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57章 武装泅渡

第457章 武装泅渡 热血兵王 青豆

烈日当空,女兵们却依然在操场上奔袭,继续练习那该死的“游泳”,她们只能腹部趴在长条凳子上,悬空的四肢上各被拴着两条拉紧的拇指粗细的橡皮绳,在拼命的学习青蛙的动作。

汗水顺着她们的舞动的四肢不停的滴落下来,转眼就被猛烈的阳光晒干了。

刘若楠边学着青蛙游泳,边快速的活动着扭动面部,把快要流进眼睛里的汗水挤走。

“我的亲娘嘞,这天怎么这么热。”刘若楠不耐烦的喊叫起来:“教官,我们游多远了?”

张海明笑嘻嘻的说道:“早着呢,刚三公里。”

“我去,您这公里可够大的。”刘若楠不满的低声说道:“三个小时游了三公里,什么时候才能游足十公里。”

她使劲儿的缩了缩肚子,凳子面上的汗水始终没干过,早把她的肚皮泡的肿胀,在加上挥手蹬腿的摩擦,刘若楠感觉肚皮上火辣辣的疼,就像是被割开无数小口子,又撒上了一把盐。

“哎呀,菜鸟们游的不错啊!”雷同笑容满面的走到女兵中间说道:“大伙儿游着,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由于林涵溪和刘若楠她们出色的完成解救任务,上级研究决定给她们各记三等功一次,正式命令晚上点名时下达。”

听到这个消息,林涵溪、刘若楠两人沾沾自喜,女兵们却有些不服气,林涵溪、刘若楠只不过是比较幸运,当上了第一、第二突击手,换了她们中间任何一个人也会同样顺利的完成任务。

女兵们对执行的那次任务,始终有些牛刀杀鸡的感觉,还没等怎么样呢,任务就结束了。于是,她们又觉得自己命不好,谁让自己没有当上突击手呢,好好的一个三等功让那人家给抢了去。

“该给27号,52号放放血了。”有一个女兵提议,其他女兵也立刻起哄:“请我们撮一顿大的。”

“没问题,不过现在没钱,也没时间。”刘若楠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开了一张空头支票,准备敷衍过去。

“呵呵,你们当了功臣,不能忘了战友是对的,这客该请,不过要等到集训结束以后。”雷同笑着在林涵溪、刘若楠的后背上各拍了一巴掌走了。

刘若楠看着雷同离去的背影,低声说道:“我去,教官趁机吃我豆腐。”

林涵溪闻声大笑起来,身体一松劲绷紧的橡皮绳立刻把她拉成一个“人”字型。

“好了,现在10号开始加速了,大家跟上去。”张海明说的煞有其事,女兵们只好拼命的舞动着手脚。

女兵们在操场上练习游泳,在游泳池里练习潜水,在跳伞塔上练习空降。与其他课目穿插进行了半个月后,考核如期进行。

一架米-8型直升机把她们拉到了一个水库的上空,乘员舱的后门轰轰的打开,雷同向舱外一指:“下去!”

刘若楠探头看了一眼距离她足有五六米的水面担心的说道:“教官,我们负重20公斤,从这个高度跳下去,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下去!”雷同脸一沉,刘若楠吓得一闭眼跳了下去。不过,刘若楠觉得这样跳下去便宜了雷同,她大声问道:“那个教官,我们考核的距离是多远?您不一起来?”

“十公里!”雷同对着有些犹豫的女兵们大声喊道:“一分钟内全部下去,不然取消考试资格。”

“冲啊!”女兵们喊叫着跃出机舱,像下饺子一样跳进水库。

林涵溪跳入水中,冲击力和沉重的装备压着她一个劲儿的向水底沉,她手脚并用拼命的挣扎了一番,还是被灌了一口水,浮出水面后立刻剧烈的咳嗽起来。

女兵们一个接一个的浮出水面,直升机在她们头上盘旋了一圈原路返回。

“出发吧。”10号李月第一个游起来,女兵们自动跟在她身后排成了一路纵队。

但是,就在这时刘若楠突然对着远去的直升机大喊起来:“说谎不是好孩子。”

林涵溪笑道:“楠楠,你发什么疯?”

