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54章 害群之马

第四百五十五章 害群之马

雷同趴在桌上眼盯着墙上的女兵训练进度表发呆,那上面的人数越来越少了。很多人的名字已经被红笔从头到尾的划掉,剩下来的女兵的就像是几艘在红色波涛中艰难跋涉的小船,随时有可能覆灭。

张海明拿着文件夹推门走进来:“68号偷吃其他人的食物被抓到了。”

“让她退出吧。”雷同叹了口气,拿起红笔在进度栏里把68号的名字划了去。

开训时的数百人,到现在还剩不到一百人了。张海明看了看文件夹上的名单道:“可是68号还有5分呢?”

“找个理由扣掉,她是害群之马,必须让她离开。”雷同有些生气的说道:“现在所有女兵每天的训练时间超过二十个小时,行军里程更是在100公里左右,就靠每天150克食物维持着,她竟然偷吃人家的食物。她这是在喝人家的血,她一口口吞进肚子的,是人家几个月的心血。这种人在面临危险的时候,绝对不会顾及战友的生命安全。军队不允许有这样的人存在,集训队更不需要这样的女兵。”

这是雷同给68号女兵退训的评语!

“是不是有点严厉了?”张海明有点不忍心。

“一点也不严厉,回到她以前的单位,她也是匹害群之马,部队总有一天要走上战场。”雷同冷冷的说道。

“明白了。”张海明低头把68号的名字划了去。

雷同点了点头,担心的问道:“女兵的情况怎么样了?”

“她们的分数都不足十分,最低的已经突破了五分。”张海明于心不忍的说道:“她们在一个月之内徒步行军3000公里,而且平均每天被我们袭击五次以上,快要崩溃了,是不是该进行下一个课目?”

“你们也累坏了吧?”雷同笑了笑。

“还过得去,我们吃的饱饱的,每天还有六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比起那些女兵来我们是在天堂上生活了。”张海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关键是现在这些女兵越来越难对付了,开始的时候,我们三个人搞她们一个小队富富有余,现在必须全体出动,还要小心翼翼。她们现在简直就是狗皮膏药,只要接上火,就没完没了,而且队形、战术运用越来越娴熟,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位置上,该干些什么。”

“你们就是磨刀石,没有你们没日没夜的敲打,这些女兵能进步这么快?”雷同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是呀,她们要是也能这么想就好咯。”张海明也跟着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她们现在都恨死我们了。”

“对咱们的仇恨,也是她们能撑下来动力之一。”雷同一本正经的说道。

张海明点了点头:“这倒也是,这些女兵对我们从来没有手下留情过,每次演习都搞得像你死我活的实战,身上有十分劲,她们都要憋出十二分。”

听到这话,雷同突然好奇的问道:“对了,你们几个被全歼了几次?”

“我去。”张海明挠挠头,尴尬的笑了笑,这才说道:“被搞了10次,其中,10号女兵李月,谭雨和指导员,刘若楠她们还带队各搞了我们一次反伏击。”

“嗯,这个成绩不错,她们合格了,转课目吧。”雷同思索了半天,才慎重的说道。

张海明嗯了一声,转身要走,这时雷同又突然抬头问道:“这十次当中,都是谁在当班长?”

“10号李月,1号谭雨和咱们的指导员次数最多,分别是三次,两次和三次,剩下的都是一次。”张海明仔细的想了想后说道。

“接下来把所有的女兵编成两个小队,让李月和指导员各带一个。”雷同说完又接着问道:“那个谭雨表现一直还不错,你觉得呢?”

“她的心理负担太重,总是担心自己做错事被赶走,所以在指挥方面显得不够果断。不过她也有些组织、指挥能力,有培养前途。”张海明想了想说道:“分小队的时候,是不是把指导员她们几个分开,这几个人凑到一起总是让人不放心。”

“不用,分队行动要得就是默契嘛,把那个刘若楠,陈琳那几个和指导员有交情的女兵全编到一个小队里去。”雷同果断的说道。

……

林涵溪当了小队长,孙妍有些不高兴,她认为自己与林涵溪不相上下,也应该当小队长。她找到张海明开门见山的问道:“教官,为什么不给我个官儿当当?”

张海明头一次见有人自己跑来,要求弄个官儿当当,他笑着说道:“你有官瘾啊?”

“没有。”孙妍摇了摇头:“可是我比27号林涵溪一点也不差呀,我也应该当小队长。”

“去、去、去,哪凉快哪待着去。”张海明不耐烦的说道:“你有27号的指挥能力吗?你就会猛冲猛打!”

“打仗又不是绣花,不猛一点怎么行,我想当小队长。”孙妍心服口不服的再次要求。

张海明把眼一瞪说道:“你今天是不是准备凑够一百五十公里的徒步行军?”

孙妍闻言吓得立刻敬礼,说了声:“教官我记得我还有点事,再见。”说完,孙妍扭头就走。

孙妍回来后,找到林涵溪后,阴阳怪气的说道:“你怎么就能当上小队长了呢,老天真是不长眼呀。”

“是啊,老天爷真是不长眼,我算是完了,你们到了宿营地就可以睡觉,可是我还要做计划。”林涵溪故意说道:“孙妍,要不你来当小队长?”

