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55章 拯救人质

第455章 拯救人质

“下车!”张海明敲了敲车门,女兵们涌下车兴冲冲的问道:“教官,开始吗?”

“很兴奋是吧,很想检验一下自己的作战能力,有种手到擒来的感觉,是不是?”张海明看着鸡啄米似的女兵们,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匪徒的子弹打不死人?”

是颗子弹就能打死人,这个道理三岁的孩子都知道,女兵们只是觉得她们不会给匪徒开枪的机会。

“这是实战,不是演习,而且匪徒手里有人质。”张海明不满的说道:“警察向我们求援就是为了保证人质的生命安全,不然一通乱枪打过去,用不了一分钟就解决战斗,还要我们来干什么?”

女兵们见张海明有些火,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吭声了。她们老老实实的把张海明和皇甫卓鸿两位教官围在中间,听他们分配任务。

“两名匪徒均是退伍军人,战术意识很好枪法精道,携带五四手枪两支占据三楼中央位置的3020房间,挟持两名学生负偶顽抗。”张海明指着铺在地上的楼层平面图说道:“楼道位于楼房正中,宽2。5米长73米,两侧均是相对应的单间的集体宿舍。楼道东西两头各有一道楼梯,匪徒占据的3020房间对面是洗漱间,这里定为第一突破口。3020房间的窗口为第二突破口。这栋宿舍楼附近没有制高点,无法建立有效的狙击阵地,所以我们必须在没有狙击手掩护的情况下,发起攻击,明白吗?”

“明白!”女兵们连声答应,张海明接着说道:“我们全体分为两个组,我带林涵溪小队为一组,经楼房顶部占领第一、第二突破口,林涵溪、刘若楠分别为第一、第二突击手随时准备攻击。皇甫卓鸿带李月小队为二组,分别从东西楼梯进入楼道,逐房清理、搜索、压缩匪徒的活动空间,吸引匪徒的注意力并随时准备接替一组强攻。明白?”

“明白!”女兵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记住,沉着、冷静、果断,人质和你们都不准受伤,咱们丢不起这个人,好了,现在试麦,5、4、3、2、1!”张海明这时候做事异常的果断凌厉。

“清晰。”女兵们挨个按下单兵电台的送话键向张海明回报。

“OK,行动!”张海明对着远远观望的警察高高的举起右手,立刻场地内所有的警车同时打开车灯、警报,负责喊话的警察立刻把高音喇叭的音量开到最大,对匪徒进行心理攻势。

借着警察的掩护,张海明带着女兵如同脱弦利箭般分别从两个方向冲入黑暗,迂回到各自的攻击出发线。

张海明带着林涵溪这个组,顺着东侧的楼梯直奔五楼,打开天窗口上了楼顶。林涵溪、刘若楠在水塔上绑好绳子,穿好胯式滑降索套做好了滑降准备。

为了不刺激匪徒,警方没有停电,楼道里灯火通明。楼外,警笛声、喊话声还在继续,嘈杂的声浪穿过房间充满了楼道。

李月组和林涵溪组几乎同时在楼道的两头出现。张海明向在楼梯负责监视的警察问了问情况,然后朝对面的皇甫卓鸿招了招手。

两队人马,立刻各自排成一路纵队紧贴墙壁弯腰疾进。距离3020室门口15米,二、三组同时停止前进,各有一名组员在同伴的据枪掩护下站起来,准备打开与3020室相邻的宿舍门进入房间埋伏,掩护林涵溪她们进攻。

突然,伴着一声沉闷的惨叫,两名鼻青脸肿被反绑双手的男性学生出现在3020室门口。匪徒藏在她们身后猛一侧头,嗷一声嚎叫起来:“X你妈的,玩儿我!老子打死他!”

匪徒紧紧抓住勒在学生脖子上的细绳,推着他们向分别向皇甫卓鸿和李月逼了过去。

“当当!”匪徒把手枪架在学生的肩膀上开了两枪,嚣张的喊道:“我X你们妈,老子说道话,你们当是放屁呢,有种开枪,老子和你们同归于尽。”

子弹带着咻咻的啸声从张海明的头顶上飞过,打在墙壁上改了个方向,打穿门钻进了宿舍。

“撤!”皇甫卓鸿打开电台低喝一声,其他人立刻快速倒退着向楼梯口走去,另一组也在匪徒的注视下急速后撤。

匪徒们哈哈大笑,心满意足的追赶着他们,大喊着:“所有人都给我退到楼外去,再敢进来老子敲死人质。”

匪徒们一直追到楼梯口才停住脚步,声嘶力竭的对着慌忙退出楼房的警察们喊道:“你们还有十分钟完成我们提出的条件,到时间我看不见车、看不见钱,你们就会看见这两个学生的尸体从窗口飞出去。”

