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50章 有爱有家

第一百五十章 有爱有家

158中队的小道上!

“老公,别生气了,你看事情不都调查清楚了吗,我知道你那样做肯定有你的道理,所以就算所有人都不相信你,我也不会不相信你。”林涵溪挽着雷同粗壮的手臂,一脸甜甜的笑容。

上次的押运任务,由于雷同擅自离开押运车队,被临时取消押运资格,并实行强制措施,下了他的枪。

任务完成后,雷同回到158中队驻地接受调查,包括他的人际关系,家庭背景,政治背景等等,经过了为期数天的秘密调查,雷同暂时摆脱了私通敌人的嫌疑,但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这件事报到总政治部后,上级研究决定因为雷同在押运途中严重违反押运规定,所以开除他在158中队的军籍,留待查看。同样,他第七战斗小组组长的位置也由张海明接任。

同时,由于第七小组在雷同擅离职守这个事情中存在包庇,掩护等行为,所以整个小组记大过一次。

雷同很苦闷,这几天他总是在想难道那天他真的做错了吗?

他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兄弟?这有什么错?

唉,不管是什么原因,法大于情,现在的雷同严格的来说,已经不属于158中队的兵了。不过用邱一民的话来说,这已经是法外开恩,是最轻的处罚了,如果按照规定雷同犯下的过错足够让他在铁窗中度过余下的半生了。

或许一念之差,就葬送了他大好的前途。

反正直到现在雷同还是想不通,他到底错在哪里?

这几天雷同很苦恼,不过幸好有林涵溪陪着,所以他被隔离审查,然后又被撤去组长的职务烦心事,还没有使雷同有多伤心。

雷同郁闷的不是这些处分,而是不服气,他就是想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路过曾经舍命救你的战友的墓地前,你都不去看一眼,而是装作不知道,这还是人吗?扪心自问这样做,你能心安吗?

算了,既然事情成了这个样子,再怎么抱怨也没有用,走一步,看一步吧,他就不信还能枪毙他咋地?

昨天,雷同一个人偷偷的跑去薛秉峰的墓前,倒倒心中的苦水,倾诉心里的愁闷。事实上,雷同也很庆幸,上级没有直接把他赶出158中队,如果那样的话,他还怎么实现对薛秉峰的承诺?他还拿什么成为最好的押运队员?

雷同知道,他犯了那么大的一个错误,上级肯定很失望,包括邱一民和所有看好他的人也都是如此,但是没有直接把他送进监狱,而是象征性的处罚一下,这就证明上级在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而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争取戴罪立功,早点把头上的处分拿掉。

“老公,你还生气呢?你不是答应我不生气了吗?”林涵溪轻轻地把头靠在雷同的肩膀上,有些撒娇的说道。

“傻丫头,我早就不生气了,既然犯了错误就应该承担责任,这个我知道。”雷同宠溺的捏了捏林涵溪的琼鼻,然后一伸手搂过她纤细的腰肢。

“老公,你真不生气了?”林涵溪歪头,水汪汪的眼睛水波荡漾,清澈灵动:“那你怎么还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嗯,我在想怎么能戴罪立功,早点拿掉身上的处分。”雷同认真的说道:“可是,今年恐怕是没有机会了,再过两天部队就放假了。”

“是啊,老公,部队就快放年假了。”林涵溪惆怅的说道:“老公,你放假去哪?”

“我?我——”雷同一时竟说不出来。是呀,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怎么撤销处分的问题,倒是忽略了这点。

放假了,别人都回家过年了,他呢?他能去哪?

天下之大,无他过年之地。

“老公,我有个不情之请。”林涵溪吞吞吐吐的说道,似乎生怕雷同不愿意。

“老婆,说吧,跟我还客气什么?”雷同抛开脑子里的杂念。

“我想……老公,我想让你陪我回家过年。”林涵溪鼓起勇气,一口气说了出来。

一直以来,林涵溪的母亲就催促她赶紧找个对象,然后结婚,她的年龄也不小了,不能再耽误了。每次,林涵溪一听这话就头疼,她觉得自己还很小,根本就没有结婚的打算,还有生孩子什么乱七八糟的。

到现在,她都有回家恐惧症了,她就怕母亲唠叨这事,而且一唠叨起来还没完没了,好像做这件事很有意义,乐此不疲。

今年过年回家,如果她还是一个人,那母亲又得数落她几天。唉,林涵溪也知道母亲是为她好,怕她年龄大了没人要,可是那时候的她根本就没这方面的打算。她觉得自己都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现在说生孩子太不现实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林涵溪突然很想结婚,非常非常想,她不把自己的照片和雷同的照片放在那个红本本里,她就不放心,总有种危机感,特别是那天见了何昕,这种奇怪的感觉更明显。

所以,这几天雷同苦恼怎么撤销处分,林涵溪就思索怎么把雷同骗回家,让他见见自己的父母。一来,能堵住母亲那唠叨个没完的嘴,二来,雷同跟她回家,那她就能天天和雷同呆在一起了,想想就很向往。

“老婆,你想让我跟你一起回家过年?”雷同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涵溪,这一刻,他百感交集,好久没听到这么暖心窝的话了,回家,多么美好的字眼啊。

“是呀,老公,你就陪我去嘛,行不行,行不行嘛。”林涵溪不停的摇着雷同的胳膊,声音也嗲嗲的,让人不忍拒绝。似乎林涵溪已经下定决心,今年无论怎么样,就算是绑也得把雷同绑回家。

“我……”雷同很想说,我求之不得呀,但是话到嘴边,他又不好意思了,一个大男人去女人家过年,总感觉太那个什么了。

但是,雷同的想法林涵溪不可能知道,她一看雷同的表情还以为他不愿意去呢。所以当时,林涵溪的眼圈就红了,晶莹的眸子隐隐有泪光闪烁。

雷同的回答让林涵溪好失望,她多么想雷同能陪自己一起回家过年啊。

本来林涵溪长的就楚楚动人,现在她又是这么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此刻的她,谁看见都会升起把她抱到怀里怜惜的念头。

“老婆,你别伤心啊,我又没说不去。”雷同呵呵笑道。

“那你刚才……”林涵溪突然又来了精神,雷同话里是什么意思,没说不去,那就是去喽?

“我刚才太激动了,其实我很想跟你回家过年,呵呵,回家,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雷同感慨一声,不禁有些伤感。

林涵溪知道雷同是孤儿,所以当他说好久没有回家的感觉了,林涵溪一阵揪心的心疼,她暗暗发誓一定要给雷同一个温暖的家。

家很简单,老婆,孩子,下班回来一杯热茶,一声问候,一顿热乎乎的饭菜,这就是家。

房子不是家,有爱才有家。

“老公,你的意思是你今年要跟我回家过年?”林涵溪挥舞着白皙的藕臂兴奋的说道。

“嗯,老婆,今年我陪你回家,过年。”雷同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