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77章 巅峰狙战(七)

第276章 巅峰狙战(七)

“怎么样,猎鹰,找到他们了吗?”黑鹰趴在地上失望的放下望远镜,转过头带着些许疑问,有些不敢肯定地问正用狙击枪搜索目标的张海明。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比迎军山的山顶还要高出三四十米,两边相距四百米左右,是最好的观察位置,可看了半天也没见到敌人,所以很奇怪。

张海明脸‘色’凝重地摇了摇头:“没有,你呢?”

“他妈的,真是怪了。”黑鹰不甘心再次拿起望远镜,一点点的仔细搜索起来。

“真是怪事,按照常理来说,这里是敌人阻击我们最后的地方,可我观察了半天,居然连他们的影子也没见到,看来,事情有些麻烦啊。”张海明冷冷地盯着远处密林丛生的迎军山。

现在,张海明都有些佩服对方的隐蔽技术了,简直无可挑剔:“看来,他们对伪装术还是很在行的啊,居然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让我们发现,真是让人头痛。”

其实,不论是张海明还是黑鹰他们心里都清楚,敌人肯定就在迎军山上的某处等着他们,只是他们现在还没发现而已。

事实上,在这个诺大的原始森林,敌人只要随便编织个伪装网,然后仔细地加些野草,就很难被发现,加上山风不断地轻拂着绿草,就更难被发现了。

然而,问题是敌人却很容易就能发现他们,狙击手隐蔽的特点就是,不让敌人察觉,却能很容易地观察到敌人。

“你要是他们,会隐藏在哪儿?”张海明很不服气地又观察了一番,最终只得放弃。

现在,张海明干脆不用眼睛去看了,而是用脑子去分析敌人最可能隐蔽的地方。

“那儿,那个偏角处,从那里可以更好地观察三面情况。而且,他们既然能有这么高明的伪装术,那就肯定也能想到我们会从周围的山坡上去察看,而最有可能的就是从这座山坡上去观察。所以,那儿既是个死角,也是最容易观察周围情况的地方。”黑鹰想了下接着说:“要是人多的话,我会派人在背面也设置个观察点,那样就全面了,无论我们怎么走,都会被发现,阻击。”

“我和你想得完全一样。唉!可是时间不允许,不然,我们晚上趁夜‘摸’过去格斗的话,准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张海明无奈地叹着气。

“猎鹰,要不,我们走西面那条峭壁下面的原始森林吧,那片树丛相对比较茂密,地上的野草也多些,那样,他们绝对发现不了我们的。”黑鹰指着西边那片相对于北边而言比较稀松的原始森林道,可还没等张海明回答,他又自嘲道,“那也不行啊,那样一来,不仅时间上要慢了许多,而且在原始森林里危险程度会大很多的,我听一个兄弟说,上次他们也是完成任务后遭到了敌人的追杀,无奈躲进了一片原始森林,不料却在森林里遇到了蚂蟥的袭击。那可是能吸一斤血的大个蚂蟥,想想都叫人心寒。最后他们‘迷’了路,硬是在森林里绕了一天一夜才走出来。后来他在医院里足足躺了三天才下得了‘床’,那场面,老子宁死也不想被蚂蟥袭击。可我们现在不走原始森林,就这么走过去也很危险。妈的,真是头疼。”

“算了,越想越不舒服,黑鹰,准备硬闯吧,大不了黄泉路上我俩结伴而行。”张海明下了最后的指令,只是这指令下得叫人有些不忍,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此时,两人真的很感谢那个能设计出这套伪装网的奇才,要知道,他们的伪装网可以任意折叠成任何形状,其材料估计是用铝做的,相对比较软不说,还能拆除使用,比方说要使身体融洽进眼前的这片绿草地中,那他们只要拔些青草稍作捆绑后,就能直接安‘插’在这伪装网上的小格子里,然后再稍稍用力一捏,就能把草固定在格子里。

但在这危机四伏的时刻,伪装网还有更好的用途。只见张海明把伪装网做成了一个半圆形的伞状物,又拔了些草,把草按手指大小捆绑在一起,再一点一点地加在伞状物上。

做好一个后,他又从背包里拿出用来攀高地的绳子,再结合树枝与草,又做了个伞状的伪装物。

“猎鹰,你做两个干什么?”黑影已经准备就绪,见张海明还在做,有些奇怪地问。

“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没当过主狙击手嘛,今天就让你当一回。”张海明已经做好了第二个,顺手指着对面说:“你刚刚说走西边,这倒提醒我了,我想了一下,只能这样了。”