“教官又在骗我们。”刘若楠吐出嘴里的水,大声说道:“直升机从经过水际线到停止前进一共飞行了一分四十秒左右,我们的泅渡距离绝对超过了十公里。”

女兵们哈哈大笑,林涵溪说道:“你发什么傻,那些可恶的教官哪次不是在骗我们。他们说是十公里,十五公里我们就谢天谢地了。快游吧,要是现在被赶回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女兵们深有同感,闭上嘴奋力斩浪。十公里武装泅渡的考核结果没有什么悬念,直升机在水库边上找到一块平地降落后,雷同放心大胆的缩在机舱里睡了一觉。

睡醒后,他慢悠悠的踱到水边洗脸的时候,远远看见女兵们劈波斩浪的回来了。雷同转身对还在和飞行员聊天的张海明喊道:“准备下一个课目,她们再有十分钟就回来了。”

“嗬!长出息了,比规定时间少用了二十来分钟。”张海明跑到水边看了看越来越近的女兵们,转身对飞行员喊起来:“老飞,发动直升机,小菜鸟们来了。”

飞行员笑着扬扬手,身子一闪跳进直升机,伴着发动机的轰鸣声,旋翼缓缓的转动起来。

与此同时,女兵们也远远的看见了雷同和张海明两人,游在前面的林涵溪、李月、谭雨等人立刻放慢了速度,等落在后面的女兵们赶上来。

李月大声喊道:“大家加油,还剩四百米,坚持就是胜利,冲啊。”

“冲啊!”林涵溪应着李月的话也大喊起来:“拉着身边的姐妹一起冲。”

女兵们分成了几个小集团,两三名体力尚佳的女兵把一名体力不支的女兵围在中间,轮流用力推她一把,拼尽全力向岸边冲去。

看到女兵们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雷同面带喜色赞许的点了点头。但随着女兵们在视野里越来越清晰,他重新恢复了那副懒洋洋微笑的表情大喊道:“快,快!磨磨蹭蹭的,你们是不是在洗澡啊。”

同时,张海明也换上了被女兵们私下称为“死人脸”的表情,大声吆喝着:“加快速度,一个月的拉力训练,怎么在你们身上就体现不出来。”

女兵们逐渐加快速度,接近岸边自动排成一个以林涵溪和李月为中心的楔形队型。

林涵溪登岸后,立刻跃进到浪沟里举枪封锁正面,队形两翼各有一名机枪手与她同时登陆,找到隐蔽物建立火力点后低声喊:“好!”

女兵们急速扑进林涵溪与两名机枪手组成的三角型内,整理武器装备穿上军靴。

雷同看着女兵们利索的完成一连串的动作,突然喊道:“你们合格了,准备下一个课目。”

女兵们不为所动,三名整理好装备的女兵分别扑进林涵溪与机枪手的阵地,接替她们的位置,让她们下去整理。

雷同见女兵们不上当,尴尬的笑了笑向直升机走去。

两分钟后,女兵们漂亮的完成小队登陆,拉开搜索队型派出尖兵准备前进。

张海明这才喊道:“武装泅渡课目考核结束,全体登机。”

半个小时后,浑身**的女兵们还没喘匀气,直升机就悬停在一个不知名的军用机场的跑道上空。

“多路垂降,快!”张海明是迅速打开舱门,投下绳索大声催促着。

女兵们忙不迭的戴好手套,抓住绳索离机。湿透的手套增大了摩擦力,女兵们顺绳子下滑的动作变得一顿一顿的。

林涵溪双脚落地,甩着被坠得生疼的胳膊,大声的指挥着后面降下来的女兵以垂降场为中心拉开外层环形防线,李月也指挥着她的女兵们拉开内层防线。

最后,雷同,张海明他们悠闲的滑降下来,等直升机轰鸣着飞走,张海明这才喊道:“面向我,成横队集合。”

女兵们脸色有些发白,心里明白这是要跳伞了,扭头瞅瞅一架运-7已经被牵引上跑道,女兵们更慌了。

“今天我们跳伞。”张海明说道:“跳完伞,你们在这里的训练就告一段落了,很期待吧?”

