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57章 等你回来

第五十七章 等你回来

余辉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皱,不停地摇头叹气,他心里很清楚这是一个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想想他目前能信得过的手下也就是那些个从小就跟随他的人,约有七八十人,可这在敌方庞大的军队面前完全不够看呀。

而如果他现在去找人也来不及了,时间紧迫,火烧眉毛,战机稍纵即逝。思前想后之下,余辉决定找白云生。

这个叫白云生的人我们之前便提到过,他就是那个房地产公司老总钱航宇的老板。而且上次余辉和洛里德喝酒的时候,也隐约说到他,只不过无疾而终罢了。

据余辉所知,白云生是国际刑警通缉的红色人物,长期在金三角等地从事制毒,贩毒,形成了一条横跨数个国家的贩毒集团。

但是就在几年前不知是什么原因,白云生突然离开了金三角,来到了中国的京北市。当然了,狗改不了吃屎,白云生还是贩毒,而贩毒也需要有一定的势力,因而他离开金三角的时候从那里带来了不少小喽啰,所以这次余辉想找白云生帮忙。

“余总,洛老板来电话了。”余辉正在烦闷之际,一个身穿黑西服的小伙子走进来说道。看他走路的步伐显然是受过训练的特工。

余辉躺在沙发上,突闻洛老板不由地眉头微皱,他伸手接过电话,干笑道:“洛老板,好久不见,这次找老弟有事?”

电话另一头,洛里德醇厚的说道:“余总,你上次不是求我帮你搞卫星屏蔽器吗?”

余辉听到这话,精神大震,忙不迭的直起身子问道:“怎么,你搞到了?”余辉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要是这个当口能有卫星屏蔽器,那胜算又将多几分。

哪知还不待余辉笑完,洛里德的一句话就打破了他的美梦:“余总,东西我没搞到。”

“没搞到?”余辉表情瞬间凝滞,左半边脸还在笑,而右半边脸却是怒:“洛老板,东西没搞到你找我做什么?”

洛里德听着他不友好的口气,嘿嘿一笑:“余总,你别着急啊,先听我把话说完。”

洛里德顿了顿,继续道:“那天你托我搞那东西我确实搞不来,不过我回去后也特别留意了一下,昨天有个叫奥兰的人找到我说他有办法屏蔽卫星信号传输,这不我马上就打电话告诉老弟你了。”

余辉还是不明白洛里德是什么意思,于是问道:“这个奥兰是做什么的?他有什么办法屏蔽卫星信号?”

洛里德解释道:“这个奥兰说他是一名黑客,可以借用Linux程序暂时屏蔽卫星信号的正常传输。”

“黑客?”余辉眼前一亮,有些兴奋的说道:“那好,你让他过来,明天必须到,我会派人去接他。”

洛里德惊疑的问道:“余总明天有事?”

余辉嗯了一声:“明天我要出差,所以抽不开身,你告诉他要他多担待,报酬什么的不用他担心。我余辉自问还没有亏待过谁,你说呢?洛老板?”

洛里德知道余辉意有所指,不过他说的却也不假。这几年来他们相互合作,洛里德不否认的确从余辉那里捞了不少好处,这也是为什么他时刻想着余辉的原因。

“洛老板,我还有事就先挂了,以后有时间再联系。”余辉见洛里德半天不说话后,便挂断了电话。

晚上,夜风袭袭,草叶微动,明星璀璨,点缀着无尽黑暗的星空。路边窸窸窣窣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清晰。

此时,两个模糊的人影正行走在秋叶满地的林荫道上。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雷同和林涵溪!

两人无声的朝前走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其实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不也是很好吗?

终于,雷同转脸看了林涵溪一眼,有点无措的问道:“找我出来有事吗?”

林涵溪嘟囔着樱桃小嘴:“没事就不能聊聊吗?”

“不是,我就是好奇大半夜的,你怎么有心情找我出来散步。”雷同不好意思的说道。

林涵溪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雷同,眼神中有种复杂的情感在流动。良久后,林涵溪吐了口气:“你明天又有任务了?”

雷同暗暗松了口气,殊不知他的手心早就攥出了汗水,他感觉刚才林涵溪看着自己的那几秒比十公里越野还累。至于为啥累,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雷同努力平复下纷乱的心绪,道:“是的,邱队说明天有个大任务,所有人都要做好准备。”

“又要走了!”林涵溪低头喃喃细语。这句话像是在询问,又像是感慨:“上次你为什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林涵溪挡在雷同身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仰望着他。林涵溪身高才一米六多点,而雷同可是一米八的个子。所以她要想看雷同就得昂头,想想也挺费劲的。

雷同心头似是被什么撞了一下,莫名的有些痛,尤其是当他看到林涵溪那张足以颠倒众生的容颜时,那种感觉更强烈。

但同时,另一张同样精致的脸旁也浮现在雷同的脑海,没错,那就是方雅萱。

那张脸,雷同一辈子都忘不了!

两张脸在他脑海里来回徘徊,雷同羞愧的低下了头,是愧对方雅萱?还是愧对林涵溪呢?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见我一面就走了?”面对林涵溪的质问,雷同不知该作何回答,所以他只能选择沉默。

“你抬头看着我,告诉我,为什么?”林涵溪语气略带颤抖:“是不是我今天不找你,你明天又是不辞而别?然后回来让我看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是吗?你告诉我。”

雷同苦笑,依旧保持沉默。

林涵溪咬着嘴唇,努力不让泪水流出来,她感觉自己太怯弱了,太没用了,她自以为很坚强。可是自从邂逅雷同后,她整个人都变了很多,喜欢一个人发呆,多愁善感,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喜欢打扮了。

给谁看?只有林涵溪自己心里清楚。

“雷同,你听着,你欠我的你永远都还不完。”林涵溪带着些哭腔的说道:“明天你走了,我不会去送你,但我等你回来。”

“等你回来!”

这句话久久回荡在雷同耳边,待他回过神的时候,林涵溪已然走远,那纤弱的背影在夜风中颇为凄美单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