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61章 无奈被俘

第四百六十一章 无奈被俘

?峡谷仿佛是一道戒备森严的大门,过了大门剩下的是一路坦途。林涵溪她们前进的出其顺利,一路上没有遇到红军的巡逻部队,更没有遇到那些变态的教官。

天擦黑的时候,她们到达了红军前指的活动区域,在一片浓密的树林中隐蔽起来。林涵溪越走越担心,顺利的靠近红军前指的活动区域,她更加担心起来。

一路上她们没有碰到红军巡逻队,找不到部队驻扎过痕迹,看不见部队经过后被损坏的植被,这一切显示这一带根本没有大部队活动。

但一个前沿指挥部,要有通讯、参谋、后勤、警卫等好几个部门组成,光是有线通讯至少也需要一个班,要不然各个阵地上来的电话都接不过来,人员再怎么精简也需要四五十人。

林涵溪抬头看看还未黑透的天色,招手把女兵们集合起来说道:“情况差不多明了了,这应该是教官给我们设下的圈套。”

刘若楠撇撇嘴,林涵溪用了军语中不应出现的“差不多”一词。林涵溪毫不在乎她的表情,继续说道:“我们不能休息了,赶紧搜查附近区域,天黑透前撤到山头上去,防止他们借夜色掩护偷袭。”

林涵溪借着微弱的光线,看了看地图说道:“副连长,带着我们向11点方向前进,那一带地势较为平缓,机动车辆应该能进来,指挥所离不开它们,出发!”

刘若楠拿着水壶扬头灌了一通,把嘴里的压缩干粮送下去,伸手扶起身边一株被压倒的灌木,跳起来走了。

山林行军视线不良,女兵们的队形排的很密,相互之间均保持在良好的视线之内。树林里很静,厚厚的落叶在女兵们脚下沙沙作响,一阵山风吹过,落叶打着旋的落满她们的肩头。

前进不足六百米,尖兵刘若楠突然单腿跪下抬手示意停止前进,她用力指了指一点钟方向。

林涵溪拔腿窜上去,问道:“怎么了?”

“灯光一闪。”刘若楠眼睛盯着她的正前方说道。

“一排长指挥。”林涵溪碰碰刘若楠的肩膀说道:“掩护我上去看看。”

两个人交替掩护着抱枪冲上去,前行不过一百米,黑幽幽的树林中模模糊糊出现几个圆形的庞然大物。

林涵溪举起望远镜看去,发现几顶帐篷前竟然没有一个哨兵,她拉着刘若楠转身就跑边跑边低声喊:“四排尖兵,目标五点方向制高点,快撤。”

女兵们大惊失色,刚转过身,就听见身边噼哩啪啦一阵落弹声,接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伴着夺人双目的白光刺破夜空。

“环形防线,压制火力。”谭雨眼前白茫茫一片,拼命对着自己正面扫射,为恢复视力争取时间。

巨大的爆炸声让林涵溪、刘若楠一愣,两个人前后一错,变成背靠背的姿势向其他女兵急速靠拢。几条黑影在树林中一晃,躲过女兵们盲射火力急速逼过去。

“九点钟方向。”林涵溪的喊声和手中的枪声同时响起,一个黑影被打冒了烟,其余的黑影们就地卧到,紧接着子弹哗哗的泼过来。

两个人打着点射左右翻滚着转移阵地,林涵溪扑到一棵大树后换下打空的弹匣刚刚探出枪口,猛听见身后“哗”一声响。她毫不犹豫的猛力向前一扑,半空中转过身体对着身后就是一梭子。

一名身披伪装网的红军头上红烟滚滚,一头扑倒气哼哼的说道:“反应速度不赖呀。”

林涵溪一声不吭翻身而起,瞄准红军枪口焰最猛烈的位置扫了一梭子,接着投过去一枚演习手榴弹。

“轰!”

爆炸的气浪卷起大片的落叶,红军的火力一顿,林涵溪乘机跳起来向战友靠拢。

刘若楠亲眼看见林涵溪身后突然钻出个人来,她心虚向身后扫了一眼,一个人影已经到了她的身后。

来不及调枪口,刘若楠呀的大叫一声,枪托贴着右胁捣向身后。来人早料到她有这一手,微微侧身躲过枪托,一掌劈在刘若楠脖子上。

刘若楠轰然倒地,随着意识的消失,她的右手下意识的向腰间的手榴弹摸去。

“想同归于尽啊。”来人嘲笑着,一脚踢开刘若楠的手。

“你……”刘若楠刚张开嘴,就被一大团棉花堵住了,她模模糊糊的看着来人给她带上手铐后晕了过去。

林涵溪连窜带跳的跑了十几步,一名红军突然从她身后的灌木丛中窜出来,抓住她的双脚把她摔倒。这是我军侦察兵惯用的捕俘动作,名字叫做“由后擒敌”。

林涵溪知道下一个动作是跃到她后背上、分头、锁喉,她猛地一个后肘击撞向身后。

“嗬!”来人根本没有跃起的意思,她一把托住林涵溪的肘部,单膝跪在林涵溪的腰眼上,一掌把林涵溪砍晕过去。

……

刘若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反铐在背后。她的装备摆满了一张地图桌,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人,但她看不清面容,一盏强光灯照得她双眼发花。那个人缩在黑暗里,用冷冰冰的语调问道:“你的姓名,职务,部队番号。”

刘若楠左右环顾了一下,嘿嘿的笑起来:“你的姓名,职务、部队番号。”

那人大怒,一拍桌子喊道:“是我在问你。”

刘若楠贪婪的看了一眼暴露在灯光下的大手轻蔑的说道:“我量你也不敢说。”

“呵呵,你倒是料事如神啊,怎么就没想到被伏击了。”那人讥讽的说道。

“想到了,就是没想到我们竟然碰到了一群土行孙,缩头乌龟。”刘若楠反唇相讥。

“一群笨蛋!”那个人笑呵呵的说道:“想激怒我,找破绽啊,你还嫩了点。”

刘若楠威胁说道:“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要不然总有一天把你打昏扔到厕所里去。”

“威胁我吗?你最好不要自讨苦吃……”那人语气冰冷的说道。

“切,你个白痴,我自讨苦吃又怎么样,有本事杀了我呀,我要是皱皱眉头就不算个军人。”刘若楠义正言辞的瞪着那个人。

那个人语气里有了一丝怒气:“我再问你一遍,你的姓名、职务、部队番号。”

“我发现你就是个十足的笨蛋。”刘若楠张嘴就骂:“你们把老娘打昏了多长时间,自己不会看呀。”

“我说你找揍是不是?”那个人有些无奈的坐到椅子上说道:“对你客气,你要知趣,千万不要激起我打人的**来。”“你打人一定很疼。”刘若楠笑着说道:“你能劈砖头吧,看你那一手的老茧,说不定等你退伍了,哪个建筑工地能看上你这手劈砖头的绝活,你下半生衣食无忧,我也就放心了。”那个人缩在阴影里被气得七窍生烟,刘若楠言外之意是,打她的时候千万不要留下让她可以向上级控告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