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54章 默契配合

第四百五十四章 默契配合

“哼,50号,你少在这里给我阴阳怪气,我可不吃这一套。”68号说完跪姿据枪,对搜索正面倒退着向她靠拢的林涵溪喊道:“27号,你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让大家都扣分?”

“我去。”旁边的刘若楠被她的恬不知耻气得笑了,68号脸一红立刻接口说道:“去你妹呀。”

刘若楠勃然大怒,脖子一横就要动手,李月和谭雨同时扑上去把她拉住,不过陈琳却跳起来站在68号的身后做好了偷袭准备。

随行的雷同从黑暗里再次现身,伸手指着刘若楠、68号、陈琳她们三人说道:“你、你、还有你,各扣1分。”

林涵溪笑嘻嘻的赶上来说道:“楠楠,你也是,68号一点常识都没有,你和她一般见识干什么?她说去你妹,你怎么不问问,她怎么知道去你妹的?”

林涵溪扭头笑嘻嘻的对68说道:“姊妹,你怎么知道去你妹的,莫非你就是去你妹?”

“你什么意思?”68号不高兴的说道。

“没什么意思,可能这个问题有点高深,有时间我们单独讨论一下。”林涵溪认真的说道。

“27号,你也被扣了一分。”雷同低沉的声音从黑暗里飘出来。

“明白。”林涵溪笑嘻嘻的对68号说道:“班长,赶紧履行你的职责,但愿你不要把大家指挥到埋伏圈里去。”三分钟后,队伍再次出发!一路上平安无事的到达了F点,女兵们找到了雷同指定为敌司令部的巨石。前前后后的拍照“留念”后,李月测量好参数,陈琳通过电台用密语把参数传回了基地,正准备返回。不过这时候,雷同突然现身说道:“这次任务完成了,基地命令你们向T点前进。两小时后出发,现在27号是班长。”

“是!”林涵溪站起来说道:“环形防线,该谁第一班哨兵了?”

女兵们夜间站哨都喜欢站第一班或者最后一班,这样可以睡一个完整的觉。为了避免产生争执,她们按照编号顺序轮番站第一班哨。今天轮到刘若楠了,所以听到林涵溪的问话,她很是自觉地站起来抱着枪,放哨去了。

刘若楠姗姗的离开后,其他女兵赶紧把雨衣拿出来铺好,卸下背囊放在头前当作掩体,准备睡觉。

“大家先不要睡,把鞋脱了,检查一下脚上有没有起泡的。”林涵溪脚上起过好几次泡,尝过那种钻心般疼痛的滋味。她知道脚上有泡,绝对会影响行军速度拖累全班。

简单的看了一遍,队伍中一共有三个女兵的脚上起了泡,按照正常的程序要用针穿刺放出细胞液,然后穿上几道用酒精消过毒的马尾或者头发,最好再用火把起泡的皮肤烤干、烤硬,防止再次起泡。

这种活,在夜间不允许照明的情况下,一个人干不了。两个脚上起泡的女兵,罩上雨衣挡住灯光,把对方的脚抱在怀里开始处理伤口。

林涵溪罩上雨衣忍着刺鼻的臭咸带鱼味,主动给另一个女兵处理完脚伤,又跑去找到雷同要了酒精灯分给三个女兵烤伤口。

处理完伤口的问题,林涵溪又罩着雨衣,打开手电筒看了一会地图,划出三条前进路线后,不过时间一长,她眼前的那复杂的地图就变得一阵阵模糊起来。林涵溪使劲晃了晃脑袋,抓起笔继续做计划,写了不过三四行字,她手里的笔和电筒一起掉在了地上。

林涵溪觉得这不是个办法,她决定依靠集体的智慧,集思广益或许有更好的行军路线,所以她通知哨兵提前半小时叫醒她,然后放心大胆的睡着了。

此时,随行的雷同早已经睡得鼾声大作,他根本不会管女兵们做的对与错,这些女兵只能靠自己在一次次的失败中吸取教训,总结经验。

距离出发前半小时,林涵溪被哨兵叫醒了。她迅速把女兵们集合起来,在地面上划出三条行军路线,然后用一个个小石子代替她们摆在路线上,讲解她的计划。

众人都听得非常认真,只有68号不断的报怨,不应该把大家提前叫醒,她一个劲的嚷嚷这是班长的活儿。

林涵溪警告68号说,她是这次任务的指挥员,如果不服从命令,她会立即上报。

听到这个威胁,68号这才悻悻的闭上嘴巴!