女兵们没有回话,一个个斜着眼往上看蓝天白云,过一会她们就会从那里跳下来。

张海明用贼贼的眼神看着女兵们一个劲儿的偷笑,他接着说道:“大家不要害怕,伞具我们已经检查过好几遍了保证安全。嘿嘿,你们现在是不是有些尿意啊?”

女兵们脸通红没人说话,张海明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空降兵有句话,‘跳伞前尿多,跳伞后话多’就是说你们目前的状态。不用害臊,都是一个鸟样,我第一次跳伞的时候,吓得差点小便失禁,谁要是憋不住,身后就是厕所,放松心情,不用紧张,跳过一次你们就会喜欢上在空中漂浮的感觉。”

整整在跑道上待了一个小时,女兵们才背好伞具上了飞机。在这一个小时里,她们简直想把厕所当成家,从里面出来不一会还想回去。

接着,除了张海明以外,雷同,皇甫卓鸿,扎西,陆啸天他们这些教官也背上了伞包,他们喜笑颜开、谈笑风生,更凸现了女兵们的紧张。

不大一会,一名穿着蓝裤子的空军上尉微笑着,挨个给女兵们最后一次检查伞具。他从上到下,认真检查维系性命的七钩八带十二环,然后检查过备份伞,确认安全无误后,他重重地在女兵们肩膀上拍了一下,竖起大拇指说道:“好!”

女兵们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一点,人家毕竟是专业人士不像雷同他们全是半路出家,专业人士都说好了,应该**不离十没有问题了吧。

飞机如期升空,雷同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挨个安慰女兵,还笑着问是不是第一次坐飞机,赶快看看风景等等。

女兵们听话的全趴在窗口上向外看,但她们看得不是风景,她们在看地面上变得像火柴盒一样大小的房子,心跳的要从嘴里蹦出来。

她们心想,老天爷,这伞要是打不开,一下子就成肉泥了!

跳伞区转眼即到,机舱里黄灯闪亮,放伞员平伸双手向上一托大喊道:“起立,挂钩,检查伞具。”

女兵们跳起来排成一行,相互检查完后大声喊:“好!”

“准备!”放伞员打开舱门一股强风瞬间充满机舱。

“滴-”一声长鸣红灯闪亮,放伞员大喊一声:“跳!”

首先跳下去的是皇甫卓鸿和扎西,他们跃出机舱,“嗖”一下不见了,接着女兵们一个接一个的跃出机舱,林涵溪紧张的大脑一片空白,木木的弓腰走到舱口没等她来的及害怕,放伞员一把把她推了出去。

“救命啊!”强风把林涵溪吹得一连翻了两个跟头,她扯着嗓子喊起来:“123、223、323!”

林涵溪数过四秒,突然感觉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猛地拉了她一把,下坠速度一下子减缓了,她睁开紧闭的双眼抬头看看头顶上白色的伞衣,兴奋的大喊起来:“哈哈,伞开了。”林涵溪兴奋的左右环顾,低头猛看到地面上小小的指挥车,吓得立刻闭紧嘴巴双手不由自主的死死抓住操纵带,心想,兜住我的那几根绳子可千万别断了。这时,地面指挥车的高音喇叭响了:“伞开好的,注意操纵,转向中心T形布,观察左右邻,45度高空选片,低空选点,着陆转向顺风。”

林涵溪逐渐从恐慌中清醒过来,她拉动操纵带飘向着陆区。随着离地面距离的缩短,地心引力增大,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着陆时,林涵溪并紧双腿本想站在地面上,不曾想却被伞衣带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林涵溪一把抓住地面上的青草,飘在半空中的心一下子回到她肚子里。早已经着陆的皇甫卓鸿他们跑过来一把拉起林涵溪,嘻嘻哈哈的问道:“爽吧,再来一次!”“坚决不!”林涵溪斩钉截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