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20章 及时赶回

第一百二十章 及时赶回

雷同站在医科大的校门口送走了荣雨和何昕,看着她们渐渐模糊的背影,雷同一时感慨万千,大学的时光真好啊,自由,无拘无束。

过去的终究回不去了,就算还是那个人,还是那个环境,还是那件事,但是那种感觉无论如何都找不回来了。

雷同摇了摇头,打算回部队,而就在这时,张海明匆匆的从远处跑了过来。

“张海明,你怎么来了?”雷同一脸困惑,满脑子都是疑问。

“雷同,出事了!”张海明气喘吁吁的说了一句话。

雷同脸色微变,一般的小事张海明不会慌成这样,肯定是发生了他们无法解决的问题,才会如此。

“张海明,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先说清楚。”雷同心里很不安,脸色也顿时严肃了许多。

雷同问完,张海明便简单的把今天的事说了一遍,事无巨细,甚至都详细到了每个人的表情,动作,时间。

“走吧,我们赶紧回去。”雷同很冷静,并没有责怪张海明,因为再骂他也没有用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

“好的,希望还来得及。”张海明跟着雷同直奔158中队驻地。

……

下午四点半,天色已经擦黑!

林涵溪在宿舍痛哭了一阵,然后擦干眼泪,用凉水敷了脸。

冬天,寒风,冷水!

刺骨的寒意,终于让林涵溪平静了许多,但是她的声音还是有些哽咽,隐隐带着沙哑。

“走吧,林涵溪,这里已经没有你留恋的东西了。”林涵溪呢喃自语,像是自嘲,又像是感慨。

临出门前,林涵溪化了个淡妆,如此一来,她本来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红润,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憔悴和无神了。而且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更能让人升起怜爱的念头。

提着包,林涵溪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这间屋子,或许离开就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指导员,你这是准备去哪?”林涵溪刚走出宿舍,就看到了皇甫卓鸿。

事实上,皇甫卓鸿早就在这里等候多时了,虽然他不知道林涵溪会做出什么令人惊骇的决定,但他还是怕林涵溪一时冲动。

果然,皇甫卓鸿没想到林涵溪居然要走,幸亏他提前来看着林涵溪,要不然还不真让她走啦,那这个事就麻烦了。

皇甫卓鸿现在就认准一件事,今天就算是绑也不能让林涵溪就这么走了,至少要等雷同回来。

林涵溪勉强笑了笑:“我向队长提交了请调报告,恐怕以后不能再和呆在你们一起了。”

“什么?请调报告?”皇甫卓鸿讶然失色,他没料到指导员会如此决绝,竟然提交了请调报告。

“指导员,既然你要走,我们也不拦你,可是我们好歹是战友一场,怎么着也得开个送别晚会吧,大家一起吃最后一顿饭。”皇甫卓鸿用了缓兵之计,先稳住林涵溪,接下来的事有雷同来处理。

“送别晚会就算了,我马上就要走了。这些日子来,和你们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希望以后我们还能有机会并肩作战。”林涵溪眼圈又红了。

“不行,指导员,你一声不吭的走了,组长回来会杀了我们的。”皇甫卓鸿拦在林涵溪面前,认真的说道。

听闻皇甫卓鸿提雷同二字,林涵溪一阵心痛,她多想临走之前再看雷同一面,把他的面庞刻在心里,可是雷同到现在还没回来。林涵溪苦笑不已,或许他还和女朋友在一起吧。

“放心吧,我走后会给他说清楚的,不会让他为难你们的。”林涵溪开口说道。

“那也不行,组长不会饶了我们的,要不指导员你再等一会,组长马上就回来了。”皇甫卓鸿依旧拦在林涵溪面前,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林涵溪一听雷同要回来了,心里有股莫名的恐惧,尽管很想见雷同,但她却不知道现在该怎么面对雷同,而且她也怕看见雷同后,她就舍不得离开了,所以她必须马上走。

“皇甫卓鸿,你让开,我要走了。”林涵溪声音冷漠无比。

“不行,指导员,你不能走,除非组长同意。”皇甫卓鸿坚定的说道。

林涵溪愤怒不已,情绪一下子就失控了:“队长都同意我离开了,我凭什么还要等他同意才能走,他凭什么,他是我什么人?”

“指导员,我不知道您是组长什么人,我只知道你对组长很重要,而这一点就足够了。”皇甫卓鸿一字一句,没有丝毫做作。

“我对他很重要?呵呵!”林涵溪冷笑了几声:“那关我什么事,你让开,我要走了。”

皇甫卓鸿不为所动,挺拔的身子横亘在林涵溪面前。

林涵溪无奈,只好绕过皇甫卓鸿,走另一个方向,而同时,皇甫卓鸿一闪身又拦在她面前。

“你到底想怎么样?”林涵溪大声的质问。

皇甫卓鸿一点也不生气,仿佛林涵溪不是对他吼,而是对空气:“指导员,你就留下来等组长回来不行吗?要不然以后在某一天的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回想起今天的这个决定,你会后悔的。”

“不,我不会后悔的。”皇甫卓鸿的话像是戳到了林涵溪的软肋,让她再度失态。

“指导员,不要再意气用事了,你和组长的关系虽然还没挑开,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说句心里话,我们很少把你当指导员,尽管嘴里是这样叫你,其实我们更想让你做我们的大嫂。”皇甫卓鸿的语气很平静,但平静中却带着庄重。

“所以,指导员或许你再多等那么一会,或许将来的结果也就截然不同,你以后也不会追悔莫及。”皇甫卓鸿苦口婆心的劝导,目的只有一个不能让林涵溪走。

“我说了,你不会后悔的。”林涵溪说完,不再和皇甫卓鸿浪费时间,抽身欲走。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坚毅的身子站在了她面前,不是很远,却也不近,双目相对,无语凝噎。

“他说的没错,如果今天你走了,将来的某一天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说话之人正是匆匆赶来的雷同,此刻,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林涵溪,虽然他脸色平静,但眼神却异常纷乱,复杂的目光让人读不懂其中的意思。

“我……”林涵溪本来想说自己不会后悔的,可是话到嘴边她又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