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67章 境外逃亡(八)

第三百六十八章 境外逃亡(八)

“现在怎么办?”看着穆杨驾驶着皮卡越来越远,徐峰看了看这一袋子美元,把脸转向陈阳。

“我在想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陈阳站在路边向左右张望着回答。

“我不知道。他做的这一切似乎有什么目的,但是似乎又没有,我还是不能相信他,虽然他救过我的命,但是如果我发现他真的背叛了国家,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徐峰很认真。

“杀了他之后呢?”陈阳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徐峰。

“我会自杀,这样我谁都不欠了。”徐峰也很认真的回答。

“你还欠我。”陈阳淡淡的说了一句之后转过头去继续张望公路前后,看看有没有过路车可以让他们搭乘的。

徐枫默然,他的确也欠着陈阳,看来这个问题很难解决了。

“你们去哪儿?”终于开过来一辆重型卡车,司机看到陈阳的手势之后靠在路边停下,探出头来问道。

“最近的机场在哪儿,我们是游客,从佛罗里达来,但是有个无良司机把我们丢在这里自己跑了。”陈阳装作无奈的样子耸耸肩说道。

“难道你们遇到那群黑鬼了吗?我想你们找错了方向,伙计们,最近的机场在佛罗里达的杰克逊维尔。”司机是个大胡子白人,听到两人被无良司机抛弃在路边上的时候哈哈大笑。

“那么向前的话,哪里有机场呢?你说对了,黑鬼,是的,他甚至掏出了手枪。”陈阳也顺着大胡子的话往下说。

“如果这一路的话,没有,不过你们如果在萨凡纳下车的话,那里倒是有车开往亚特兰大的,那里有机场,亚特兰大老鹰队,哈?”大胡子比了个鸟类展翅的样子眉毛一扬笑道。

“哦,那么我们可以搭个便车吗?我可不想再回去被黑鬼用手枪指着。”陈阳干脆顺杆爬了,主要是这边来来往往的车真少,错过了就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了。“上来吧伙计,要点啤酒吗?”大胡子友好的请两人上车,主要是两个人的体形在人高马大的大胡子面前实在是很瘦弱,大胡子也觉得这些东方人不堪一击,被黑人打劫纯属正常。“呃,谢谢。”陈阳觉得不应该拒绝大胡子的好意,再说不见得是个M国人都讨厌东方人,啤酒也是密封罐,做手脚可不容易。“现在来M国旅游的东方人是越来越多啦,当然,也少不了来这里找工作的。不过我看你们似乎都是做生意的或者是游客,所以我才载你们一程,要是换了穿着别的服装的,我可不会这么好心。说真的,现在M国的失业率已经很高了,而你们东方人,对,尤其是中国人,很低的薪水你们都会做,抢我们的饭碗啊!”大胡子一边开着车一边和两个人说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不是来找工作的呢?”陈阳被大胡子的开朗逗笑了,这大胡子还真的什么话都说。

“很简单,打工的怎么穿的起这么高档的衣服?你们这一身行头最少也值五千美元,你要知道我一个月才挣三千美元,穿着五千美元的衣服站在路边上,不是被打劫了就是迷路的游客。如果打工的他们只会穿几十美元的工作服,谁会舍得穿着五千美元的衣服站在这荒野中?”大胡子很有道理的给两个人分析自己的推论。

陈阳和徐峰对视一眼,苦笑,怪不得两人拎着装着武器的袋子走在酒店里都没人多看一眼,原来是身上这身行头的问题。

也是,谁会想到两个刺客穿的这么奢华?

电影是一回事儿,现实又是一回事儿,现实里面的杀手不见得都是西装革履腰缠万贯的,更多的杀手还是找一些没人注意的角落藏起来,有几个杀手光明正大的住进高级酒店的总统套间的呢?