10号女兵李月来集训队之前就是军官,进过军事院校,她对林涵溪这套简易的沙盘作业大加赞赏,连称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女兵们围在一起唧唧喳喳的讨论了二十分钟,把她们所能预想到的情况全部在路线图上推了一遍,立刻显得信心十足。

这些女兵终于明白出现某种情况后,她们应该在那个位置上,应该负责那一面。雷同抱着肩膀站在女兵们身后,看得饶有兴致。但当林涵溪抬头看他的时候,他却立刻走开了。

雷同担心林涵溪把他赞许的眼神看了去,女兵们心里没底忐忑不安的时候,他们才能找到漏洞痛下杀手。这次行军,林涵溪安排刘若楠做尖兵,李月、谭雨分别负责左右两翼,她和陈琳的指挥位置靠后,把让人不放心的68号夹在了中间,走成一个不易被包围的楔形队形。一路平安无事的走下来,在天将黎明最黑暗的那段时刻,林涵溪她们接近了T点。这一带的几乎看不见高过头顶的植物,漫山遍野生长着扎人的酸枣棵子和密密麻麻的乱草。女兵们背着小山一样的背囊,在乱草中只能弯腰前进才能藏住身形。虽然腰部有随时都会断成两截的感觉,但还是忘不了把一个个酸枣塞进嘴里,被尖刺扎的呲牙咧嘴照摘不误,酸枣虽小但这也是食物。林涵溪示意部队停止前进,再向前是一片在群山怀抱中的谷地,必须要从这里横穿过去才能到达T点。她扭头看了看随行的雷同没有把她换下去的意思,示意李月接替指挥的位置,她弯腰窜到尖兵刘若楠身边低声问:“有发现吗?”

“没有!”刘若楠使劲儿揉揉由于缺少睡眠而变得通红的眼睛说道:“这片谷地满是乱草,估计能埋伏一个连。”

林涵溪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完成任务的最后时限不足两个小时。她向四周的群山扫了一眼,退回队里推醒又睡着的68号,对女兵们低声说道:“谷地里隐蔽点太多了,短时间内无法完成搜索。我们从右翼的山坡上绕过谷地,大概需要多走两三公里的路,谁有补充?”

“我不同意你的计划。”68号在带领全班顺利完成一次任务后,有些自负的说道:“我判断谷地里没有埋伏。”

林涵溪毫不客气的打断她说道:“现在我是指挥员,没有问你同不同意我的计划,而是问你有没有补充意见。”

“你这样做会把……”“我再次警告你服从我的指挥。”林涵溪厉声喝断68号的话,轻声问带过兵的李月和谭雨的意见。她们也觉得横穿谷地太危险,雷同他们只要在山坡上放上一名狙击手就能把全班干掉,她们两人也同意上山。“那好,我们从山上绕过去。”林涵溪低声对女兵们说道:“我和50号尖兵,10、49号后卫,19、68号在腰部,出发。”女兵们排成“X”型队形,向山坡上运动过去。林涵溪、刘若楠、李月、谭雨分别在X的四个点上,68号抱着机枪留在两条线的交叉点上。这样无论哪个方向打响,都能得到机枪的随时支援。

林涵溪、刘若楠走的小心翼翼,对每一处可疑的地点都要经过交叉搜索后,才会前进。队伍的前进速度很慢,缓缓的溜过山坡,林涵溪长舒一口气,低头看看时间剩下不到一小时,她向刘若楠招招手,带着队伍加快前进速度。