一听可以做主狙击手,黑鹰当下就来了‘精’神,张海明继续说:“等下我俩换换位置,我开路,你搜索,然后……”

“打住,打住,打住!你说什么?你开路?那可不行!你可是主狙击手,我是个观察员,规定上写着得由我开路,你来掩护。军人不按命令办事,那不全‘乱’套了嘛。”原本黑鹰正兴奋着,可一听前提条件是要兄弟去做靶子,顿时就不干了。

张海明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先借着伪装物爬过去,如果一切顺利,敌人没开枪,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这样过去,被敌人发现的可能‘性’极大,而敌人一旦开枪,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都会一枪要了开路之人的‘性’命,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被瞄准,生存的机会微乎其微。

要知道对方是个狙击手,成为狙击手的必要条件就是枪法要准,这一百米的距离,一枪不命中才奇怪了。而后面的人说是掩护,其实就是在等对方开枪后,找到敌人开枪的位置,然后干掉敌人。

说白了,就是一命换一命。

“你别‘激’动,先听我把话说完。”张海明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

“好!你说,我看你今天能说破大天了。”黑鹰当下趴在地上拿起望远镜观察,洗耳恭听。

“你看,咱们搭档了这么久,我还从来没有做过观察员的事情,而且我的经验比你足,脑子也比你的好使,你别这么看着我,你自己原先都承认了的。好了,好了,别争了,就这么定了。”

“不成!”黑鹰当下转过脑袋继续观察,还嘀咕着:“美的你了,比我聪明?我那是让着你呢。哼!”

“怎么不成,我是指挥员,我的军衔也比你高,资格也比你老,说的话当然就是命令。”张海明严厉的说道。

“这命令我无法接受。”黑鹰一歪头,气呼呼的说道。

“不接受也得接受,这是军令,只要你还是个军人就得服从命令,还反了你了!”张海明板着脸,见黑鹰不理自己,当下冷着脸严肃地说:“你的意见可以保留,回去后也可以向上级反映,但现在必须服从。”

“可是,可是我……”黑鹰无言以对。

“没什么可是的,就这么定了,做好准备吧。”说完,张海明独自向森林走去。

“你干什么去?”见张海明走的方向不对,黑鹰急忙压低声音喊道。

“去找东西,你继续观察。”张海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丛林深处。

在生死关头,两人为了谁先去送死的争论因军令而到此结束,虽然没有说得那么明显,可他们心里都有股暖流在缓缓流淌,这就是军人间的兄弟情义,患难之时能为兄弟一命换一命的情义。

这种情义是在生死考验中经过铁与血的考验铸就而成的,比金子还珍贵,比钻石还坚硬。

不一会儿,张海明就拖着个东西回来了,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根长约五米,直径为五厘米左右的树干,上面还被他捆绑了些野草。

黑鹰一见这东西就明白了张海明的用意,当下帮着把这木棍捆到那个用树枝和野草做成的伪装物下放把柄处,双方成九十度,看上去有点像一把经过两次折叠的怪异长伞。

“把你的背包给我。”张海明头也不抬的说道。

黑鹰闻言立即把背包从背上取下来递给张海明。

随即,张海明开始在黑鹰的背包上捆无数的野草,再把背包捆绑在那个伞状物下方,使敌人从远处看起来就好像觉得有人借着伞状物的掩护在偷偷地潜行。

做完这一切后,张海明用力扯了扯那背包,觉得结实后才坐下,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三十六分了,再看看已过半边天的太阳,对着黑鹰轻声说道:“休息下,等太阳再稍稍过去一点再行动。”

黑鹰知道张海明是在等阳光在斜‘射’点,使山坡上的敌人感觉刺眼,影响视力时再行动。

这就是狙击手的经验,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包括阳光、温度等去影响敌人,从而为自己的胜出增加筹码。

两人静静的坐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压抑的吓人,一股淡淡的悲伤之意从他们心底升起。

这一刻,他们都陷入了战争最残酷的生死离别之感中。可是,他们无力改变什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干掉敌人,不惜一切的干掉前面的敌人,杀出一条血路。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光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张海明这才猛然抬头看了看表。

已经是下午三点四十六分了。

“行动!”张海明的声音低沉而又带着壮士一去不复返得悲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