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58章 勾心斗角

第五十八章 勾心斗角

158中队中队长办公室,此刻,虽然已是深夜,但邱一民的屋子还是灯火通明,三个影影绰绰的黑影投射在窗户上来回移动,给这静谧的夜晚平添了一份诡异。

邱一民站起身子,看着徐克俊和周吉森坚定的说道:“明天的押运行动,我亲自去,你们留在队里。”

“不行!”

“不行!”

两个斩钉截铁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是队长,你怎么能去,万一出点意外,这个队怎么办?”徐克俊急的直挠头:“要去也是我去,你绝对不行。”周吉森在旁边不住地点头,显然他是无条件支持徐克俊。

说实话作为一队之长,就那么冒冒失失的去执行押运任务,确实不妥。一旦出现什么突**况,连个拿主意的人都没有,那岂不是全乱套了。

邱一民看着脸红脖子粗的徐克俊,不由地笑了:“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但是这次我必须亲自去。咱们三个知根知底,我什么脾气你们还不了解吗?”

邱一民继续说着:“你们是知道的,秉峰的牺牲对战士的打击很大,尤其是第二小队士气更为低迷,若不是我暂代队长,他们早就反了天了。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打一场漂亮的胜仗,但是这个胜仗太难了,摆在我们面前的都是问题。”

徐克俊脸色一正,道:“我负责押运不行吗?是不信任我,还是质疑我的能力?”

邱一民摇头:“你的能力不是我说的,你能当上158中队的副队长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但是这次我必须亲自来,我想这次押运远比上次要困难得多。”

“什么意思?”周吉森瞪着眼睛望着邱一民:“你是说我们又被盯上了?”

“那倒不是,不过你们想想一个国家的核心军事技术外流了,他们能不阻止吗?这完全不可能。”邱一民分析道。

“是啊,要是我国的军事机密泄漏,我肯定会不顾一切的阻止,哪怕是赔上一条命也在所不惜。”徐克俊踱步说道。

邱一民欣慰的点头:“所以嘛,还是让我来吧,倘若我去了,而任务又失败了,我无怨无悔。但是若我没去,导致任务失败了,我终生遗憾,你们能明白吗?”

“可是……”

邱一民伸手打断了两人,一脸郑重的说道:“158交到你们手里,我很放心。”

……

第二天,押运车队在邱一民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出了158中队的驻地,目标直奔东海海军基地。此次参加押运行动的是158中队全体人员。因为押运等级高,所以出动了三个押运小队,而最抢眼的莫过于邱一民亲自带队,他的出现着实让士气大增。

本来大家都以为这次押运行动的负责人不是第一小队队长许洛秋,就是第三小队队长万星,谁能想到呢,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还有一点小事比较耐人寻味。昨天晚上林涵溪说过了不去送雷同他们的,虽然最后她也说话算话确实没有现身,可谁又能想到她会大半夜的爬到训练场对面的楼顶,偷偷的看雷同最后一眼呢。

最后一眼?

虽然这句话说的不太恰当,可事实就是这样。

薛秉峰的话,薛秉峰的死,真的让林涵溪明白了特种押运的含义。以前她自己也常说押运中队每年牺牲在任务途中的人数有多少多少。当时,这些东西对她来说还太懵懂,并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在她眼里那充其量不过是个冰冷的数字。

而只有到了现在,看到了活生生的例子,血淋淋的现实摆在她面前时,她才明白那些冰冷的数字代表的是什么。

对于这次押运任务,作为指导员的她心里很清楚,其危险程度比上次押运有过之而无不及。换言之,再等到他们归来的时候,就不是一具尸体那么简单了,也许会有很多具。林涵溪真的不敢保证雷同他们在不在这个“很多”里面。

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祈祷,祈祷!

……

早上九点,京北市某豪华的私人别墅。

余辉双手端着手里一杯泛着茶叶的铭茶,笑眯眯的看着白云生。白云生是钱航宇的老板,今天余辉一下飞机就找到了钱航宇向他讲明来意后,钱航宇把他带到了这里。

依余辉专业的眼光来讲,这里的守卫倒是不错,想来他没有看错人,这个白云生果非等闲之辈。

“余总,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你一起去干这种掉脑袋的事?”白云生拿起瓷壶缓缓地倒了杯热气腾腾的绿茶,边吹边说道。

余辉脸上无悲无喜,学着白云生端起茶杯小呡一口,道:“白老板,我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以您的实力加上我的情报,我们强强联手,问题应该不大。”

白云生眼睛微眯,晃动手里的茶水说道:“余总说笑呢,中国解放军和警察可不是吃干饭的,一个不好我们的脑袋全都得搬家。”他说着放下手里茶杯:“你说我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干嘛要跟你玩命?我看余总还是找别人去吧。”

然而,对于白云生的婉言拒绝,余辉并没有露出意外,这本就在他意料当中。只见他笑了一声:“白老板,你的心有多大?”

“什么意思?”白云生抬头瞥了余辉一眼。

“没什么意思,我是想说如果白老板甘愿在这个地方安享晚年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了。”余辉说完起身欲要走。

“且慢。”白云生伸手拦住余辉。

“怎么,白老板还有什么疑问?”余辉问道。

白云生开口道:“倘若我不想窝在这里又如何?”

余辉闻言暗暗松了口气,说实话他还真怕对方不上套呢。这个白云生不拦他就罢了,一拦他那主动权就反转了。只见余辉满面春风的说道:“白老板你要不想窝在此地一辈子,我可以帮你,我想我的身份你也知道了。我干完这件事不管成功与否,中国我是绝对呆不下去了,而我公司里面的钱……”余辉没有再说下去,可其中的意思却再明直白过了。

白云生伸出三根手指:“我要三个亿,余总能同意我就舍命陪君子,若不同意那我就只能送客了。”

余辉听此话暗暗冷笑,白云生这是典型的趁火打劫,坐地起价,狮子大开口也有个度,他太贪心了。但是余辉又能说什么,只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

余辉假作很为难的样子,肉痛的说道:“好,我们一言为定,就三个亿,事成后我给你三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