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9章 无奈妥协

第三十九章 无奈妥协

薛秉峰无奈只好向邱一民请示:“报告队长,我们这出了点小状况。”

“怎么回事?”邱一民乍听有状况顿时就坐不住了。

“有一个女人要在我们征用的车库里停车,我怕出事所以不让停,谁知她死活赖着不走了。”薛秉峰如实汇报。

“查过那人身份没有?”邱一民开口问道。

“查过了,没有问题。”

薛秉峰话一说完对讲机那边便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他知道邱一民肯定是在思考应对的方法,所以他没有挂断信号,而是默默的等待邱一民的命令。

“马上对车进行全面搜查,特别是易燃、易爆物品,还有电子仪器,确认安全后车可以进去,但人绝不可以。”邱一民缓缓的说道。

“明白。”薛秉峰点头,结束了通话。

通话结束后,薛秉峰抬头看了还在那骂街的红发女子一眼,道:“行了,别在那放屁了,现在我们要对车进行安全检查,只有确认无危险物品后才可以放行。”

红发女子嘟囔着性感的嘴唇,显然是对这种做法不高兴,还好那个软蛋男子拉了她一下,她这才作罢。

“好,既然你们想检查那就检查吧,不过我可告诉你们小心点,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东西弄坏了你们可赔不起。”红发女子轻蔑的说道。

大概在她心里就看不起当兵的吧,也许她从来都没想过,如果不是他们这些当兵的在保卫祖国的战线上抛头颅、洒热血,一次次放弃和家人团聚的机会,一次次在枪林弹雨中浴血杀敌,又何来她安逸平静的生活呢?

人都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可现在别说是挖井人了,他们连井是怎么来的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里面有水就好,有水就好。呵呵,现如今物欲横流的生活让太多人堕落,出卖灵魂,出卖尊严,甚至出卖肉体,都是为了物质享受。钱、钱、钱,一切向钱看,整个人与人的关系只有利益,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如此而已。

却说薛秉峰征得红发女子的许可后,马上示意雷同和张海明两人上车检查。多年的特种兵生涯凭借与敌人较量出来的经验,他们几乎下意识的向可能安装电子设备和藏匿危险物品的地方找去。

两人搜查的很仔细,一点蛛丝马迹也不放过,从车头的雨搭开始一直到车后的后备箱结束;然后再从车底的油管底盘到车顶的顶棚天线,他们是抽丝剥茧颇有点不找出问题誓不罢休的意思。

而且两人不刚参加过新兵集训吗?要说以前他们对车是略懂,那么经过新兵训练后他们就是这方面的专家。这车里的哪个零部件他们闭眼都能知道。说句毫不夸张的话,把这车上的零件卸下来熔成铁水,他们也能认得,这就是孰能生巧。

约莫15分钟后,雷同和张海明同时抬头看了彼此一眼,摇摇头,不甘的下了车。

“喂,我说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怎么着,是不是坐着舒服不想下来了?”红发女子语气中尽是讽刺。

她这边了字未完,雷同和张海明正好出来,两人冷冷的瞪了她一下才径直走到薛秉峰面前,他们也没说话,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薛秉峰会意,这才开口道:“首先恭喜你们的车子是安全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们的车子当然是安全的喽,难不成还有核导弹啊。”红发女子撇了撇嘴:“我们的车子安全了,然后呢?”

“然后很简单,你们可以走了。”薛秉峰开口道。

“什么?”红发女子瞪大了眼睛:“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麻烦再说一遍。”

“我说你们可以走了!”薛秉峰一字一顿。

“你脑袋没坏掉吧?”红发女子惊讶的连嘴都合不上了,仿佛听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话:“你们把我们折腾了半天,最后就来一句我们可以走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薛秉峰面无表情:“你们可以走了,车留下,我会派人帮你们开进去的,这个你大可放心。”

“不行,我自己又不是不会开,干嘛让你们替我。”红发女子开口道。

薛秉峰还是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我不管你怎么想,这车要想开进去,必须让我的人来,你最好不要跟我讨价还价。”

“好、好、好!”红发女子连道了三个好字,显然她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老娘吃了二十多年的饭,还是头一次见你们这么霸道的兵。”

“没时间陪你废话,你到底是让还是不让。”薛秉峰不耐烦的说道。

红发女子气得花枝乱颤,把刚才地上捡起的车钥匙朝薛秉峰身上一扔:“拿去,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原来中国还有你们这么吊的兵,你们比他妈的城管还牛。我说既然你们那么厉害怎么不去占领钓鱼岛,收复台湾?窝在这不是屈才了吗?”

然而面对红发女子的冷嘲热讽,薛秉峰并没有愤怒只是平静的说道:“钓鱼岛是中国的谁也夺不走,区区弹丸岛国不过是跳梁小丑。至于台湾?在我心里它一直都在祖国的怀抱,不曾离开,又何来收复一说?”

薛秉峰说着便把车钥匙丢给了雷同,雷同接过钥匙,打开车门,发动车子。发动机刺耳的轰鸣声在这寂静的夜传得特别远,令人心生烦乱。

红发女子的车离车库不过三十米,雷同一个加速便开进了车库,然后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又从里面走了出来。

然而,雷同这边才刚出车库没几步,就看红发女子突然暴躁的朝跟她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吼道:“我落在车里的东西你是不是没给我拿?”

男人吓得噤若寒蝉,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我给忘了。”

红发女子把手提包向男人一扔:“老娘要你有什么用,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

过了一会儿,红发女子勉强平息下怒火,又把脸转向薛秉峰道:“那个当兵的,我东西落在车里了,现在我要进去拿。”

“不行。”薛秉峰断然拒绝。

“怎么不行?我自己的东西还拿不得了?”

薛秉峰冷眼以对:“我说不行就不行,你不要给我得寸进尺。”

红发女子不依不饶道:“我不管,反正我今天必须把东西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