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79章 巅峰狙战(九)

第二百七十九章 巅峰狙战(九)

时间紧迫,黑鹰的存在是整个行动取胜的关键,不能让敌人发现他。

不得已,张海明只得冒险又把那假人从树干的左边伸了出去,这次伸得比较急,伸了一下就立即缩了回来,然后又伸出去看了下,再迅速地缩回来。

敌人还是没开枪!

张海明想了一下,又把假人从树干的右边快速伸缩了一下。

敌人依旧沉默!

他妈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呀!

猎鹰咬咬牙决定亲自上阵,只见他冒险地伸出脑袋迅速向外看了两眼,结果让他很失望,敌人好像知道了他这套把戏,任你千般变化,我只守住一点。

没法子了,张海明狠狠地捏了捏假人,正要把它抛出去,却猛地看到了脚边的那根长木棍。

突然,他脑子里有了主意,只见张海明把假人捆在木棍上,两边拉上绳子,然后一点一点地把假人往树干上递,从远处看去,就好像有人在悄悄地爬树。

果然!

“嘣!”

张海明大喜,以为敌人终于上当开枪了,可立刻就感觉到不对,因为木棍上并没有传来丝毫的碰撞力度,难道是对方失手打偏了?

还是说他们发现黑鹰了?

张海明焦急地看向黑鹰,却见他紧靠着树干对自己笑呢。

同一时间,黑鹰见张海明看向自己,他解气般地指了指山坡,然后举了举枪,再猛地握了一下拳头。

张海明大大地松了口气,他知道对面山坡上的那个狙击手已经被黑鹰干掉了。

事实上,张海明虽然没有使敌人开枪暴露自己的位置,可他的行动却成功地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最终,被悄悄埋伏在一旁的黑鹰干掉了。

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然而,张海明高兴得未免太早了!

因为,这时候苦瓜和他的副狙击手已经分别从两边包抄过来了。

却说张海明和黑鹰消灭了一个敌人后,又仔细地搜索了周围一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随后,张海明就在另一棵大树下做好了准备,为黑鹰过来作警戒。埋伏在这里的敌人已死,黑鹰已经没有必要再向猎鹰那样缓慢前进了,他所要做的就是尽快地跑向张海明。当然,在跑动过程中,要采用狙击手特有的跑动方式。

负责警戒的张海明对黑鹰迅速点了下头,他就开始行动起来。也不管有没有敌人,就像是独自表演似的,端着枪先是猛地向前跑动了四五米,然后迅速停下,接着又急速向前跑了两三米,一个猛子向前一扑,然后双手撑地,就地一滚,顺势站起来又跑,接着又把脑袋一低,猛地卧倒。

黑鹰频繁地变换着动作,目的只有一个使敌人无法掌握自己的运动规律,从而减少被人击中的概率。

就在黑鹰独自奔跑的同时,张海明正全神贯注地通过狙击枪的十字镜对周围进行仔细的搜索。突然,他从山坡顶端往左边搜索时,他猛地发现不远处的一片野草堆有点不对劲。

狙击手的直觉都是异常准确的,张海明相信了自己的直觉。他把枪口对准那片野草地,仔细分辨伪装得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敌人。

很快他发现一杆带着伪装的狙击枪正悄悄地从野草堆中伸出。

此时,黑鹰距他还有三十米远!

张海明小心地观察,现在不是急的时候,他必须要等待,等待对方露头的一瞬间。

时间一点点流逝!

机会也来了!

当那杆狙击枪伸出一半后就不动了,紧接着从野草堆中升起一堆小草,而小草的下面就是钢盔帽。

机会稍纵即逝,张海明知道,如果钢盔再上升一点,那就是对方开枪的时候了,所以,此时就是击毙对方的最佳时机,于是他丝毫犹豫地就扣动了扳机。

“嘣!”

枪响后,那个钢盔帽就像被人猛地踢了一脚似的,伴随着清脆的枪声弹向天空,最后落到一个小山坡的后面,而那杆枪也立即失去了支撑力般偏倒。

然而打中了敌人的张海明却立即侧身向树后躲去,凭着一个优秀的狙击手的直觉,他只是扫视了一眼结果,脑海中就立即浮现出两个字——假人!

“嘣!”

一颗弹头狠狠地击中了张海明躲靠的那棵大树的边缘,子弹穿过树皮,在张海明躲闪的瞬间击穿了他的右臂肌肉。

张海明没有想到敌人会如此狡猾,居然在见到狂奔躲闪中的黑鹰后还能如此沉得住气,抛开黑鹰不管不顾而先打自己。

简直是丧心病狂!

不过还好,张海明凭借着经验和超人般的反应躲过了这一劫难。

与此同时,刚刚还偏倒的那杆枪,却在那声沉闷的枪声响起后,迅速地被提起,瞄准了就要到达张海明身边的黑鹰。

但敌人并没有开枪,好像是在等待最佳的射杀机会一样,枪口缓缓地随着黑鹰而动。

终于,他扣动了扳机。

“嘣!”

张海明现在不敢乱动,尽管他为黑鹰担心得心脏快要跳出胸膛,但却无能为力。

枪声响起,张海明几乎是看着子弹头刺破空气,如同打入水中一样,形成一圈又一圈涟漪,不停地扩大,最终,狠狠地击中了正要一个跳跃而落到树后的黑鹰的左肩膀。血气立即扑起,黑鹰也如同在半空中被人当头打了一棒似的,猛然落地不动。

“黑鹰!”

子弹头刺破**所发出“刺”的一声,在张海明耳中是如此的震撼。

张海明双眼顿时就红了,脖子上的青筋瞬间就扩张了一倍,脑袋里一片空白,愤怒无边地怒吼一声,结果黑鹰却无动于衷。

“嘣!”

又一声枪响。

还好,经历过多次生死考验的张海明总算是被理智控制住了最后那一丝底线,他的手已经伸出去了,可半途又迅速缩了回来。

这一声枪响,子弹几乎是顺着张海明那即将暴露在大树的遮挡之外的脑袋而过,子弹冰冷的问候声立即让他退了回去。

该死的!

按照敌人的设想,见到同伴牺牲在自己眼前,张海明肯定会怒不可遏从而失去理智地去拉黑鹰。

所以当看见那双手从树后迅速伸向黑鹰时,苦瓜就向预料中的敌人脑袋的运动轨迹提前一点扣动了扳机。

所以刚才,要不是张海明在最紧要的关头来了个急刹车,他就真的完了。

“黑鹰!”

近在眼前,张海明却无能为力。

现实是残酷的,生与死考验着每一位战士的心灵。就连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的张海明也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感到非常无奈,收取敌人的生命是一回事,可看着自己亲如兄弟的战友牺牲在自己眼前又是另一回事了。

但是他还是理智地守在树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呼唤黑鹰。

可是,黑鹰没有回应!

时间仿佛停留在了这一刻,张海明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在敌方狙击手黑洞洞的枪口下,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颓废地坐在地上,心痛地注视着黑鹰。

然而就在张海明绝望得想要冲出去给自己的好兄弟报仇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黑鹰竟然微微地动了动左手的小指。

张海明欣喜若狂,同时也仔细盯着黑鹰的小指,那根手指正断断续续地敲打着枪管。张海明马上明白了黑鹰的意思,他在向自己发暗号:猎鹰,准备战斗!张海明惊喜万分,没有犹豫,这种场面虽然在演习中没有遇到过,可他却凭着与老搭档的默契,立即就知道了那意思,为了不浪费黑鹰以生命为赌注所创造出的机会,他顾不得流血的右肩头,借着树干的掩护,成直线方向迅速向森林里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