绕过谷地前行不足二百米,刘若楠突然发现面前的草地有些不对劲,夜色中有几团草随着她们的前进,缓缓的向她们两翼移动。

“27号,正面……”刘若楠话未说完,林涵溪就大喊起来:“右翼!”接着她的枪对着一团急速逼进的“草球”打响了。

林涵溪的喊声和“子弹”是同时赶到的,但偷袭她们的敌人反应速度也不慢,一个侧滚窜到一棵大树后面,接着就打出去一串子弹。

“机枪压制右翼!”林涵溪翻滚着转移阵地,顺手把一枚手榴弹甩向敌人的隐蔽位置。

“轰、轰!”甩出去一枚演习手榴弹却炸出了两团白烟,林涵溪吃惊的扭头看去,发现68号竟然放弃机枪半跪起来投弹。

这个时候,埋伏在右翼的三名敌人全部现身,摆开一个稀疏的三三制队形,蹦蹦跳跳的准备脱离接触退到岩石后面建立火力点。68号仍然固执的准备玩她的拿手绝活,不过敌人却不给她机会了。

一个把自己打扮得像个稻草人一样的敌人,手里的85微冲轻轻的抬了抬,像座山似的半跪在那里的68号身上立刻冒了烟。

“陈琳,接替她!”林涵溪气得双眼喷火,陈琳一膀子把发楞68号撞倒,抢过她手中还在嗤嗤冒烟的演习手榴弹甩出去,抱起机枪翻滚着躲开敌人打来的一长串子弹,接着手中的机枪就狂叫起来。

三个敌人立刻被压制在距离岩石不足十米的位置上,暂时无法移动。林涵溪立刻转移射向接替打光弹匣的刘若楠保持火力密度,担任后卫的李月、谭雨不失时机的把两枚手榴弹偷向右翼被压制住的三名敌人。

女兵们的手榴弹投准不是白练的,手榴弹打着旋几乎落在敌人的后背上。三个敌人大骂着,疯狂翻滚转移阵地,右翼女兵们的火力“哗”一下子盖过去把他们死死的捂住了。

“轰轰!”两声闷响,三名敌人堪勘躲过演习手榴弹的杀伤半径但大串的子弹,已经让他们头上红烟直冒了。

正面,两名敌人抱着两支81式自动步枪面对林涵溪、刘若楠等四个兵组成的交叉火力,毫不畏惧打得有声有色。他们在事先选好的多个阵地之间飞速转移,不停的打出一串串子弹,逼得女兵们一个劲儿的打滚。

林涵溪她们拼命的开枪压制,不给敌人掏出手榴弹的机会,距离太近了,要是敌人把手榴弹投到陈琳身上“炸毁”电台,她们的这次任务就彻底失败了。

但是,敌人毕竟要比林涵溪她们技高一筹,在火网下运动的经验也比她们丰富。女兵们一疏忽,配合稍微出现一点偏差,他们立刻在火网中找到了缝隙,抬头一个短点射把刘若楠打冒了烟,另一名敌人也乘机摸出了手榴弹。

幸好这个时候,女兵们已经打退了右翼的攻击,陈琳横着身体把机枪调过来,突突突的就是一通扫,把敌人按倒,接着女兵们的手榴弹接二连三的投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林涵溪她们与敌人已经完成了俩个回合的交手,林涵溪低喝着:“烟雾弹!”

抬手甩出烟雾弹的时候,敌人的狙击手还是把横着身体射击移动不便的陈琳锁定了。一声枪响之后,头上红烟直冒的陈琳把机枪一扔气得哭起来。

林涵溪投弹后还没有来的及转移阵地,机枪就停了,敌人的狙击手抓住烟雾将起未起的时机,估计着大概位置又给了林涵溪一下。不过这次他失手,林涵溪头上黄烟翻滚,只是个重伤。

敌人的狙击手在一个位置上连开两枪,终于被李月找到位置,她一个长点射过去,三百米外的草丛里冒出了滚滚红烟。

“1、10号,上!”林涵溪带着女兵们利用烟雾的掩护,退到右翼的岩石堆里。掩护李月、谭雨迂回上去。时间不长,对面传来她们庆祝敌人已经撤退的欢呼声,接着就是随行的雷同的表扬声:“菜鸟们,你们总算是学会打枪了。”女兵们立刻欢呼起来,林涵溪放下枪气哼哼的向68号走去,却被雷同厉声制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