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59章 禽兽不如

第五十九章 禽兽不如

白云生见余辉同意心中大喜,脸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余总,你这空口无凭,怎么着也得给个订金不是?”

余辉暗骂对方狡猾,嘴皮子一动就想要钱,他无奈的笑了笑:“好,三千万怎么样,我先给你三千万。”

“成交。”白云生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余辉从身上掏出手机:“马上给白老板的账户打三千万。”

很快,白云生这边就显示收到了钱款,就看他美滋滋的说道:“余总,钱我已经收到,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余辉眼珠子一转,沉吟道:“不知白老板短时间内能找到多少兄弟。”

“三百左右吧。”白云生爽快的回道。

“三百?”余辉心里暗想:“白云生的三百人手,加上他手下六七十名训练有素的特工,应该够了。”

余辉沉默了半天又一本正经的说道:“白老板,从现在开始让你那三百多个兄弟分批离开京北市,到我指定的地点集中,那里会有人接应他们,该安排的也都安排好了,告诉兄弟们不要有什么顾虑。”

余辉想了想接着说道:“哦,还有枪也不用带了,我那有,应该比你们手里的家伙好用多了,权当我送兄弟们的见面礼吧。”

白云生没有推辞,对于余辉的讨好行为他是来者不拒,免费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余辉接着又开口道:“白老板,我先把话撂下了,到时候他们要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要不然……你明白的。”

“余总大可放心好了,我会给他们讲清楚的,相信他们还不敢黑吃黑。”白云生的眼神冷酷阴森,浑身散发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随后两人又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余辉便借故离开了,说实话外面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处理,一刻也耽误不得。而白云生呢本想留余辉吃顿饭的,奈何余辉百般推让,所以只能遗憾的送走了对方。

这边余辉离开后,一直站在旁边的钱航宇困惑的问道:“老板,那是他们的事,我们为什么要掺和进去?”

若说白云生是为了那三个亿,钱航宇自然不信。钱固然是好东西,可那也得有命花才行,要知道有些钱能拿的,有些钱却不能拿。白云生又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他心机城府那么深,可能会被区区三个亿冒险?

只见白云生斜眼瞟了钱航宇一眼,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我们不也一直在计划怎么抢押运车队吗?这正好是个机会,一个很好的实践机会。告诉他们到时候眼睛放活点,不要和傻子一样拼命,要见机行事,若苗头不对立马开溜,反正我们也不损失什么,还白赚了一笔钱,和一批武器。你说这种稳赚不赔的买卖我干嘛不做?哈哈……”

京云高速公路!

押运车队在邱一民的指挥下一路向南直奔东海第四海军基地。此次押运的起始地点便是云海市,我国最大的港口便在那里,而恰好余辉的大本营也在云海。

此次押运车队出动了14辆大卡车,5辆武装车以及1辆指挥车。可能有些人会问了为什么要出动那么多卡车,一辆不够吗?

是的,一辆卡车足够用了。但是太显眼,不安全,所以把其他车辆拉出来只是为掩人耳目。如果发生途中意外,这些空车可以很好的掩护装有标的物的车,否则人家看准时机几枚火炮就把你车给解决了,那还押个屁押。

邱一民坐在指挥车里,脸上并没有多少紧张的神色,因为他知道没接受标的物的押运车队,不会有人多看一眼。只有真正接到标的物,他们才有危险,才会有人对车队感兴趣。这一点邱一民就比薛秉峰做得好,放松心情,不至于让自己太过紧张,徒徒消耗体能,造成反应疲劳。

某辆高速行驶的武装车里,雷同他们全副武装的端坐在各自的位置,车里的气氛一如既往的沉闷。因为他们实在轻松不起来,薛秉峰牺牲的阴霾还盘旋在大家的心头,这不是一天二天就能缓过来的。他们还要学会承受,学会面对现实,化悲痛为力量,迎接更大的挑战。

良久后,还是张海明忍不住开口了:“雷同,你和指导员昨晚聊的什么?怎么弄的她都不来看我们一眼,你瞧瞧别的小组的指导员哪个不是给自己小组鼓励,加油,嘘寒问暖的。按理说以指导员那种性格,她不应该不来呀?”

皇甫卓鸿干咳了两声,也跟着附和道:“那个,雷同,我没别的意思,我想你昨晚是不是做出了什么禽兽之事,惹指导员生气,所以她不来了。”

唰!唰!

此话一出,雷同旁边坐着的几个哥们全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着他,虽然都没说话,但那种眼神足以秒杀一切。

雷同本来不想解释的,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他再不说两句,张海明能扯的更离谱,他不说话不就等于默认了吗?

不行,这个黑锅雷同不想背。

你说他要是真像张海明说的那样,做出了禽兽之事也不冤枉,问题是他没做啊,没做。

雷同开口道:“张海明,你小子把嘴给我闭严实点,别乱说话。我昨晚可什么都没做,指导员就是跟我聊聊天,谈谈工作。”

张海明眉毛轻挑,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说道:“孤男寡女,野外谈心,黑灯瞎火,你居然什么都没做……”

“简直是禽兽不如啊!”说这句话的是坐在雷同左边的一个小伙子。当然了,他确实把张海明下面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雷同下意识的转头看了小伙子一眼,只见他年龄不大,约有二十五六的样子,一脸精明之色,灵动的眼睛咕噜咕噜的乱转似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人畜无害般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这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啊。

雷同打量完小伙子问道:“哥们,贵姓?”

“王威。”小伙子咧嘴笑道,森白的獠牙散发着逼人的寒意:“我也是第二小队的,第三小组,你们是第七小组吧。”他虽是在问,可语气中却满是坚定。

“怎么,你认识我们?”张海明问道。

王威呵呵笑道:“何止是认识,简直就是如雷贯耳。”

“什么意思?我们可是刚到158没多久,怎么就如雷贯耳了呢?”

王威小眼睛一瞪:“切,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在158你们可是大名人,试问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张海明急的直挠头:“哎呀,你就别卖关子了,给我们说说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