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49章 酸甜苦辣

第四百五十章 酸甜苦辣

雷同变态的训练还在继续着,手榴弹、手雷投掷他们要求女兵在三十米的距离上投进半平方米大小的窗口内,比刚开始训练的难度提高了一倍。

发射枪榴弹,他们给每个女兵发上三枚橡胶教练弹,然后在二百米外划上三个直径1。5米的圆圈,要求女兵把枪榴弹分别打进三个圆圈里。这又是让女兵们认为不可能完成的训练,但是最后她们还是完成了。

她们感觉自己在不断创造一个又个奇迹!

撑过这一波训练后,雷同稍微把女兵当人看了,训练中喝斥声少了很多。不过女兵们的想法和教官的还是有所不同,她们认为能撑过头两个月基础训练,就已经具备了成为特种兵的条件,至于技巧、技术等等问题,谁也不是天生就会,慢慢训练就可以了。

这种认同,没有当过班长的人是不会有深刻的体会的!

谭雨当过班长,所以她对这种认同有很深的体会,带新兵的时侯,她认为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说上十几遍做上好几遍示范动作,新兵还是学不会。

当时,谭雨就觉得这个兵怎么就这么笨,如果心情好语气会温和一点,如果心情不好那就是电闪雷鸣了,等这个兵学会了,她又觉得这个兵还可以。

但谭雨,或者是这些当过班长的女兵似乎忘了一点,她们也是从不会,到会,到精通的,雷同对新兵的认同与谭雨对新兵的认同是一样的。

说句心里话,雷同真的很敬佩这些韧性超常的女兵,从刘若楠身上他们看到了一个女兵不屈不挠的精神。而谭雨身上有农村姑娘特有的那种坚韧、顽强,而且她万分珍惜这次可以跳出龙门的机会。

雷同他们也知道谭雨想借此提干的想法,但没有反对的意见,依靠自己的能力、双手去争取好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对。而且张海明还曾单独找她谈过心,告诫想争取提干是好事情,但不要迷失在这里面。

那次,谭雨苦笑着把她打伤女兵的事情说了出来,她说,这是她终生难忘的一个教训。

从那以后雷同再没有关注过谭雨,他们完全相信谭雨会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来完成这次训练。

至于对孙妍、刘若楠这两个胡搅蛮缠的角色,雷同他们就有些无奈了。

这两个丫头,总是让自己处在最舒服的状态,训练成绩永远都游移在最危险的边缘。不是她们没有能力争取最好的成绩,而是不想去争取。

雷同对她们这种随大流混日子的做法很是看不惯,曾经无数次的修理过她们。但这两人就像是橡皮筋,你拉一把,她长一长,你刚一放手,她立刻就会缩回去。

于是,雷同就开始有些厌烦,想通过扣分的办法把她们赶走。但扣来扣去,来训练的女兵走得也不少了,她们还在集训队混日子。这两人心里明白得像明镜似的,估计今天被扣了分距被赶走不远了,明天或者连续几天一定会拼命的训练把失分找回来,然后继续放松。

雷同他们自是气得要命,但扣分、加分都要存档,而且作为一名堂堂正正的教官,总不能对两个女兵干些拿不上桌面的事情吧。这两人天生就是鬼心眼,对什么事儿都大大咧咧满不在乎,但真要是上来那股子斜劲,还真没发现她们怕过什么。

有一次演习训练的时侯,这人连个作战计划也没有,拿着张地图就窜到了对方的基地搅了个人仰马翻。你说是侥幸吧,有点以偏概全,她们还真有点本事,你说这不是侥幸吧,可是一个军人不会干那么没谱的事。

于是,张海明就去找雷同提议把这两人送回去,别回头又给他们添乱。

然而,雷同却反问,她们不及格吗?她们违反纪律了吗?

张海明无奈的耸了耸肩说,她们消极训练。

雷同又问,有积极的时侯吗?

张海明回答:有!

雷同听到这话当时就乐了:那不就结了,为什么你们不能让她长期积极下去呢?

