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48章 国之利刃

第四百四十九章 国之利刃

女兵们熬过了体能和战术基础训练,进入武器操作与使用的训练课目,她们本以为会轻松一些,没想到体能和战术基础训练照样穿插进行,而且各种课目都向早操时间挤。

这样一来,女兵们在每天起床后都有痛不欲生的感觉!

虽然她们都觉得自己无法忍受下去,马上就要崩溃了,但一天又天的挨了过来,似乎她们已经习惯了在苦累中生活,她们感觉有些奇怪,是不是自己天生就有受虐倾向。

于是每天训练结束后,军医来检查身体的时候,都会有女兵问到这个问题。军医的回答是,你们的身体已经变得强壮起来,适应了这种高强度的训练,思维上也有了惯性意识,所以对训练的抵触情绪变小了。

孙妍和军医开玩笑说,那就是我们已经习惯了受虐待!

军医非常认真的告诉孙妍,可以这样说。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训练的队伍也在一天天的缩小,最初的三百多人一起出去跑五公里的那种场面虽说不上壮观,但绝对可以说气势压人。但现在只剩下百十来个女兵了,她们再出去跑步时很难听到大部队一起行动时的喧闹。

离开集训队的女兵,全部是被残忍的雷同赶走的!

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通过考核的女兵离开,林涵溪她们并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她们相互之间呆的时间不长,也没什么感情,而且那个时候她们累得要死,只想睡觉,没有力气再去伤感。

但撑过第一次选拔进入正式阶段的女兵们,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再被雷同赶走时。林涵溪她们有了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到后期越强烈。

这种共同抵抗大山一样的苦累,无边无际压力、轻视、漠视、得不到尊敬,唯有敞帚自珍下建立起来的友谊,就像在战壕中建立起来的友谊一样深厚,女兵们早已经把恶魔一样的雷同当成了自己的敌人,咬紧牙关互相鼓励着、坚持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他们打败。

每一个被通知退出训练的女兵在离开集训队的时侯,无一例外都会号啕大哭,她们舍不得自己的战友,她们不相信自己以命相搏,最后竟然失败了。

当然了,留下的女兵们也会陪着她们一起掉眼泪,她们在离去的战友身上找不到胜利者的感觉。战友的离开就像在战场上战友牺牲在自己怀里的一样,战友们越来越少“敌人”越来越强大,自己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不知道下一个离开的会不会是自己。

但她们也很自豪,退出训练的女兵没有一个是自愿退出的,她们都是在身体受伤或者无论怎么努力也达不标准的情况下被迫退出的。她们也是强者,也是兵王,她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教官的尊敬。

事实上,每一位女兵退出训练的时侯,雷同他们都会全体集合,以庄严的军礼相送。

这些铁石心肠的教官也用实际行动告诉离开的女兵,能撑过这么长时间的魔鬼训练,你们也是强者,只是这里并不适合你们。

留下的女兵们在想起来漫长,过起来短暂的一天天中渡过,她们在雷同的烈火重锤下,逐渐锻炼成一块块可以打造国之利刃的精钢。

两个月的时间,女兵们都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她们真正体会到了强者无敌的快意。

格斗训练,在相互如同遇见仇人一样的拼命撕打中锻炼的炉火纯青,抗击打能力比一般的男兵都强,连续挨上四五下重拳晃晃脑袋就像没事人一样重新扑上去。

雷同他们开始反复告诫女兵们,以后只准与雷同他们这些教官或者集训队的战友们进行这样的训练,将来如果回到自己所在的部队,一定不可以像现在这样拼命打人。

女兵们问为什么,雷同不耐烦的说,不想进监狱你就听我的!

女兵们想了想,雷同大概是怕她们下手没轻没重,打伤了那些细皮嫩肉的女兵。的确,她们现在感觉自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力量比以前不知道翻了多少倍,要是真全力以赴呃话,说不定真可能进监狱。

在射击训练上,这些女兵虽然不能称为神枪手,但距离神枪手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射击是力量与技巧的完美结合,女兵现在不缺力量,3。5公斤重的81-1式自动步枪原来拿在手里还有些沉甸甸的感觉,现在拿在手里像捏了根木棍。

每当雷同再干出让女兵们痛恨的事情,这根木棍就会被她们捏的吱儿吱儿响。

力量够了操枪当然就稳,女兵们据枪瞄准的时候,枪就像长在她们身体上的原装零件一样纹丝不动。

这手功夫是在雷同近乎变态的训练方法下练就的,他们不但在女兵训练的枪口上挂水壶、挂砖头,还在枪管上放玻璃球。枪管是圆的,玻璃球也是圆的,女兵们呼吸大一点玻璃球立刻就会滚下去,然后雷同就会说她们的臂部力量不够,还需要锻炼。

