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52章 残忍刑审

第五十二章 残忍刑审

雷同在山洞外面感叹一番后,便走了进去。一进山洞雷同就感觉光线昏暗的许多,不过这里的环境倒是特别幽雅,嗯,还有些凄清。

现在展现在雷同他们面前的是一条幽暗的长廊,昏黄的灯光经过地面的反射,使人的视线白茫茫一片,看不清前方的情况。

十分钟后,雷同来到了情报支援中队的核心区域,然后就需要输入密码,身份验证,什么乱七八糟的安全措施。

完成这繁琐的程序后,雷同算是来到了专门关押和审讯犯人的地方。霎时间,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令人背后凉风嗖嗖,浮想联翩。

“你好,我是情报支援中队的副队长王振生,我们已经接到上级命令,无条件配合你们审讯犯人。”雷同刚来到,就看迎面走来一个年龄约四十岁的中年人。只见他穿着深灰色的军服,满面笑容,儒雅之气益于全身,这就是个笑面虎呀。

“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吗?”王振生一语惊醒梦中人。

雷同回过神,道:“我现在要提审那个恐怖分子头目。”

“可以。”王振生爽快的答应了,但他眼中却多是迟疑:“不过你要先有个心理准备,那个家伙嘴巴硬的很呐。”

“你们审过他了?”雷同下意识的问道。

“嗯,这个家伙我们审一个星期,他愣是没说一句话。”王振生郁闷不已。

“动刑了吗?”

“动了,不过没什么效果。”

雷同哼了一声,眼中寒光爆闪:“你们的刑罚还不够,远远不够,还是看我们的吧。”

王振生不服,有心反驳雷同,却又找不出一点反驳的理由,事实上他们确实用尽了各种手段,而人家也确实半个字也没说。

半个小时后,某审讯室!

雷同笑眯眯的坐在苗成的面前,翘着二郎腿,旁边站着张海明,皇甫卓鸿,扎西三人。

“朋友,我们又见面了。”雷同不经意的瞟了苗成一眼。

苗成满脸警惕的看着眼前这几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从他们一进来,他心里就升起一股不安的烦躁。尤其是说话的这个年轻人给他的压力更大。

“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雷同弯腰立在苗成面前。虽然雷同的语气很亲切,但苗成在他的眼中看到的全是冷漠。

“我再问一遍,你的名字。”

苗成缄默不语!

雷同点点头,似乎早想到了会是这个结果,所以直到现在他一点都不生气,语调平淡,像是在拉家常里短。

“嘴硬是没有用的,我知道你肯定受过反审讯方面的训练,对吧?”雷同眼神直逼苗成内心,像是要看穿他的心思。

苗成身体微微颤抖,不过很快又平静了下来,他抬起头目光呆滞的说道:“没用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还是杀了我吧。”

“想死?哪有那么容易。”雷同冷笑连连俯在苗成耳边轻轻的说道:“我听说你们恐怖组织对于背叛者的惩罚很残忍,是不是?”

苗成没有说话,但他闪烁不定的眼神却告诉了雷同答案。

“来之前首长对我说你们是东突恐怖组织,是新疆的?”雷同眉头轻挑,嘴角上扬:“我可是听说新疆人喜欢吃羊肉串,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雷同站起身子,慢慢的走到苗成的后面,阴笑两声:“不过我觉得吃羊肉串没多大意思,人—肉—串,你吃过吗?”

苗成心里压抑到了极点,扭头对着雷同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想得到我想要的情报,就这么简单。”雷同淡然的说道。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是杀了我吧。”苗成眼神中尽是哀求,或许他现在活着比死更痛苦。

雷同摇头,道:“看来你还需要我给你提醒一下,不过没关系,得到真理的过程总是很漫长而且痛苦的。”雷同说完朝张海明使了个眼色:“把东西拿上来,让他好好想想。”

张海明点头,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从包中拿出两块铁板和一个火炉,此时,铁板被灼烧的通红,辐射出阵阵热浪。

“我想这个东西你应该不陌生吧?”雷同把手放在苗成眼前,指着火炉说道:“没错,这就是铁板烧。”

雷同又从苗成身后走到前面继续说道:“现在让我来告诉你它的作用。”雷同嘿嘿一笑,笑容是那么诡异阴森:“你可以想象一下,等会我会把你的手指锯成几截,然后撒上胡椒粉,盐,辣椒面,那种感觉是不是很爽啊?”

雷同说着把头凑近苗成的脸,问道:“你对我的创意有什么看法?”

“不,不,你不能这么做。”苗成慌张的盯着雷同:“听着,你不能这么对待俘虏。”

“俘虏?”雷同眉头大皱,一根手指放在苗成面前摇了摇说道:“你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现在就是俘虏,受日内瓦公约保护,我要向国际法庭控告你们。”

雷同脸色骤然变冷:“你充其量不过是个间谍,间谍懂吗?间谍是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的。”雷同叹了口气:“我觉得你还没有搞清楚形势。”

苗成惊恐的看着雷同,他当然知道自己算不得俘虏,先不说他从事恐怖活动,光这一条间谍的罪名他就承受不起。

“好了,不要再抱着那无谓的幻想了。”雷同指着苗成的额头,缓缓的说道:“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如果我还是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那后果你知道的。”雷同似乎还怕苗成不理解,又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旁边已然烧红的铁板。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还有五十秒!”

“……”

“十,九……一!”

雷同无奈的拍了拍脑门,摇头说道:“唉,你太令我失望了。”他顿了顿对着张海明说道:“动手吧,下手要狠,但不要把手指弄断了,那就不是羊肉串了。”

张海明兴奋的保证道:“老大,你就瞧好吧,嘿嘿,羊肉串,我喜欢。”他说着从身上掏出一把锋利的野战匕首,刀刃明亮,闪着森森寒光。

苗成惊俱不已,看着满身煞气的张海明,他咽了口口水:“你想干什么,不要过来……”

“来吧,你骨头不是很硬的吗?”张海明摁住苗成的手指毫不犹豫的切了下去。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