“好啊!”孙妍一口答应,想了想又说道:“不过,行动计划必须你来做,我只管指挥。”

“滚吧你!”林涵溪被气笑了。

接下来的训练,女兵们感觉轻松了一些。每天除了必须的体能训练以外,上午再训练一阵攀登、精度射击,剩下的时间女兵们不是趴在长条凳子上练习游泳,就是并拢双腿从高台上跳下练习空降的离机动作。偶尔,张海明在她们精神松懈的时候,也会突然搞次紧急集合什么的,然后跑上一个十公里,再让她们去执行某个任务,张海明他们也等着和女兵交锋,乘机松松筋骨。

事实上,林涵溪、李月的小队长职务也就是在演习的时候有用,其他时间也和别的女兵一样,被张海明指挥的团团转。

女兵们知道她们又撑过一个训练阶段,现在集训队的训练要接近尾声了。所有女兵的信心大增,觉得最艰苦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她们一定会留在这里,完成对自己的挑战。

但是这个时候,一场小小的考验来临了!

夜间十一点,女兵们从野外返回营区。这次捕俘训练中她们成功的抓住了两名敌人,每个人得到了2分,而且张海明还信誓旦旦的说,今天的训练就此结束,要她们好好休息。

虽然女兵对张海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从没个实话已经习以为常,但能听见他这么说也挺高兴,毕竟是有了睡个完整觉的希望。

女兵们欢喜的回宿舍,张海明也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办公室。

张海明坐在**按摩了一阵有些肿胀的双腿,刚想躺下休息,桌子上的电话刺耳地响了起来。他跳起来抓起听筒,就听见雷同问了一句:“今天,女兵练的怎么样了?”

“还行,怎么了,有问题?”张海明反问道。

“能执行任务吗?”雷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接着问道。

“什么任务?训练项目上没有这一条呀?”张海明满是困惑,难道是雷同临时加上去的?

“这次不是训练,而是地方上的实兵任务。”雷同有些着急的说道:“我刚刚得到消息,一个镇子上的警察围捕两名持枪匪徒没有成功,他们窜到煤炭工业学校,劫持了两名留校勤工俭学的学生。这两个混蛋都曾当过兵,枪法精道,警察向上面求援了。正好我们就在附近训练,而别处的部队一时半会赶不过去,所以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我们身上,我想这次就当是一次真正的实战吧,也是对女兵训练成果的检验,你马上带着女兵过去,协助警方完成任务,明白吗?”

“明白!”张海明放下电话,跑到楼道里喊起来:“全体注意,轻装,楼前集合。”

就这样,经过张海明精心挑选的十几个女兵和他一起分乘数辆越野吉普车冲出营区。车上,林涵溪抽出刚刚领到的弹匣,把子弹一颗颗退出来,借着不断闪过的路灯仔细一看,吓了一跳。

是实弹!

林涵溪把子弹压回弹匣放进弹袋里收好,虽然发了实弹,张海明也三番五次的强调这是实战,但她还是有些不相信,她们是被教官糊弄怕了。

然而,直到越野吉普风驰电掣的冲进一所学校,停在一大堆警灯闪烁的警车后面,张海明跳下车和几名急得满头大汗的警察讨论行动方案,又听见零星枪声的时候的,林涵溪这才相信这是实战!

面对真枪实弹,女兵们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异常亢奋跃跃欲试。所谓“艺高人胆大”,她们认为持枪匪徒也是匪徒,他们那两下比起教官来可差远了。

现在,就连教官都时不时的被她们打得屁滚尿流,更不用说持枪的几个小毛贼了,女兵们觉得只要让她们下车用不了三五分钟就会结束战斗。

没有张海明在身边看着,女兵们活跃起来,刘若楠她们几个精力旺盛的女兵,更是胆大妄为的拉开了密闭的窗帘偷偷的向外看。

车外的场面很混乱,几十辆警车把一栋长约**十米的五层楼房团团围住。大群的警察隐蔽在车后,举着手枪死盯着楼房正面。几个强光灯射出雪亮的光柱,把三楼中央位置的一个窗口照的亮如白昼。

一名匪徒在灯光里嚣张的挥舞着手枪,好像在破口大骂。

“什么玩意,这劫匪也太张狂了吧?”孙妍恨恨的说道:“警察没有狙击手吗?实在不行我可以代替。”

“好,我同意了,你去吧。”陈琳嘻笑着拍拍孙妍的肩膀。

孙妍不以为意,反而扭头去看林涵溪!

林涵溪吓得装作没什么也没看见,歪着头去看警察们的调动。她知道只要自己有所表示,孙妍一定敢跳出去,随便开枪她不敢,但胡搅蛮缠绝对是跑不了的,而且有人问起来她一定会说,是我们小队长命令我来的。

自从林涵溪当上了小队长,孙妍心里一直不痛快,她坚定的认为能冲能杀,才是合格的小队长。孙妍把小队长看得太简单了,小队长也是一级指挥员,尤其是在特种部队更是需要有勇有谋,像孙妍这种莽撞的性格只适合在战争年代担任敢死队长。

几个女兵围在车窗口边唧唧喳喳,还不时对急得脑门子窜火星的警察们评头论足,譬如待在这里已经超出“六四”手枪的射程了,不应该隐蔽在车门后了,应该用强光灯照射匪徒的眼睛了等等。

这些女兵就是这样,她们在任何时候都是这样,累得爬不起来了,也忘不了议论。

林涵溪始终危襟正坐,她觉得孙妍和刘若楠两人的高谈阔论对她们的影响不好,于是就轻轻的捅了捅她说道:“你们两个注意点影响,别让教官看见了。”“知道了!”孙妍毫不在意的应了一声,可是她说笑的声音一点也没见小。林涵溪还想再提醒她一下,却突然发现其他女兵也加入了讨论的行列,看到这样的情景,她只能无奈了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