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21章 叫我老婆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叫我老婆

寒风瑟瑟,呼啸而过,凛冽的劲风吹散林涵溪的长发,飘逸的青丝,在空中飞舞,给她平添了一份超然。

雷同就这样站在林涵溪面前,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那精致如雪的脸庞,红润中夹着些许的苍白,三三两两的乱发散在她的额前。

这是多么有诗意的一副冬景美人图啊,可惜无人欣赏,唯一的观众也不知何时悄悄的离开了。

此时此刻,这里就只剩下雷同和林涵溪,气氛压抑却又旖旎,环境恶劣却不失浪漫。

“为什么要走?”雷同朝林涵溪走了两步,然后轻声问道。寒风把他的声音搅碎撕裂,断断续续的传到林涵溪的耳中。

林涵溪身子不住颤抖,不仅仅是因为冷,更是害怕:“我……我不想打扰你,让你为难。”

雷同缄默,良久后才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打扰我了,你确实让我很为难。”

“我……我现在就走,不会让你难做的。”林涵溪作势欲走,滚烫的眼泪在风中划出一道凄美的弧度。

放手吧!

林涵溪不停的安慰自己。

然而,下一秒,一个有力的胳膊就紧紧的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你放开我。”林涵溪挣扎,不停的拍打雷同的胸口:“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但是,林涵溪挣扎的越凶,雷同抱的就越紧,似乎要把她融入身体里一般。

“你放开我。”林涵溪还在挣扎,不过力道小了许多。

“你,放开……唔!”

林涵溪还没说完,雷同便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

林涵溪的嘴唇很甜,有股温热的暖流,同样她的嘴唇也很柔软,让雷同有些痴迷。

与此同时,林涵溪瞪大了眼睛,她大脑一片空白,连动都不动了,宛若这个世界停止了似得。

初吻没了?

林涵溪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有甜蜜,有懊恼,有茫然,总之很复杂。

良久后,唇分!

“为了我,别走,好吗?”雷同语气中微微带着请求的意味,令林涵溪不忍拒绝。

“为什么还要留我,为什么要抱我,为什么要亲我,你都有女朋友了。”林涵溪在雷同怀里大声的质问。

“没错,我现在确实又有女朋友了,嗯,不对,还不算,只是准女友。”雷同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那你还亲我,你就是了混蛋,流氓。”林涵溪把他骂的狗血喷头。

“我怎么流氓了,亲自己女朋友怎么了,虽然是准的。”雷同无辜的看着林涵溪,却不肯松开她。

“你亲你女朋友我管不着,可是……”林涵溪说着像是明白了什么,一双美目不可思议的望着雷同:“你是说……”

“是呀,你就是我女朋友,唔,准的。”雷同说的很自然,没有丝毫做作之意

“你是说,我是你女朋友?”林涵溪怀疑自己听错了,这突然间的转变太大了,有种地狱到天堂的感觉,叫她一时还适应不过来,所以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没错,你就是。”雷同又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可是,你今天……”林涵溪担忧的问道。她害怕雷同说那个人是他真正的女朋友,而不是像她,连初吻都被夺走了,才弄个准女友。

雷同笑了笑:“傻丫头,她是我妹妹啊,就和亲的没什么区别。”

“啊?”林涵溪瞬间被一种巨大的喜悦包围,那人只是他的妹妹?要是这样说,她现在就是雷同唯一的女朋友喽?

“你没骗我?”林涵溪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你……唔!”

林涵溪性感的红唇又被雷同袭击了!

不知过了多久,雷同才停止索取:“这是对你不信任我的惩罚。”

“嗯,我相信你。”林涵溪嘟囔着小嘴,此刻她绽放出一丝惊艳的笑容,如海棠花般迷人。

不觉间,雷同的手又抱紧了林涵溪一些,像是感觉到雷同的爱意一样,林涵溪主动把头靠在他的肩头。

倘若把这美好的一刻,定格下来,用笔描绘,活脱脱的一副传世经典的美人江山图。

“雷同,你真的喜欢我吗?”林涵溪昂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不知道。”雷同如实回答:“但是,我喜欢天天看到你,似乎我的生活习惯了有你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我看不到你,我想我会想你的。”

“真的?”林涵溪莞尔一笑。

“真的!”雷同点了点头。

林涵溪哈哈大笑:“那我确定你是喜欢上我了,甚至爱上我了,也说不定哦。”

“或许吧。”雷同喃喃道:“莫非自己真的喜欢上了林涵溪,而放弃了心中那个美丽却又绝情的倩影?”

“喂,你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是不是在想别的女人,告诉你抱着我,不许想别人,哦,不,没抱我的时候,你也不许想别的女人。”林涵溪气呼呼的说着,不过这语气听起来怎么看,都像是在撒娇。

雷同一惊,心想这女人的第六感还真不是空穴来风,林涵溪猜得也太准了吧?

“喂,你还不是我老婆呢?干嘛管那么宽?”雷同不服气的说道。

“哼,虽然我现在还不是你老婆,但是以后肯定是,而且就是现在,我也是你女朋友呀,怎么你还想耍赖不成?”林涵溪小女儿姿态十足,在雷同面前她一直都是这样。

“喂,你别乱说话好不好,女朋友不假,可是你前面少了一个准字,断章取义,混淆是非可不行。”雷同得意的提醒,似乎他占了什么大便宜。实际上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一个傻瓜,笨蛋,一个美女投怀送抱他还把人朝外推,这不是傻是什么?

“准女友怎么了?”林涵溪不满的哼了一句:“那我现在就以你未来老婆的身份告诉你,林涵溪是你唯一的女友,永远都是唯一。”

雷同呆若木鸡,她的理论也太奇葩了吧?什么叫以未来老婆的身份告诉他?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那个,你现在真的不能当我女朋友啊,我怕万一哪天我牺牲了……”

雷同话未说完,嘴就被林涵溪的嘴堵住了,没错,这次她主动吻了雷同。

“不许你说这样的丧气话,你若是敢丢下我一个人,我就永远都不理你了。”林涵溪凶巴巴的说道:“哼嗯,鉴于你刚才让我不高兴了,所以我要提前收回老婆的利息,以后你不能叫我名字了。”

“啊?这又不能叫名字了?”雷同满头黑线:“那我叫你什么?难不成叫你指导员啊?”

“什么指导员,你以后要叫我——老婆。”林涵溪挥舞着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