于是,女兵们会做五百个俯卧撑然后再据枪瞄准,玻璃球掉了再作俯卧撑。

刚开始这种训练的时侯,所有的女兵都在心里骂雷同他们这群人变态、折腾人,然后又骂兵工厂的工程师们死脑筋,你们就不会把枪管做成方的吗?要是再有个凹坑能把玻璃球放进去最好了。

林涵溪就认为这种训练方法不切实际、不科学,但她又不能直接指责雷同,只好变着法子建议,枪管上挂重物不科学,会压弯枪管影响射击精度。

雷同先是说,那你不会修正吗?

林涵溪还想再说什么,不过可怜的她被罚跑五公里,直到累趴下,这就是多嘴的下场。

射击技巧训练,其实就是实弹打靶!

静止目标,显隐、移动目标,在不同距离上轮番的打,打体会、打速度、打精度,雷同在射击训练上总有练不完的课目。打完了手枪是轻冲、微冲,冲锋枪完了是步枪,然后是轻机枪、重机、高机、迫击炮。

弹药像是不花钱似的一车车的往射击场上拉,打的女兵都心疼的说,咱们这一段时间每个人至少也消耗个万儿八千块了吧!

雷同嗤之以鼻的说,呵呵,要谈到钱,那两发51式手枪弹就一块钱,算算你们打出去多少了?

女兵们立刻有了烧钱的感觉,手枪弹那么小的东西都要一块钱两发,那步枪弹、机枪弹、迫击炮弹呢?这些天,她们对弹药消耗量的概念是,弹壳是成麻袋成麻袋的运回去的,炊事班作饭天天用的都是她们拣回去的手榴弹木制握把碎片。

雷同乘机刺激女兵说,你们打出去的弹头已经几倍于你们的体重,再练不好那就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对不起部队,对不起枪,就连天天被你们打得靶子都对不起。

女兵们深有负罪之感,再打起枪来瞎突突的事情再没有发生过。不间断的训练让女兵们雄心勃勃,她们觉得自己已经可以面对任何想象不到的困难,可以去完成任何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第一次选拔,一昼夜行军80公里,她们感觉就像是横穿地狱又回到了人间。现在负重五十公斤行军80公里感觉就像玩儿似的,虽然每次也累得气喘吁吁,但只是累,就像老农们天天下地干活天天喊累,但他们对干农活并不害怕。

以前山地行军遇到峭壁,她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绕过去,现在她们觉得不翻过去简直对不起自己的这身本事,再高的峭壁也要翻。翻不过去的峭壁,就成了她们统一的目标,等翻过去之后她们又会去寻找新的目标,并乐此不疲。

张海明对女兵这种有些神经质的做法有些疑惑,雷同告诉他说,这是女兵在报复呢,第一次选拔的时侯这些悬崖峭壁没少让她们绕路。

听到这话,张海明立刻又有了让她们跑十几个个五公里想法!

因为这些女兵前几天说,她们喜欢喜欢征服大山的感觉!

现在,女兵们回头看看自己走过路,再看看自己现在的变化,均是沾沾自喜。但雷同却总是说,她们现在的水平如果于真正的特种兵比起来,如同幼儿园大班毕业的孩子和清华大学的高材生相比较,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优秀的单兵素质是构成承载特种侦察技术的一个平台,而她们距离完成这个平台,还有很长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于是,女兵们就很不服气的问道:“我们都通过侦察训练了!”

雷同哈哈大笑,很是讥讽的说道:“丫头们,你们学的那只是皮毛,特种兵也是分等级的,为啥有的特种兵在团一级,有的特种兵在师一级,而有的特种兵还保护国家元首?”

“好吧,既然你们不服气,那我问问你们,美制爱国者导弹的诸元是什么,如何才能让它失去作用?”雷同见半信半疑的女兵,只好继续打压她们的气焰。

“滲透进去炸了它!”有的女兵信心十足的回答。这个奇葩的回答让雷同快要笑出了眼泪:“你以为自己是奥特曼呀,都像你们这样思考问题,什么都完了。”最后,雷同认真的对所有的女兵说道:“慢慢学吧,特种侦察可不是一根绳子一把刀能翻山越岭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