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68章 境外逃亡(九)

第三百六十九章 境外逃亡(九)

事实上,事情到了这里的时候,似乎三个人,哦不,四个人,应该现在是有惊无险的离开了M国才对,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缺陷了,不是吗?当然不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未免也太小瞧FBI的能力了。

穆杨这边没出什么问题,他倒是直接飞到了安克雷奇国际机场,并且很顺利的联系上了迈克并见了面,这对于他这个可以算得上是老狐狸的家伙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出问题的是陈阳和徐峰两个,他们现在在逃亡。迈克可不是FBI唯一的高级探员,他这个级别的高级探员在FBI上层依然保持着一个不小的数目,所以,迈克失踪之后,另一位高级探员麦克就接了他的班。不要惊讶为什么会出现读起来差不多的音的名字,这就是传统,就像CIA的探员总是使用喜欢用差不多的名字,这样可以混淆视听,毕竟在M国来说,无论是迈克无疑是非常常用的名字,这一点儿都不奇怪。

这个麦克的能力甚至比上一任的迈克能力更强,眼光敏锐,嗅觉灵敏,不是在骂他,这是真的。当然,这个嗅觉是指对事情的微小疑点的敏感度方面而不是真的说他的鼻子很灵敏,不过他那张圆胖脸上长着那么大的一个突兀鼻子似乎在嗅觉方面也的确不差到哪里去。他现在就在端着一杯咖啡坐在办公桌前仔细的核对上一任给他留下的烂摊子,而且他还真的抓住了FBI们忘记的东西,那就是刺杀藤田刚一郎的刺客是谁。

经过严密的调查取证,麦克从藤田刚一郎被刺杀那天的报案中发现了一个看起来似乎是无关紧要的案例,一座高级酒店的报案,说他们的总统套房阳台的玻璃门被人恶意破坏了。

麦克不放弃任何一个疑点,他亲自到了那间房间去看了一遍。终于被他发现这里的阳台对着两公里外的那所藤田刚一郎所居住的房子,如果刺客使用大口径狙击步枪的话,完全可以从这里进行刺杀。而这里的房间全部是有着非常好的隔音效果的,枪声根本传不出去。

麦克查询了当天的住宿记录之后发现住在这个房间的是三个人,而且这三人有不同的国籍,但是根据吧台的服务人员回忆,三个人是一起来的,而且三个人都具有东方人的特征。

三个不同国籍的东方人住在一个房间?谁也不会相信这三个人没有任何联系。但是三个人却不属于同一国籍,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护照是假的。当麦克拿出从CIA调出的幽灵档案上的相片的时候,服务员一口咬定三个人中有这个人,因为他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而且很有礼貌,东方人身上有西方人的优雅并不常见,所以服务员对他的印象很深刻。然后根据服务员的口述,形象专家模拟出了其余两人的相貌,经过服务员和更多的目击者细化的叙述之后,最终确定了其他两人的虚拟形象,根据得到的线索,麦克发出了对其他两人的通缉令,并要求所有人注意三个东方人一起的目标。麦克这一手的确出乎穆杨的意料之外,虽然CIA也有相貌还原专家,但是他可是先让陈阳和徐峰两人经过了一个月的折磨之后才让他们进行的刺杀。胡子拉碴的样子虽然好认,但是阿拉伯人和东方人样子差不多,留起胡子一般的外国人根本搞不清楚是阿拉伯的还是伊朗的。

可问题就在于穆杨倒霉的遇到了一个记忆力超好的服务员把他记了个清楚。

不过穆杨变装了,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陈阳和徐峰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只是刮了胡子而已,护照什么的都没换,他们也没第二份护照可以换。所以,很不幸的,他们在候机大厅被警察发现了。

手无寸铁的二人打翻了四名警察抢夺了四把小口径转轮手枪之后,逼着一名出租车司机把他们送出了亚特兰大市,然后给司机丢下一把美元仓惶而逃。

他们不该让司机活着的,因为司机等到二人看不到影子的时候,惊魂未定的拨通了911报警电话,告知了两人的去向,于是大批的警车和警用直升机按照司机说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是说护照没问题吗?怎么警察看了我们的护照就拔枪了。”徐峰一边走一边拨开阻挡视线的树枝,手里的手枪机头大张着随时准备射击。