楼顶上,张海明高举右手屏住呼吸仔细听着耳机里的声音,林涵溪、刘若楠拉紧绳子脚蹬楼顶边缘身体悬空,双眼死死盯着张海明右手。

其余的女兵们分成两群分别围在林涵溪、刘若楠身边,据枪瞄准楼下掩护她们行动。

张海明的大手终于劈了下来,林涵溪、刘若楠双腿用力一蹬楼檐跃了下去,两个起落后到了各自的目标点。

女兵们立刻紧张起来,手指不由自主的开始预压扳机。林涵溪、刘若楠此刻的处境最危险,她们用绳子吊在半空中移动不便,如果被匪徒发现,无处躲藏只能面对面的硬扛。

林涵溪到位后,把绳子用锁紧扣固定好,左手推墙叉开双腿用力蹬墙,三点定位像只壁虎似的贴在墙壁上,腾出右手掏出枪瞄准,准备进入的洗漱间窗口。

刘若楠到了窗口的左上角就停止下降,双腿蹬住墙壁左手扶住窗口右手持枪,探头向3020室内看去。3020室面积只有二十个平米的样子,室内床翻桌倒一片狼藉,外侧房角摆着几个吃剩的一次性餐盒,旁边还有几个空啤酒瓶子,地面上摊满了衣物、被褥、书籍,上面全是杂乱的脚印和点点滴滴暗红色的血迹。

匪徒和学生还没有回来,刘若楠的耳孔里全是警察喊话的声音,听不见匪徒的脚步声,她无奈的按下送话钮低声说道:“50号无法判断目标位置。”

“待命!”耳机里,张海明的声音冷冰冰的,刘若楠吐了吐舌头使劲的抬了抬头。她这个头朝下的姿势不舒服,全身的血液都在向头部集中。

张海明按住耳机,仔细听着另一边报告匪徒的行动情况,突然说道道:“27号,进去!”

林涵溪拉着绳子向右横跨一步跳上窗台,右手持枪瞄准门口,左手解开绳子。这个洗漱间不附带厕所功能,房间两侧和正中都是洗漱池。

林涵溪猫一样无声无息的跳下窗台,躲在房间中央的洗漱池后低声说道:“27号到位,但看不见目标。”

话音未落,楼外的警笛和灯光全部关闭,刺耳的高音喇叭在喊了声:“经过研究,我们同意你们的条件,但必须把最后时限在向后推迟十分钟,送钱的车正在途中。”

这一瞬间,乱糟糟的宿舍楼一下子安静下来。

“他妈的,还要十分钟!我X,警察是不是在玩我们?”楼道里传来击打**的怦怦声和人质含糊不清的哭喊声。

林涵溪从洗漱池后窜了出来,几步来到洗漱间门口,背靠墙壁隐蔽好,听着逐渐逼进的的脚步声,低声说道:“目标接近!”

两名匪徒把学生挡在身前,慢慢倒退着终于到达3020室两侧。一名匪徒留在楼道里背靠墙壁警戒两翼,另一名匪徒先把人质推到门口,小心翼翼的探头观察室内的情况,然后慢慢走了进去。

林涵溪在洗漱间门边露出一只眼睛死盯着她们,轻轻的在送话器上连续叩击三下,宿舍楼的电力供应突然被掐断,楼道立刻陷入一片黑暗。

下一秒,林涵溪的耳机里马上传来张海明5、4、3……的倒数声,她一个箭步跃出洗漱间扑向匪徒,这时电力恢复了供应。

楼道里的匪徒被亮了灭,灭了亮的灯光搞的双眼发花,正在破口大骂间,猛然觉得眼前人影一晃,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他的下巴猛地向外一带。

劫匪听见自己的颈椎“咔嚓”一声脆响,身体不受控制的瘫软下去,接着一个人影从他头上跨了过去,他看着那斑斓的迷彩,心想,这是他娘的特种兵兵,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上了。

林涵溪一把将人质从匪徒的怀里拽出来示意他快跑,接着扑到3020室门口伸手在送话器上弹了一下。

排成一路纵队的二组立刻从楼道两端现身,紧靠墙壁举枪瞄准3020室,脚下像踩了棉花一样的一路急行扑向人质。

“老四,外面怎么了?”人质的奔跑声惊动了室内的匪徒,他推着另一名人质急慌慌的奔出来。

人质刚在房间门口露头,林涵溪大吼一声:“行动!”

左手按低人质的头,右手带着一路风声砍向匪徒的喉咙。匪徒猝不及防,嗷的怪叫一声连忙后退,林涵溪乘机把人质拉到身后,匪徒的枪“当!”的打响了。

“快跑!”林涵溪对人质大喊着抽出手枪,左跨一步侧身与墙壁成45度角据枪瞄准房门。

几乎就在匪徒枪响的同时,刘若楠一蹬墙壁身体腾空跃起,荡起的绳索猛地把她拽回来。她借着巨大的冲击力,一脚踹开铝合金窗扇跳进室内,脚刚沾地她手里的枪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