和监管的万星也跟着跑了过来。

“报告,他企图靠近标的物,我们按照规定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许洛秋和万星听此话再看陆啸天的脸色顿时冷了许多:“你是谁?为什么要靠近标的物?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许洛秋话还没说完,这边陆啸天的连长就急忙跑了过来:“你们干什么,为什么动我的兵?”

双方目光相接,针锋相对,一股浓浓的的火药味慢慢弥漫开来,剑拔弩张的架势大有一言不合就火拼的意思。

万星面无表情,声音冰冷逼人:“我想押运的规定你们应该学习过了吧,任何试图靠近标的物或押运车的人不管有什么理由,都视其为危险人物,所以我们有权采取一些极端手段。”

看得出来这个连长也是个老兵油子了,可能是护犊心切,因而说话就冲了一些。

“小天,你想干什么?”连长大声的问道。

陆啸天断断续续的说道:“报告连长,我看有几捆钱掉了下来,就想给他们扔过去,可还没等我走几步就被他们摁倒了。”

“那是你的份内之事吗?告诉我,你的任务是什么?”你别看连长表面上很愤怒,实际上他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他就怕陆啸天利欲熏心被金钱冲昏了头脑。要真是那样,谁也救不了他了,即便是他那个当军长的老爸。

“报告,我的任务是警戒,配合押运中队建立安全防线。”陆啸天开口说道。

连长轻轻的点头,随即转头说道:“许队长,万队长,你看这可能是个误会,要不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

许洛秋和万星对视一眼,同时点头道:“既然是个误会,连长又亲自开口,那这事就算过去了。当然了,也请连长能理解我们的做法,都是迫不得已,按规矩办事。”

“我知道,你们有你们的难处。”连长一本正经的说道。

其实大家都是明白人,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万一事情搞大了对谁都不好。因而双方说话才那么客气,要不然这事非得捅到统战部不可。

许洛秋悄然朝雷同他们使了个眼色,雷同几人会意慢慢松开了陆啸天。话说陆啸天这个家伙也够野的,身子刚能动弹一点就挣开了雷同的束缚。

陆啸天站起来顾不上擦脸上的灰尘,满是不服气的瞪着摁住他的几人,尤其是雷同:“你很好,我记住你了。”

雷同哑然失笑,道:“劳您费心了。”

陆啸天怒目圆睁还想再说些什么,却不想被连长拉住了:“小天,回到你的位置。”

“连长!”

“这是命令!”

“……”

陆啸天恶狠狠的剜了雷同一眼,然后气呼呼的走到他原来的岗位,端起枪继续警戒。

而现场经过这么一闹,众人原先火热的内心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哪个还敢想入非非。

却说转移旧钞的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两个小时,当最后一捆旧钞被送进车厢时,所有人都大呼了一口气。大家都在暗自庆幸没有出太大的意外,当然了刚才陆啸天那事不过是个小插曲。

旧钞转运完毕后,马上就有银行的工作人员跑过来给押运车贴上封条。当一切工作按程序走过一遍后,银行的任务算是彻底完成了,而薛秉峰他们的任务才刚刚开始。

不过令雷同无语的是,他临走之前那个陆啸天居然大喊什么,他会记住自己的,让他等着。

好吧,雷同跪了。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脾气这么冲的小伙子了,嗯,有他当年那股劲头,他喜欢。

其实雷同也知道陆啸天的身体素质应该很好,刚才他透过厚厚的军装感受对方的肩背特别坚实,有力,骨头质地坚硬且富有弹性。手臂粗壮有力,肌肉爆发……

再说白点,陆啸天天生就是块当兵的好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