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1章 应对之策

第四十一章 应对之策

翌日,天才刚朦胧亮,薛秉峰他们简单的吃完早饭后又开始了新的征程。不过,有一点很有趣。他们虽是住在酒店里,却从不吃酒店送来的饭菜,也不喝酒店里的水。当然了,这是押运的规定,是以防万一,防止有些不法分子在水或食物里投毒。

而如果他们不这么做,一旦出了意外那结果可想而知,所以在押运途中严禁吃别人送来的食物。就算他们自己带的食物也是经过相关部门严格检验的。

今天,押运车队要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预定地点,滨水市,而到达滨水市也就意味着任务完成大半了。整整一天,薛秉峰他们再没遇到任何麻烦,可越是这样越让人心中没底,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在大家的心头徘徊。

“洛秋,你感觉到什么了吗?”薛秉峰坐在指挥车里望着前方,左手拿起对讲机说道。

“是的,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这个感觉和几年前我们兄弟六个执行那次押运任务的感觉多像呀。”许洛秋低落的说道。触景生情,人难免会怀念过去,或者这又预示着什么呢?

薛秉峰深呼了一口气:“万星,万星,听到请回答。”

“秉峰,我听得到,请讲。”对讲机那头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

薛秉峰确认两人都能听到他的讲话后,才开口道:“洛秋,万星,你们听好了,现在我有一个重要的情况要告诉你们。”

两人听薛秉峰的语气就知他口中的情况肯定非同一般,所以两人不由地紧张起来:“你说吧,我们都听着呢。”

“好,我要告诉你们,其实我们早就被人盯上了。”薛秉峰接着说道:“昨天晚上邱队明确告诉我,有一伙恐怖分子已经在我们临出发的前三天就抵达了京北市,目标很有可能是我们。”

“消息可靠吗?”许洛秋机械式的问道,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这个情报肯定可靠,他只不过是出于下意识的怀疑而已。

“已经确认无误!”

薛秉峰言罢,整个对话瞬间陷入了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万星才焦急的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呀,必须把主动权握在我们手里才行。”

薛秉峰沉重的开口道:“你说的很对,我们必须要夺得主动权。”

“首先我们分析一下,如果你是恐怖分子,你会选择在什么情况下,以什么方式发动攻击,这才至关重要。”

许洛秋若有所思,沉吟道:“如果我是恐怖分子,我肯定会选择在今天天黑以后或明天上午押运途中动手,过了这两个时间段就没机会了。”

“不错,但他们最有可能在什么时候动手?”薛秉峰继续追问道。

“今天晚上!”三人同时想到。

薛秉峰呵呵一笑,道:“看来我们是想到一块去了。”

许洛秋眼珠子一转,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你不会已经开始行动了吧?”

“嘿嘿,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薛秉峰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没错,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就让雷同他们四个人换上便装混出去了。”

万星赞同的点了点头:“你是押运的负责人,行动方案我自然没什么意见,只是……只是他们能行吗?”

薛秉峰笑了:“四个特种兵去执行单兵作战任务,我想如果连他们都不行的话,那恐怕真没人能行了。”

“也是啊,四个特种兵分到你的小队,肯定当宝养着吧。”

哈哈……

三人同时笑了!

这时,万星又说道:“要不要和滨水市公安局、特警队、武警联系一下,让他们协助我们行动。”

薛秉峰开口道:“这个我已经和邱队汇报过了,邱队说滨水市的所有武装力量都已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可以支援我们。”

“那太好了。”万星激动的说道:“他们不来就罢了,要来我就叫他们知道什么是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

“哈哈,你小子才是狗呢,我们是狼!哈哈……”

“……”

滨水市城郊!

现在是下午六点钟,天已经擦黑,估计再有半个小时天就能黑透。由于这里地处滨水市城区和郊区的过渡带,因而经济还是相当发达的,环境呢,也还说得过去。而且这里还是商业贸易区和新建住宅区的结合部,所以来往的人就特别多,络绎不绝啊。

某条宽阔的沥青路上,一辆奥迪A4缓缓的开了过来,车里有四个人。仔细一看,那不就是雷同他们几个吗?

没错,开车的正是雷同,副驾驶坐的是张海明,而皇甫卓鸿和扎西则坐在后面小憩。

“我说雷同你倒是给句话呀,薛哥让我们出来干嘛?我们好像也没犯什么错呀。”

“是啊,是啊,我们这算不算逃兵?”张海明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这要是让我家老爷子知道了,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扎西虽然没说话,但他显然也不理解薛秉峰为什么要这样做。

雷同侧头看着满腹牢骚的两人,无奈的说道:“薛哥让我们吊在车队后面,观察可疑车辆,然后反跟踪。薛哥说已经有人盯上我们了,他们很有可能会在今晚动手。”

“啊!”三人一惊:“那我们就更不能出来了呀。”

雷同开口道:“真是笨死了,你们也不想想,薛哥能只让我们跟踪可疑车辆那么简单吗?他的意思是让我们想方设法的获取情报,然后向他汇报,等时机成熟后就包饺子。”

“包饺子?”皇甫卓鸿眼前一亮:“这个我喜欢,今天终于可以开荤了吗?”

雷同无奈一笑,道;“你们多久没杀过人了。”

“一年!”出人意料,这次扎西是第一个回答的。

张海明瞥了扎西一眼,嘀咕道:“装酷,总有一天打雷劈死你个装13货。”

“两年没杀人,手都有点生喽,还不知道能不能下去手,唉!”皇甫卓鸿勾起一弯嗜血的弧度,一扫往常的吊儿郎当之气。

“同道中人,我也两年了。”张海明和皇甫卓鸿击掌欢呼。

“哎,雷同你呢?”

“我?”雷同冷笑一声:“刚杀过没几天。”

“我去,雷大威武,佩服佩服。”皇甫卓鸿恭维的说道。

雷同翻了翻白眼,再次把注意力放在那辆黑色的“北京现代”轿车上。每过多长时间,雷同突然说道:“有人从车里出来了。”

“有人出来了?”张海明暗骂一声:“这个兔龟儿子终于肯露头了。”

雷同他们口中的“北京现代”轿车,从押运车队刚出酒店没多久,就一路尾随到这里。直到押运车队开进滨水市区后,这辆黑色的现代轿车才不知是什么原因跑到了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