后来,张海明就想让孙妍、刘若楠这两人积极起来,但她们还是那副任我行的样子,拉一把,窜一窜,你松手我就滑回去。

最后,张海明实在没招了,只好抓住机会狠扣分,少加分或者该加分的时侯不加分,但这两人总是有办法得到分数不给张海明赶走她们的机会。

时间久了,张海明竟对刘若楠、孙妍表现出来的桀骜不驯、韧劲和荣辱与共风,雨同舟精神有些喜欢了。最让张海明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像条鼻涕虫一样的陈琳竟然挺过来了,虽然她的排名永远靠后。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陈琳应该是水泡做的,高兴哭,不高兴也哭,训练的时侯哭,晚上睡觉的时侯还哭。张海明实在搞不懂,她要在身体里储藏多少水分才能保证制造出这么多的眼泪。

张海明也想把这个提起来一串,放下来一摊,摔到墙上一片的陈琳给赶走,但她却带着泪痕一路就这么挺过来了。有时候,他们已经习惯通过陈琳眼泪的多少,来判断她对某个课目畏惧心理的多少了。

其实,林涵溪她们对软弱不堪的陈琳能撑过这么高强度的训练,也是满怀的不解。她们满怀担心不眨的眼注视着陈琳,每当看到她快要撑不住了,正想过去拉一把。陈琳却在一通低泣之后,自己爬起来渡过难关。

林涵溪她们对陈琳能撑过困难的动力来自哪里一直搞不明白,去问陈琳吧,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女人们在遇到无法逾越的困难时,通常会大哭一通,把心里的苦闷全部发泄出来,然后会再次翻跃必须翻跃的困难,这也是女人通常比男人更能忍受苦难的原因。

今天上午的训练课目是“熟识外军的轻武器装备”,女兵们对这个课目期待已久。通过看外军的主流轻武器装备的图片资料,她们早已经见物知名各种诸元滚瓜烂熟,但实物还从来没有见过。来到靶场,张海明站在一张长条桌后面,女兵报告完毕后,招招手说道:“过来,都凑到桌边来。”张海明喊得轻松,女兵们自然就没规矩的蜂拥而上,看着张海明拿起一支支步枪如数家珍般的介绍诸元:“这是美制M16A1自动步枪,口径5。56毫米,在使用SS109和M193式枪弹时,射程分别为600米和400米,这种枪除装备美军部队外,还装备了日本、印度尼西亚、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我国台湾省等55个国家和地区。”

“这种枪和美国大兵一样娇贵,以后如果有机会使用它,千万记住,一定要像敬祖先一样敬着它,不能让它粘上泥沙、枪管里不能有积水、轻拿轻放,要不然炸了膛或者打不响,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张海明加重语气嘱咐了一句:“把这种枪给我玩熟了,明白吗?”“明白!”女兵们盯着一桌子的外军武器双眼放光,她们急切的想把枪抓到手里,去靶场上打一通与我军的制式武器比较一下优劣。“这是德制的G3自动步枪……”张海明不急不缓的讲完了一支又拿起一支,女兵们急得抓耳挠腮,这些资料、诸元她们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

张海明的讲解也没个新意,实在是听不上劲儿。

直到张海明开始分解、结合武器,女兵们这才重新打起精神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操作。

张海明把所有的枪械分解、结合一遍后,接着挥挥手说道:“排头至排尾顺序,每人一支学习分解结合,练熟后向下传,明白了吗?”

“明白!”女兵们觉得张海明就像个女人,实在太罗嗦了,她们迫不及待的把枪抓在手里开始操作,桌面上立刻响起一阵嘁哧咔嚓零件轻微碰撞声。

枪械的发射原理与部件组合大同小异,女兵们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把所有的枪械拆装了一遍。

几名女兵抱着枪请示说道:“教官,帅哥,让我们打几枪吧,看看是我们的武器好,还是外军的好。”

张海明听到帅哥两个字立马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们会提这样的要求,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

张海明说着向桌子下面努努嘴接着说道:“看明白了是什么枪上的弹药再打,这些枪可是花外汇买来的。还有啊,每种枪的子弹都不多,你们轮流打打体会,意思到了就得了。谁要是抱着不撒手,小心我让她跑五公里!就位!”

女兵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跑上靶台,按照口令开始射击。张海明虽然说是意思意思,但是每种枪每个人还是打上了一个弹匣。

因为子弹少,女兵们打得很细心,打上几枪就要品品滋味找找外军枪械与我军枪械的不同点和共同点在那里。她们觉得外军的枪械普遍人机工效好一些,也就是以人为本的思想在枪支上体现的比较明确。这些枪普遍的使用觇孔式瞄准具比我军的照门、准星式的瞄准具好用,但不利于近距离的快速瞄准。枪支虽然做的精细,但大部分枪支的精度还比不上我军的81式自动步枪。外军的枪支种类中不少还有三发点射机构,女兵们立刻哀叹:“要是我们的81杠上也有这种装置,我们怎么在一天内被罚跑四十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