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56章 心理难关

第456章 心理难关 热血兵王 青豆

下一秒,林涵溪的耳机里马上传来张海明5、4、3……的倒数声,她一个箭步跃出洗漱间扑向匪徒,这时电力恢复了供应。

楼道里的匪徒被亮了灭,灭了亮的灯光搞的双眼发花,正在破口大骂间,猛然觉得眼前人影一晃,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他的下巴猛地向外一带。

劫匪听见自己的颈椎“咔嚓”一声脆响,身体不受控制的瘫软下去,接着一个人影从他头上跨了过去,他看着那斑斓的迷彩,心想,这是他娘的特种兵兵,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上了。

林涵溪一把将人质从匪徒的怀里拽出来示意他快跑,接着扑到3020室门口伸手在送话器上弹了一下。

排成一路纵队的二组立刻从楼道两端现身,紧靠墙壁举枪瞄准3020室,脚下像踩了棉花一样的一路急行扑向人质。

“老四,外面怎么了?”人质的奔跑声惊动了室内的匪徒,他推着另一名人质急慌慌的奔出来。

人质刚在房间门口露头,林涵溪大吼一声:“行动!”

只见,林涵溪左手按低人质的头,右手带着一路风声砍向匪徒的喉咙。匪徒猝不及防,嗷的怪叫一声连忙后退,林涵溪乘机把人质拉到身后,匪徒的枪“当!”的打响了。

“快跑!”林涵溪对人质大喊着抽出手枪,左跨一步侧身与墙壁成45度角据枪瞄准房门。

几乎就在匪徒枪响的同时,刘若楠一蹬墙壁身体腾空跃起,荡起的绳索猛地把她拽回来。她借着巨大的冲击力,一脚踹开铝合金窗扇跳进室内,脚刚沾地,她手里的枪就响了。

“呯呯!”两枪之间的间隔短得像是打了一枪,匪徒的后脑部被子弹整个掀开,一头扑倒闯进林涵溪的瞄准线。

“呯!”林涵溪又是一枪,子弹穿过匪徒的太阳穴打在门框上,巨大的冲击力把匪徒的身体带得也撞上了门框,污血瞬间染红了墙壁。

“安全!”林涵溪喊叫着转身拉起瘫软的人质,飞快的把他送到迎面而来的警察手中,很快立刻有人架着两名心力交瘁的人质退了下去。

随后,跟上来的皇甫卓鸿他们迅速把整个现场控制起来,楼外传来警察们压低声音的欢呼声,林涵溪长嘘一口气,关上手枪保险插回枪套,这才发现她的作训服已经被汗水湿透,双腿由于紧张还在不停的微微颤抖。

被打烂头部的尸体,不知被谁找来的一件衣服盖上了,警察已经完成对尸体的搜身。

但刘若楠还没有出来,林涵溪急忙跑到3020室门口探头一看,发现刘若楠正坐在地上双手抱头身体在不停的颤抖。

“你受伤了?”林涵溪惊慌的跑进去,抱住刘若楠的肩膀。

“我、我、我杀人了!”刘若楠脸色灰白,不停的看她的右手,看一眼,使劲在身上擦擦,再看一眼再擦,好像她手上有擦不去的血迹。

“没事儿,没事儿,你杀的是劫匪,你是在救人。”林涵溪安慰着刘若楠,眼角的余光不由自主的向匪徒的尸体看去。

“不要看!”张海明手里提着枪,猛跨一步想挡住林涵溪的视线,但那具被掀去衣服抬起来准备运走的尸体上,血淋淋像个烂瓢似的头部,还是闯进了林涵溪的视线。

林涵溪的脸色瞬间灰白,脑子里嗡的一声响。她的灵魂像是被血淋淋的场景撞出了身体,飘浮在空中看着那个发呆的躯壳。

“27号……”仿佛是从天边传来的呼唤声急速逼近,林涵溪打了个机灵清醒过来,茫然的看着张海明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也杀人了?”

“没错,你们消灭了两个军人的败类。”张海明大声说道:“但你们又拯救两条生命。”

“但,我、我还是杀人了!”林涵溪也钻牛角尖了。

“没错!”张海明抓住林涵溪的肩膀用力的摇了摇,让她的视线从尸体躺倒的地方离开:“你必须要面对这个问题,作为军人总有一天你会杀人,但我们杀的是敌人、坏人,明白吗?”

“明白!”林涵溪用力的点了点头,但脸色仍然灰白。

接下来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林涵溪、刘若楠陷入了疯狂训练的状态,她们不敢让自己闲下来,稍有空闲那个烂瓢一样的脑袋就会闯进她们的脑海。

睡觉,对她们来说道成了一种负担,她们甚至对熄灯号产生了恐惧感,那种冷汗淋漓惊叫着从梦中醒来的感觉让她们万分痛苦。

两个人脸色灰白日渐消瘦,张海明找到她们直截了当的问道:“还没出来?”

两个人苦笑着说道:“还差一点,现在吓醒后能再次睡着了。”

张海明点了点头又问:“你们只是害怕?”

“也说不上什么感觉,害怕、恶心、内疚什么都有一点。”刘若楠挠挠头,然后习惯性的看了看她的右手说道:“总感觉我手指就那么微微一动,一条生命就终结了。”

“靠!”张海明粗鲁的她们说道:“你们手指不动,他们就会把那两个学生终结了,甚至把你们也一块给终结了。你们内疚个屁,让敌人把你给咔嚓了,你们就不内疚了?你们怎么不想想他们杀人后会内疚吗?”

林涵溪说道:“这就是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吧?但我总有一点好像是内疚的感觉。”

“27号,你这是毫无原则的同情。”张海明说道:“军人的使命是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生命安全。你们想想,如果有一天战争爆发,外敌入侵,你们会不会去为祖国而战?”

“肯定会!”两人坚定的回道。

“那消灭入侵者是不是杀人?”张海明看着发楞的刘若楠和林涵溪说道:“如果你们生在抗日战争年代,会不会去杀小日本鬼子?”

“会!”两人点了点头。

“为什么?”张海明反问道。

“杀了他们,老百姓才不受害啊!”刘若楠下意识的说道。

“那不就结了,鬼子、匪徒都是祸害老百姓的坏人,你们被一具尸体吓成这个熊样,将来上了站场岂不要当逃兵?”张海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们是正义的化身,我们是在保卫老百姓们的安宁生活。把那两个学生想象成你们的战友或者兄弟,你们就有了仇恨,有了仇恨很快就会解脱出来。”

张海明说完扔下还在继续发呆的两人,扭头走了!

林涵溪、刘若楠觉得张海明说的这通话表面上大而空,但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又很有道理。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林涵溪、刘若楠的脸色终于红润起来,一直暗暗观察她们的张海明长嘘一口气对雷同说道:“太好了,指导员终于过了这个坎,终于明白什么是责任、使命了!”

雷同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涵溪没有说话,此刻,谁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