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53章 圣地来人

第五十三章 圣地来人

新疆,东突训练基地!

这半个月来,东突上下显得异常不平静,先是哈努神秘失踪,至今生死未卜,接着便是苗成那边传来了计划泄露,行动失败的消息。两件事一前一后相隔时间不过一天,立即引起了东突高层成员的深思。

这两件事是否存在必然的联系?其中到底有何隐情?

私底下大家也都在心里暗暗猜想,是不是哈努叛变,泄露了行动计划?不过这个流言很快便被否定了,因为哈努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行动的具体内容,就算他落入警方的手里,对行动计划也无关痛痒。

那这个漏洞到底出在哪里呢?

巴特是百思不得其解,他把每个可能出现问题的环节都想了一遍,还是理不出一点头绪。找不出问题的他知道事情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因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样尽快平息下任务失败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由于任务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因而它给组织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致使东突近乎陷入绝境。

境外圣地对此事也极为愤怒,命令巴特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务必找出行动失败的真正原因。为此,圣地还专门派来个年近三十多岁的监督人,名赤尔西。

这个赤尔西是圣地核心长老的亲孙子,据说他爷爷在组织中声望很高,几乎能坐到第三把交椅。而他本人也很有才华,心机城府鲜有人及,圣地把他派来可想而知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果然,这个赤尔西来到后,马上开始了对东突内部的全面清查,先是找人谈话,继而是审问,经过了半个月左右的摸底,最后赤尔西把注意力放在了方雅萱身上。

其实方雅萱身上最大的疑点就是没有疑点,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使赤尔西心生疑惑。那么完美的回答,那么淡定的表现,她把自己每一秒,每一分在干什么,证人有哪些,都说的滴水不漏。

赤尔西怀疑这可能是方雅萱事先设计好的阴谋,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只需要按照先前想好的台词去说,去做,就足矣。

当然了,赤尔西也只是怀疑,却不能以自己的主观臆断就敲定方雅萱是内奸。他还需要强有力的证据,线索,以及一个合情合理的推论。

此时困扰他最大的一点就是,假设方雅萱是内奸,那么她又是怎么得到这次行动的具体内容的?又是通过什么方法把情报送出去的?这些解释不通,你就说方雅萱是奸细,根本无法让人信服嘛。

“赤尔西大人,您感觉谁的嫌疑最大?”某间土坯房里,买买提·巴特低沉的问道。

大人?

以巴特在东突恐怖组织中的地位和威望还需要叫赤尔西大人吗?

没错,在恐怖组织中有严格的等级制度,你别看巴特的年龄比赤尔西大,参加组织的时间也比赤尔西要长,但他的地位就是没有赤尔西高。

这么说吧,不论是在哪里,不管到了什么时代。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剥削,就会有压迫,就会有阶级。有些人他一出生就有崇高的地位和令人仰慕的特权,而有些人一出生就是最卑贱的,或许他打拼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得到他想要的生活。

这就是事实!

人与人永远都不可能完全平等,这也是社会不断发展和进步的动力源泉。

试想一下,如果所有人都平等了,谁还愿意付出辛勤的劳动?反正大家得到的东西都是一样多,坐吃等死,岂不悠哉?

“巴特长老,你觉得谁的嫌疑最大?”赤尔西眯着眼看着巴特,这显然是他在试探巴特。

“依我看都差不多,无所谓谁多谁少。”巴特想了想又说道:“倒是我的女儿买买提·思樱有问题。”

巴特说到自己的女儿脸上的表情竟没有一丝变化,就像说的这人和他无关似得。

“哦?她可是你的女儿,难道你不相信她?”赤尔西转过头惊讶的说道,同时他眼中的戒备也开始慢慢褪去,因为他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巴特并没有因为买买提·思樱是他的女儿而有所偏袒。

“请赤尔西大人放心,我绝不会因为她是我的女儿而把她排除在外,恰恰相反,我留意最多的就是她。”巴特话中有话,目光中带着坚定。

“很好,我相信你对组织的忠诚,也相信你女儿对组织的忠诚,但光说是不行的,我要看到你们的实际表现。”赤尔西面带微笑,拍了拍巴特的肩膀。

“您的意思是?”巴特不解,眉头紧皱。

“暂时不要采取任何行动,我们要一视同仁,先观察她一段时间,找个适当的时机,试探一下,明白吗?”

巴特不住的点头,看来他是对赤尔西的主意很认同。当然了,他不认同也不行,因为在这里赤尔西的话语权远比他重。

……

锦云集团,何青山的办公室!

还是之前那个一副死人脸的精壮小伙子,只见他目光紧盯着何青山,生硬的说道:“据可靠消息,苗成已经被中国警方逮捕了,夜猫说他可能会把你供出去,让你尽快离开。”

“离开?”何青山猛然从摇椅上站了起来,情绪失控的说道:“我怎么离开?这个公司你知道它倾注了我多少心血吗?我的妻子,儿女都在这,你说让我离开,不觉得荒唐可笑吗?”

“夜猫说这些都是次要的,只有命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连命都没有了,那剩下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泡影。”

何青山双手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脸色阴沉的可怕,只见他摇头道:“你不用再说了,回去告诉夜猫我是不会走的,我要留在这里。而且我也相信苗成不会把我们供出来。首先,他不是那种人,其次那样对他没有任何好处,枪毙一次和枪毙一百次没什么区别,我想这点他应该比我懂。”

小伙子面色微微动容:“你这是在找死。”

“死?”何青山落寞的笑了笑,就看他缓缓的走到小伙子身边,轻声道:“自从加入组织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没打算活下去。”他把脸贴近小伙子的耳边:“告诉我你能活多久?恐怕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吧。说真的我们这些人活着很累的,或许死还是个解脱,是个不错的归宿。”

何青山说着声音突然高昂了许多:“好了,回去告诉夜猫,这是我第一次违抗他的命令,或许也是最后一次,请他一定要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