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51章 思想龌龊

第一百五十一章 思想龌龊

雷同表示愿意和林涵溪一起回家过年后,旋即两人心情大好。林涵溪压在心头几天的石头终于放下了,雷同本来苦闷的心情也被回家的喜悦冲淡了许多。

“老公啊,你答应我的,到时候绝对不能反悔,不论发生什么事。”林涵溪一双含情的美目,脉脉的看着雷同。

“知道啦,傻丫头,我一定陪你回家过年,除非……”雷同顿了顿。

“除非什么?”林涵溪心头一紧。

“除非,我死了。”雷同郑重的说道。

林涵溪微微一愣,随即大怒道:“以后不许你说这样的丧气话,知道吗?”

“呃,好吧。”雷同很无奈。

……

雷同和林涵溪说笑着并肩而走,很快到了宿舍,此时,宿舍里张海明,皇甫卓鸿,陆啸天,扎西四个人都在无聊的打发时间。

见雷同和林涵溪进来,张海明终于找到了话题:“喂,指导员看你心情不错呀,是不是……嗯啊。”张海明没有说明,却挑了挑眉头,眼神暧昧的在两人身上徘徊。

“不是吧,雷同?你们这样速度是不是有点快呀。”皇甫卓鸿露出一个白眼,他脸上的表情明显表现出一个信号“是男人都懂得”。

林涵溪显然也明白两人的话外之音,她一时羞赧的低下了头。

“不是,你们两个就不能纯洁一点?脑子里整天想着这种猥琐的事?”雷同瞪了张海明和皇甫卓鸿一眼,似是在责怪两人说话口无遮拦。

“我们很纯洁啊,什么都没说。”张海明无辜的摇了摇头:“雷同是你想歪了,刚才我的意思是指导员心情那么好,是不是捡钱包了,你想哪去了?”

“是吗?”雷同反问一声:“那照你的意思是我不明是非喽?”

“嘿嘿,算不上不明是非。”张海明登鼻子上脸:“顶多是思想龌龊一点,不过男人嘛,可以理解。”

“理解你妹理解。”雷同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呃,雷同我没有妹,有个姐姐你要不?”张海明煞有其事的说道:“唔,可惜了,就算我姐肯委身于你,但是……指导员,是吧。”

然而雷同还没怎么呢,林涵溪立马抬起头说道:“张海明,你说话给我注意点,老公肯定是被你带坏的,下次再敢诱惑我老公犯错误,我就……嘿嘿……”

林涵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能整张海明的办法,一时竟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你就什么?”张海明好奇的问道。

“嘿嘿,要是再让我听到你说诱惑我老公的话,我就把方晴介绍给别的男人,哈哈,到时候看你怎么办。”林涵溪示威般的说道。

“算你狠,指导员。”张海明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

“对了,雷同,你还没告诉我们咋突然之间就那么高兴了?”皇甫卓鸿困惑的问道:“是不是邱队给你说什么了?”

“没有,邱队再厉害也不能替我撤销处分呀。”雷同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俗话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要想官复原职,还得靠自己努力啊。”

“那你这是?”皇甫卓鸿突然来了兴趣,自从上次押运任务被处分后,雷同就没有高兴过,整天阴沉着一张脸,跟谁都欠他两百块钱似得。

“我来告诉你们吧。”林涵溪接话皇甫卓鸿的话茬:“这不是要放年假了吗?我们打算一起回家过年,所以自然就高兴喽。”

“一起回家过年?”皇甫卓鸿笑了:“那意思就是见家长喽?”

“如果你要非这样认为我也没意见。”林涵溪无所谓的说道。

“哎呦,行呀,这才几天就见家长了?”皇甫卓鸿感慨一声:“指导员,女孩子家家的要矜持一点,越容易得到的东西,男人越不珍惜,要是有一天雷同把你抛弃了……”

“他敢抛弃我?还反了他了。”林涵溪转脸看着雷同,叉着腰问道:“老公,你告诉他,你敢抛弃我吗?”

林涵溪这句话问的很有水准,她没问雷同会不会抛弃她,而是问敢不敢,这一字之差意思可大不相同。

“这个——”雷同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还真不敢。”

为了缓解尴尬,雷同立马岔开了话题:“张海明,你们放假打算怎么过?”

“当然是回家喽,倾听老爸老妈的训斥。”张海明无力吐槽,有一个当兵的老爸老妈真的很痛苦。在家就和在军队一样,吃饭之前要先唱军歌,进门要喊报告,说话要立正站好,被子要叠整齐,哦,想想就令人崩溃。

“呃,没想到你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节哀吧,望早日脱离苦海。”皇甫卓鸿幸灾乐祸的安慰道,但他的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变扭呢。

“去死吧皇甫卓鸿,我觉得你也比我好不了哪里去。”张海明双手交叉,环在胸前,相当自信的猜测着。

“不,以前我觉得自己生活挺死板的,今天听你一说,我突然觉得我的生活这么美好,至少比你强多了。”皇甫卓鸿眯着眼,幸福的神色跃然脸上。

“这话怎么说滴?你凭什么说我生活死板?”张海明不爽了。

“因为我爸我妈,从来都不训话,只是建议比较多一点而已。”皇甫卓鸿得意的哼了一声。

接下来,雷同又问了扎西一些事,和张海明他们一样,扎西放假也准备回家过年。是呀,一年就这一次能和家人团聚坐在一起吃一顿年夜饭,谁不珍惜?

一顿年夜饭,天涯一方的游子期盼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望眼欲穿看着日历一天天变薄,太阳东升西落,谁人知背井离乡的苦涩,陌生的城市,游荡着陌生的背影,回家过年奢望美好。

当然了,雷同也没忘了陆啸天,尽管一开始两人有些小摩擦但是彼此都不会在意,而且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们也逐渐被对方认可,心与心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陆啸天说,他会晚点回家过年,因为他在京北还有点事要处理。

至于是什么事陆啸天没说,雷同也没问。

其实,陆啸天所说的事就和他们息息相关,因为在回家过年之前他要告诉何云,雷同和林涵溪的关系已经有了质的跨越,两人不再是暧昧的男女朋友,而是真正的恋人,顺便再劝他打消追林涵溪的念头,免得闹误会。

陆啸天觉得再不跟何云通通气就不行了,他可能会做出一些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以前何云追林涵溪还算合情合理,毕竟那时候林涵溪还没有对象,但现在,如果何云再一意孤行执意要追林涵溪那就是挑衅了,再说明白点就是刻意跟雷同过不去,找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