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76章 巅峰狙战(六)

第二百七十六章 巅峰狙战(六)

现在,张海明就像是在赌博,虽然都不清楚敌人的下一步动作,甚至连对方到底有多少人都不知道,可似乎他又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对方的生死。

生死攸关中,真的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此时,智慧和经验才是决定生死成败的关键。

而事实上,就像张海明所预测的那样,苦瓜带着两名搭档静静地埋伏在他们的北面,等着两人送上门去。

结果可想而知,超级的自信使得两边人都在自己的位置死等,而且都料定了对方会按自己的如意算盘前来送死的。

这样下去,最终就是谁也没占到便宜!

“猎鹰,都过去这么久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要是还不走,错过了来接咱们的直升机,那就麻烦了。”黑鹰迟迟见不到敌人的踪影,再加上他们的时间不充裕,所以出言提醒道。

张海明想了下,突然很奇怪的问:“你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

“回家睡觉。”黑鹰回答得很干脆,反正无聊,他也就没在意别的:“你呢?”

“我在想敌人下一步会怎么走。”张海明眉头紧锁,他知道这次绝对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人干掉。

黑鹰叼着嘴里的干草榜,撇了撇嘴:“我估计他们正向我们这儿跑来,不过这林子这么大,鬼才知道他们在哪儿。”

黑鹰说着,突然收起枪,来到张海明身边:“猎鹰,我们还是回去吧,这林子大得很,要碰头的概率恐怕等于零,你说呢?”

“好,走!”张海明沉默了半晌终于点了下头,他从地上爬起来,边整理伪装网边说:“我刚才一直在想,他们肯定埋伏在什么地方,等着我们上门了,我说黑鹰,你要是敌人,会在哪里打埋伏?”

“我呀。”黑鹰环顾四周,然后指着北面的那座大山道:“那边。”

张海明还真有些聪明反被聪明误了,黑鹰指的方向十分正确,可他却不同意,边换伪装物边说:“按常规来思考,他们埋伏在那边的可能性是很大,但你也看见了,对方是个高手,那他就一定会埋伏在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出其不意地给我们致命一击。我实在想不出他们能躲在哪个破地方。”

“行了,别多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黑鹰已经重新伪装好了自己,当下边催促边拿起背包去开路:“就凭咱们的水平,敌人想埋伏我们,哼!白日做梦。”

“等下!”张海明拦住了正要往南面走的黑鹰。

“怎么?”黑鹰狐疑的转过头问道。

“我们不走南面了,我越想越不对,我看,咱们还是走别的路线吧,这次我来开路。”张海明古怪的说道。

“切,你还说我今天不对头了,我看你才不对头了,不是你说的吗,先穿过南边那座山头,然后绕道回到这里,再向北走到对面那座山头上,怎么,你今天也变得婆婆妈妈起来了?”黑鹰为张海明今天的反常行为而不解,当下就开起了他的玩笑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走!我们直接向东北边走,以那座山头为基准。走!”

当下,张海明在前面开路,黑鹰断后,两人迅速向北面那座山头上进发。

……

与此同时,苦瓜和他的那两个搭档也在犯嘀咕:“真不知道对方是个高手啊还是个运气好的笨蛋,今天居然让他们连续逃脱了两次,你们说,下步怎么走?”

“头,我没任何意见,全听你的。”

“头儿,我也听你的。”这个菜鸟带着些许崇拜地看着苦瓜。

“我这是给你们表达意见的机会,你们怎么不好好把握啊,要是都只靠枪而不动脑子,你们永远也成不了气候。”

说完,苦瓜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现在的方位是敌人撤退的必经之地,他妈的我还就不信了,他们不回去了,只要想他们回去,就一定要向北边走,我们就向北面后退一点,守在山上,以逸待劳。”

“是!”

……

此时,完全不知道苦瓜这种以逸待劳计谋的张海明两人,正在森林里小心翼翼地前进。

正走着走着,突然,断后的黑鹰猛地一个漂亮转身,枪口瞬间对准了一棵小树的树杈上,那儿有只老鹰正要展翅扑来,结果却被黑鹰的动作和杀气吓得急速飞走了。

黑鹰转身的同时,张海明也转身了,两人目标一致。看到是只老鹰后,张海明拍着黑鹰的肩膀坐下:“今天怪了,一只老鹰都把你吓得如临大敌似的,这可不像我们的狙击高手黑鹰啊。”

黑鹰苦笑了一下,喝了口水:“刚才我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到有目光盯住了我,当下也就没多想转身了,不过你这么一说,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了。”

“别多想,我只是开个玩笑。”说完,张海明放下背包,走到离黑鹰五六米远的一棵树下解小手,黑鹰无聊地抱着枪嚼着一根野草根。

张海明解完手转身,正要和黑鹰商量下一步怎么办时,却突然严厉地盯着黑鹰身后,然后就地一滚,顺手抽出匕首,身体的半跪姿势还没站稳,手上的匕首却已经投了出去,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流畅。

“咚!”

寒光一闪,匕首狠狠地把一条两指宽的花斑蛇钉在了黑鹰身后不到半米的树干上,蛇身立即就痛苦地缠绕起匕首来,一滴滴的鲜血顺着匕首中的槽口缓缓流出。

出于对兄弟的信任,黑鹰一看张海明的脸色就知道坏了,可他极度信任自己的战友,既然没叫自己动,自己就是死也绝不会动一下,瞄着匕首几乎顺着脸皮子上划过,感受着匕首与皮肤亲密接触的那股摄人心魄的寒意,黑鹰心里也止不住地打了个冷战,可转头看见了花斑蛇后,心里暗叫侥幸:“不是我说你,你这匕首投得是越来越差了,要是再偏一点,估计咱们就得下辈子再合作了。”

张海明淡淡地笑了笑,走过去要拔出匕首享用蛇肉时,那条原本被刺中身子的花斑蛇却猛地向他一张嘴,急速咬向他的拇指,张海明手一抬,再一落,如鹰爪般地一把抓住花斑蛇的七寸。

见蛇这么凶悍,张海明反而不想吃它了,而是找了根树枝,拔出匕首把树枝削尖,再把树枝插进蛇身的伤口上,钉在地上,再往蛇身上撒些树叶。

“姥姥的,我总算知道那老鹰为什么盯着你了。敢情,它是在看这家伙啊!不过你还别说,这蛇的毒性很大。要是追我们的那伙人被咬到一口,估计是没什么希望走回去了。嘿嘿!”张海明说着发出一阵阴森的笑声。

不久,两人就来到了指定的山上,可从始至终他们却连敌人的毛都没发现。时间已经不允许他们作过多的耽误,当下两人就放弃了和对手好好较量一番的想法,开始全速往接头点跑。

然而,张海明不知道,敌人正在正前方几里处的山坡上等着他们呢。

……

十几分钟的急行军,张海明和黑鹰终于来到了他们此次任务的最后一站迎军山。

迎军山不高却很大,高度只有200多米,山体成不规则的椭圆形,四周都是茂密的原始森林,独独只有这座山上没见一棵大树,漫山遍野都是齐腰高的青草。

迎军山的西面是条几十里长的悬崖峭壁,东面是条宽而急的大河,右边山脚下就只有一条羊肠小道。

此时,张海明已经来到了迎军山正南面的那座山上,他心里都清楚,只要走过这座迎军山,那他们就安全了。同时张海明也意识到,如果敌人一心想要阻击自己,那么迎军山也是他们最后的机会。所以,迎军山必定危机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