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49章 卑鄙试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卑鄙试探

“我伟大的勇士,明天你一定要像今天这么勇敢,要不然那个女警察真的会很可怜的,相信我。”赤尔西语气中尽是威胁,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小吴养足精神,接受明天的挑战。

而作为挑战的筹码,或者说是对胜利者的奖励吧,那个女警察的处置权就交给了那个最终的赢家。

这个奖励实在太诱人了,特别是在这群如狼似虎的野兽心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想把女警察推倒在**好好**。

美女的诱惑就是大,况且这伙恐怖分子已经快八百年没碰过女人了,用饥渴难耐来形容也不为过。

所以,当赤尔西说出这句话后,那些站在下面野兽们沸腾了,一个个像打了鸡血般兴奋,所有人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小吴恶狠狠的瞪着赤尔西,他真想一把将赤尔西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撕碎。亏了赤尔西能想得出来,让他一个人去战胜一群如同吃了兴奋剂的野兽,这不是有意为难于他吗?

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对等的比斗,可惜小吴却没有能力选择,他只有认命。

与此同时,那个脸上还带着泪痕的女警察也被赤尔西的狠话吓傻了。

为什么?

为什么每次都要拿她当赌注?

女警察脸上死灰一片,在她眼睛里看不到生机,反而是无尽的绝望。

哀莫大于心死。

这一刻,女警察真的死心了,她比谁都清楚,这场卑鄙的比斗小吴输定了,可以说没有丝毫胜算。

而一旦小吴输了,那也就意味着他生命的终结,同样也意味着女警察噩梦的开始,一个女人最可怕的噩梦。

再说方雅萱从始至终她的心就没有平静过,刚才的一幕幕如放电影般掠过她的脑海,让她挥之不去。

血腥,残忍,忠诚,真情交织在一起,演绎出一幅幅唯美凄伤的画面。

郭叔一个有骨气,有担当,有情义的老男人,他对得起肩上的徽章。

尽管方雅萱很想很想救他们离开这个恐怖的地狱,但是她有心无力,只能选择沉默。

今天,郭叔和小吴的做法触动了方雅萱柔软的心灵,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渴望得到强大的实力。

就在方雅萱失神的同时,赤尔西又开口说道:“我亲爱的子民,你们的信仰赤尔西将会送给你们一个特殊的新年礼物,它就是那个美丽的女人,如果你想拥有她,那么首先必须干掉拦在你们面前的绊脚石,干掉他,这样你们才能如愿以偿。”

赤尔西指着身后的小吴,给下面这群野兽以最大的鼓动。

“哈哈,干掉他,杀了他,撕碎他……”

整个广场到处回荡着高昂的呼喊,似乎他们已经看到小吴倒在他们的拳头下,似乎他们已经看到那个女警察在自己身下婉转shen吟的浪叫。

没有再理会这些疯狂的叫喊,赤尔西慢步走到了方雅萱面前,露出一丝他自认为很亲切的笑容:“思樱,你觉得我今天做的怎么样?哈哈,想不到吧,让两个警察自相残杀,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意识到和我们作对的下场。”

方雅萱强忍着杀人的冲动,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尊敬的赤尔西大人,您的办法真的很好,不费吹灰之力便干掉了一个警察,而且还导演了一幕好戏,说实话那个俄罗斯轮盘我以前只是听说过,没想到今天能亲眼见到,我不虚此行啊。”

“哦?真的吗?”赤尔西似乎在刻意激怒方雅萱:“那简直太好了,思樱,明天我会让你欣赏到一个不一样的比斗,到时候让你看看神的勇士是怎么活活把人打死,哈哈。”

“呵呵,我真有眼福,好期待明天的比斗啊。”方雅萱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忍,忍一忍就过去了。

忍耐不是懦弱,而是为了更好的爆发。

“对了,尊敬的赤尔西大人,那个老警察的尸体怎么处理?”方雅萱很关心这个问题,为国牺牲的烈士总不能暴尸荒野吧?

“唔,这个很简单,等下我会派人把他的尸体丢到戈壁荒漠里,让他和风沙一起湮灭吧。或许可能的话,有些动物会啃食他的尸体,嗯,味道应该不错。”赤尔西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尊敬的赤尔西大人,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方雅萱强作笑容:“毕竟那个老警察也算条汉子,一个英雄,神会宽恕他犯下的过错,我们尊崇神的旨意厚葬他不是更好吗?”

“不,不,神是不会饶恕他的。”赤尔西一脸虔诚的说道:“那个警察罪孽深重,死有余辜,或许他应该永下地狱,不得超生,我这样处理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恩宠了,按照他的罪孽,我应该将他的尸体剖开,用盐腌制四十九天,然后分别喂狗,喂猪,喂鸡,喂羊,喂牛的。”

“这……”方雅萱无言以对,她只想让郭叔死后能有个安稳的栖息地,却不成想赤尔西会说出这番言论,如此郭叔岂不是死无全尸?

“好吧,赤尔西大人,您还是按原来的方法处理吧。”方雅萱做出了妥协,有时候她会怪自己太没用,连给郭叔留个全尸都做不到。

当然了,这也让方雅萱更加痛恨赤尔西,事实上她从来没有那么痛恨一个人,即便是买买提·巴特也没叫她如此反感,而和赤尔西在一起她甚至感觉还不如和畜生在一起来得舒服。

“尊敬的赤尔西大人,我现在要回去了,因为这件事我耽误了不少时间,所以我要赶紧补回来。”方雅萱找个借口想跑路,现在她需要回去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是继续装疯卖傻,见死不救,还是挺身而出,亦或是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哦,好吧,反正今天的好戏已经落幕了,思樱你也在寒风中站了大半天,我们是男人皮糙肉厚,你一个女人可能受不了,还是早点回去吧,暖暖身子,别冻出病来。”赤尔西关切的说道,这个时候的他别提有多好了,当然喽,前提是不看他刚才的所作所为。

“多谢赤尔西大人,那我先走了。”方雅萱不想再和他多待一分钟,象征性的弯了弯腰,便转身离开了。

然而,方雅萱没看到,当她背对着赤尔西时,这个家伙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寒光,说到底赤尔西今天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试探她。

至于试探的结果是什么,得出了什么荒谬的论断也只有赤尔西自己知道。

“总有一天,我会揭开你伪装的面具,看看你真实的内心。”赤尔西望着渐渐模糊的方雅萱呢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