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54章 药物审讯

第五十四章 药物审讯

情报支援中队,审讯室!

此刻,苗成的三根手指头已然被割成了若干小块。三根手指就那样无力地放在烧红的铁板上,虽然手指还连在他手上,骨节也没断,但那三根手指无疑是废了。

同时这间不大的审讯室里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当然,还有一股浓浓的肉香味弥漫其中,一下子就勾起了人的食欲。如果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什么美味佳肴呢,但当你看到那肉香是从人的手指传来的时候,会有何感想?我想多数人应该作呕吧。

只见张海明手里拿着野战匕首,刀尖上沾满了殷红的鲜血,有些血液已经凝固,地上偶尔可见几滴鲜血,完全没有想象中的血流成河的场面。

这不禁让人奇怪了!

张海明那么残忍的手法,按理说应该是血流不止才对呀,怎么地上以及周围几乎看不到血呢?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张海明在切开苗成手指的同时,就把他的伤口粘在铁板上灼烧,超高的温度使流出来的血液瞬间蒸发干涸,伤口也自然而然的“痊愈”了。

残忍吧?

或许有很多人会认为雷同这样做是不是有点没人性了,有失道德水准了。但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光给苗成上节政治课他就能把他知道的情报都说出来的话,雷同自然很乐意。

但问题是这可能吗?显然是行不通的!

还是那句话,暴力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却是解决问题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我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求求你们了。”苗成被一盆冷水浇醒后,脸色惨白的祈求道。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昏过去了,那种痛饶是他经过这方面的特殊训练都忍不住,太痛苦了,吣入骨髓,痛彻心扉。

“我知道你很痛苦,我也很同情你,但是我只想知道我要得到的情报,就那么简单。”雷同一脸平静的看着苗成,他的目光依旧是那么冷漠,没有一丝怜悯。

苗成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疯狂的摇着头:“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没关系,你会知道的。”雷同冷冷的说道。

张海明回头看了雷同一眼:“还继续吗?”

雷同低头,良久后才摆了摆手:“不用继续了,没搞头喽。”

“那我们怎么办?”张海明站起身子,走到雷同身边,皱着眉头问道:“就这样算了?”

雷同摇头:“我想他的心理防线已经脆弱的不堪一击了,他快要到崩溃的临界点了。”

雷同说完转头看着皇甫卓鸿说道:“你去把我带来的药物拿过来。”

众人一愣,心脏不由地慢一拍,日内瓦公约可是明确禁止使用药物审讯犯人的。况且我国也不采信这种审讯得出来的口供。

“雷同,你确定要使用药物?你就不怕消息外露受到卫道士的谴责,声讨?更何况我们国家不相信使用药物得出来的口供。”皇甫卓鸿迟疑不决。

雷同开口道:“我也不相信药物审讯,但我相信科学,警方不采信那是他们的事,而我们是军方,我们有自己的办法。”

“好吧。”皇甫卓鸿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是无法说服雷同的。于是,他从身上拿出三瓶无色的**和早已准备好的注射器。

“你们又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苗成剧烈的挣扎着,心里更是有说不出的害怕,或许这是他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

雷同冷笑道:“我想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不就是药物审讯吗?你训练过才对呀。”

“我……”苗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事实上他也确实接触过类似的训练。说实在的,药物审讯相对于那些非人的折磨是最没有痛苦,可它却能轻而易举的让人把真话说出来。

正在苗成愣神的时候,雷同打断了他:“现在我就告诉你,他手里的那个药俗名叫吐真药,学名喷妥纳,又名戊硫代巴比妥,是一种对大脑和脊椎里的受体产生作用的巴比妥酸盐。”

“这种药具有麻醉作用,可削弱一部分大脑的活性,消除它的抑制作用,使人产生幻觉,不由自主的开口说真话。”

其实喷妥纳的药用原理和酒精有异曲同工之妙,抑制大脑对机体的控制,在人无意识的状态下说话,再说白点就是酒后吐真言。

当然了,我国并不是首个使用药物审讯的国家。在西方的某些情报机关,基本上都用药物进行审讯。比方说美国曾经给9。11事件后被抓捕的恐怖分子注射此类药物,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你们这群魔鬼,刽子手,上天会诅咒你们的。”苗成无力的呐喊,同样他也知道自己根本阻止不了即将要发生的事。

“静脉皮下注射,要快,我们的时间不多。”雷同一脸认真的说道。

“明白。”皇甫卓鸿走过去,在苗成惊恐不安的眼神中把药物注射进他的身体。

五分钟后,苗成的情绪慢慢趋于平静,精神也开始放松,警惕性几乎消失。就看他双眼迷离不定,正处于半睁半闭之间。

“你的姓名?”

雷同的音调像是美妙的歌声,引诱着苗成说出真话。

“苗成!”

雷同大喜,他知道苗成没有说谎,因为他们在监听恐怖分子对话的时候,就经常听到苗哥这个称谓。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个苗哥应该就是苗成。

“你在东突中的职务,地位?”

“核心精英,负责恐怖袭击的具体实施。”

雷同点了点头:“这次你们袭击押运车队是受谁指使,情报如何来的?有没有别的恐怖组织参与其中或与此事有联系?”

雷同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这也不是他心急,而是药物作用的时间有限,他必须争分夺秒。

苗成一脸平静的回道:“我们是奉了巴特大人的命令,情报我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参与此次行动的恐怖组织还有埃塔。”

“巴特是谁。埃塔又是怎样的存在?它和东突有什么关系?”雷同打破砂锅问到底,恨不能剖开苗成的脑子直接读取。

“巴特大人是中国境内东突的最高头目,圣地核心成员。埃塔是一支势力广布世界各地的恐怖组织,这次他们只是和我们合作,将利益最大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