两人不敢走公路,只好顺着太阳和植物的生长判别方向穿行在树林里。

“我怎么知道?一开始不是挺好用的吗?怎么才过了一天不到就失效了?”陈阳也是一头雾水,但是很明显这护照没出问题,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买到机票。只有一种可能,他们暴露了,否则警察不会单单注意他们两个。“现在我们怎么办?”徐峰走了一阵停下来辨别方向。“要是有份军用地图就好了,民用的地图只介绍街道,这片树林地图上根本就没有。我只能大概的知道我们现在正在向正北方前进,如果根据地图上来说的话,我们很可能走进田纳西州的大雾山国家公园。”陈阳摊开在机场顺手拿的M国地图仔细的看着说道。“穆杨说我们在哪集合?阿拉斯加州?离我们多远?”徐峰抹了把汗,把西装脱掉塞进手里的提包。“阿拉斯加?太好了,我们需要横穿整个M国,要么就横穿整个加拿大,你说有多远?”陈阳皱了皱眉头收起地图。

“真好,我们要徒步穿越世界国家版图第一大和世界第二大的两个国家,我想我们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徐峰翻了个白眼儿说道。

“如果抱怨能够解决我们现在的困境的话,我也许比你更会抱怨。现在我们应该考虑一下该怎么到达集合地点,哦,好像穆杨忘记了给我们联系方式,这下更完美了,我们被丢在这里了。”陈阳靠在一棵树上休息。

“也许他是故意的。”徐峰也累了,一个月的折磨让他们的身体体能下降了不少,然后就是进行行动,然后就是逃亡,直到现在,他们两个人刚才最少跑了十几公里,而他们还没吃早饭,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也许不是,不过我想我们现在不该想这个问题,好吧,全当是一次训练好了,我们来制定一下作战计划。”陈阳喘了会儿气,走过来把地图铺在地上仔细的看了看说道。“我们一路向西北进发,到了田纳西州向东南走,然后正北穿过肯塔基州,从俄亥俄州上去,通过密歇根州进入加拿大,然后从加拿大进入阿拉斯加。天啊,我终于明白穆杨为什么要从阿拉斯加走了,在迈阿密完成任务之后最快的逃离路径本来应该是从巴哈马逃离的,但是M国的情报部门也会在那些地方加大防卫力度,但是这种横穿M国甚至要穿越加拿大的逃亡路线还真的,很胡闹!”陈阳忽然发现穆杨制定的撤退路线实在是太恶搞了。如果不是意外的话,谁也想不到他们会用这种冒险的方式离开M国,因为这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基本上不可行,路程太遥远了。谁也不会选择这种危险的长途逃亡路线的,略微有点儿脑子的人都会走最近的道路离开M国,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很简单,路程越远,暴露的几率就越高,那么被抓的几率也就越高,死亡率更高。

而路程越近,给对方的反应时间越短,暴露的几率也就越小。尤其是被情报部门盯上的结果更糟糕,就算路程近点儿他们的反应速度都会很快。

穆杨又一次用了逆向思维,那就是什么不可能,他就干什么。

在满是住户的酒店里面用大口径狙击步枪狙击几公里以外的目标,这种事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不会这样干,因为目标太明显了,大口径狙击枪的声响难以隐藏。但是大部分人都忘记了总统套房这种东西的存在,这种房间的隔音效果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一天之内动用N多佣兵和恐怖组织对一个城市的银行进行抢劫作为佯攻,这更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谁能让那么多人帮忙呢?而且是在M国搞这么大规模的行动?不过根据穆杨的所作所为来说,也不是不可能,佣兵团他有朋友,恐怖组织他找的都是反M的,那些狂热的反M主义者只要有机会,不给钱也乐意给M国找点儿麻烦,何况是有人请着给M国找麻烦?

现在他又搞出这种长途奔袭似的逃亡计划,谁能想到他设计的刺杀那么出人意料但是逃跑却这么白痴?“这种逃跑方式只有白痴才制定的出来!”徐峰一看地图傻了眼,气的大骂。“也许这种白痴型的逃跑方式才不会有人干,不是吗?如果你我是M国情报局的高层,你会认为我们会选择这种白痴路线吗?”陈阳想了想说道。

“我说了,只有白痴才走这种路线,根本不可能有人这么干,这简直就是自己找死的方式!”徐峰回答。

“那你认为我们在干什么呢?”陈阳笑着反问。“我们在……”徐峰愣住了,现在自己正在干这件事儿,如果不是机场那里出了意外的话,这件事儿已经成功了!“有时候聪明人总喜欢把对手想的比他还聪明,其实有些办法简单到了孩子都会做,但是往往这种简单的做法会被聪明人抛弃,我现在明白为什么穆杨不会被抓到了,他总是用你忽略掉的方式去做事。”陈阳笑道:“利用人们思维的盲区,这就是他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