尤其是过来之前和警察们干了一仗,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损,头发也比较乱,而且还有不少土粘在上面,任谁一看都知道这两位没被人家用枪崩了已经算很幸运了。再加上徐峰身上还有一股子硝烟味儿,这一切足够让大胡子怀疑自己二人被抢劫了。

想到这里,陈阳不得不佩服穆杨的想法,他把电影上的东西搬进了现实,也许有人相信电影里面演的东西,但是大部分人认为电影只是电影。穆杨的做法就是完全不按照常规来,怎么玄乎怎么搞。总是出人意料的话,自然也就没人搞得明白他下一步要做什么,因为他总是出人意料。两人的苦笑让大胡子误认为自己猜中了,连忙端起啤酒说道:“没关系,我会把你们送到车站的,如果没有钱买车票,我不介意资助你们一点儿,你们要知道M国人还是很热情的,来,为了我们的偶遇干一杯!”

“干杯。”陈阳举起啤酒罐笑道。“干杯。”徐峰也只好这样做。一路上大胡子开朗的说说笑笑,陈阳二人掩饰了自己的身份说自己是中国后裔,分别定居在日本和D国,大胡子笑着说两个人一定是第一次来M国。两个人很奇怪大胡子怎么看出来的,大胡子笑呵呵的说道:“如果你们要进行跨洲界旅行的话,最好不要坐出租车,尤其是黑人的,因为很可能他们是某些帮派的成员。最好的办法就是坐城市之间的公车或者租赁一架飞机更好,反正你们也不缺钱。如果你们想自己驾车旅行的话,M国是有汽车出租服务的,所以说你们一定是第一次来,先生们。”“看来M国不是天堂。”陈阳耸耸肩笑道。“天堂和地狱只有一毫米的距离,这里充满了惊险和刺激,当然,还有更多的财富,要不然,你们来M国干什么?”大胡子把拇指和食指几乎贴在一起的比划着哈哈大笑。陈阳和徐峰也笑,他们发现原来哪里的人都一样,不管哪个国家都是如此,总是不缺警察和好心热情的人。可惜的是,他们不能说出自己真实的身份,如果不是身份所在,陈阳和徐峰不介意多一个大胡子这样的M国朋友。不过,他们似乎也明白了一点为什么穆杨会选择在国外晃悠着生活而不是在国内生活了,老外似乎不太会耍心眼儿。重型卡车马力强大,开的也很快,这不是因为车好的原因,而是因为M国人很遵守交通规则,该怎么开就怎么开,该停就停该让就让,什么车走什么路都很规矩。极少发生有人横穿马路或者逆行驾驶的情况。所以在高速公路上什么车都开得飞快,完全不担心会不会撞到人或者车什么的。当然,如果有人喝醉了那就很难说了,毕竟M国人似乎并不禁止酒后驾驶,警察只关心你体内的酒精度含量是多少,只要不超过法定含量,喝酒开车也没人说你是错的。

到了萨凡纳,陈阳二人下了车,大胡子很热情的撕下一张纸,写下自己的姓名和电话,一再的说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需要帮助,给他打电话,虽然大忙可能帮不上,但是货运司机的朋友很多,总能帮上点什么忙的。

告别了大胡子,陈杨二人找到了车站,坐着公车前往亚特兰大国际机场,一路安安全全的不提了,转回头再看穆杨。

穆杨和陈阳二人分手之后,开着皮卡继续沿着佐治亚州前往南卡罗来纳州的洲际公路前行。

在萨凡纳,穆杨丢掉了皮卡,只带着轻武器乘坐了火车前往南卡罗来纳州的北查尔斯顿市,然后从那里坐车向西北方克鲁米巴市行进,那里有一个小型机场。

在机场的厕所里,穆杨拿出染发剂,把自己的头发染成了纯白色,拿出蓝色的隐形眼镜把自己的眼珠子变成了蓝色,又在嘴上贴了一条小胡子。然后拿出一份加拿大的护照放在一边,又把手枪丢进马桶的蓄水桶里面,最后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嘿,迈克,我想你已经收到我给你的礼物了,对吗?恩,你先随便找个地方住下吧,当然是高级酒店,他们不会想到你会在高级酒店的,他们想不到你有足够的钱。你就安心的住两天,很快我就会到那里的,放心,他们找不到我。你自己也保重,伙计。”穆杨收起电话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他似乎忘记告诉陈阳两个人怎么和他联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