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62章 疯狂逃脱

第462章 疯狂逃脱 热血兵王 青豆

“你的姓名、职务、部队番号?”那个人有些没话找话说了。

“你们是谁呀?是不是红军?”刘若楠自问自答:“从演习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们设好了圈套,这么拙劣的表演也就骗骗小帅。”

“小帅是谁?”那人纳闷的问道。

“我邻居的小孩儿,今年两岁。”刘若楠漫不经心的回答。

灯影后的这人终于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站起来:“你看穿了又怎么样,这是必须要过的一关,除非你现在退出训练。”

“我为什么要退出训练,就因为你的一句话?放心,你走了,我也不走。”

“那好,欢迎你继续证明你是个笨蛋。”这人摆摆手,灯影后又冲出两人。

刘若楠被吓了一跳,她原以为灯影后只有一个人,本想把他激怒等这人凑到身边的时候,想办法打昏他乘机逃跑,没想到还有埋伏。

刘若楠心虚的大喊起来:“咱们可都是中国军人,应该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今天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将来有机会我一定照此办理。”

那人冷笑一声,一脚把她踹倒,笑道:“能撑过去再说吧。”

刘若楠躺在椅背上动弹不得,一个人过来使劲摁住她的头,另一人提着一壶水浇她的口鼻。

刘若楠被呛得眼泪鼻涕横流,痛苦的剧烈挣扎着。那人大声逼问:“谁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员,想说就闭上眼。”

刘若楠连忙闭上眼,那个摁住她头的人连声骂着:“废物,废物,这么快就撑不下去了。”他松开了手问道:“是谁。”

“我去,有机会我一定搞死你。”刘若楠大声的叫道。

提着水壶的人立刻把水浇到刘若楠的口鼻上,嘲笑同伴说道:“她刚说什么?”

“滚!”摁住刘若楠身上的那人气得用力打了她一拳,刘若楠疼得一下子把水吸进气管剧烈的咳嗽起来,越咳越呛,刘若楠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那人不失时机的停止灌水,厉声问道:“谁是指挥员,说!”

刘若楠充耳不闻,大口喘息着,提着水壶的人没有得到回答,只见他摇了摇头,准备继续灌水。

“我说,我说!”刘若楠连声大喊,那人掐着她的脖子威胁说道:“再敢骂我,我灌死你!说,是谁?”

“黑脸阎王!”刘若楠报出了她们私底下给雷同起的绰号。

“这个黑脸阎王是谁?”提水壶的人继续问道。

“我也不知道,整天看着他黑着一张脸,八成是包黑炭转世吧。”刘若楠扯了起来。

那人闻言立刻把水浇下来:“好呀,你还真有精神头,又给我胡扯八道。”

三分钟后,消耗完肺中空气的刘若楠,终于被真的呛晕过去。

另一个房间里,林涵溪也在和审问她的人胡扯。

一个看不清模样的人站在林涵溪面前问道:“你的姓名、职务、部队番号。”

林涵溪张嘴就来:“报告,我叫伊丽莎白,现年19岁,至今未婚。”

那人笑道:“伊丽莎白,你怎么不叫莎士比亚呢?”

“莎士比亚是谁?”林涵溪满然的问道。

那人一拍桌子还没等说话,林涵溪已经拼命的喊道:“报告,我叫蒙娜丽莎。”

那人大怒:“我他娘的还叫达芬奇呢。”

林涵溪立刻说道:“哦,原来你就是达芬奇呀,你说你没事偷画我干什么,现在把我抓来是不是还想再画一幅更好的呀?”

那人肺都气炸了,大吼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说我动手了。”

“别,千万别!我有心脏病,不能受打击,要不然会发作的。”那人听了这话,真有了给林涵溪两耳光的感觉,他怒吼着:“动手。”

“喂,不要忘了我军不准虐待俘虏。”林涵溪吓得大声提醒,两名从灯影后窜出来的士兵把她掀翻在地,狞笑着问道:“最后一次机会,你的名字。”

“我真叫蒙娜丽莎,你们怎么就不信呢。”林涵溪很是无奈的辩解。

“是吗?那你就要吃点苦头了。”这人说着一股水柱劈头浇向林涵溪的口鼻。

林涵溪剧烈挣扎着,嘴里伊哩哇啦的胡乱喊着什么。这人停止浇水笑吟吟的问道:“想说了?”

“我还有一条选择!”林涵溪认真的说道。

这人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你想退出?”

林涵溪拼命的做着深呼吸:“不想!”

“那你瞎喊什么?”这人居高临下的重重给了林涵溪一拳,林涵溪张嘴喊疼的怪叫声,立刻被水柱堵在嘴里,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一壶水灌完,林涵溪已经面无人色痛哭流涕,这人捏着她的喉咙问道:“你的姓名?”

“我是林黛玉的妹妹,林黛碧。”林涵溪说道。

“好嘛,这回换红楼梦了。”这人哭笑不得的提起水壶,水柱再次罩住林涵溪的口鼻。他阴险的取笑说道:“下次不要告诉我,你叫孙悟空。”

再一壶水倒完,林涵溪已经无力挣扎瘫软的躺在水洼里困难的喘息着。这人开导道:“说出你的名字,或者同意退出训练,受这样的苦值得吗?”

林涵溪虚弱的说道:“我是嫦娥仙子。”

“那好,我们就是调戏你的天蓬元帅了。”这人说着朝林涵溪又靠近了许多。

而就在这时,躺在地上濒死的林涵溪突然复活,蜷起双腿重重的在那人的裆部踹了一脚,借力一个后滚翻。

下一秒,林涵溪举起椅子在另一人的身上砸得粉碎,接着一个箭步窜过桌子撞翻审讯她的人,双手抓起强光灯摔碎灯泡,拷在一起的双手死死的套在那人的咽喉上,林涵溪把他拉起来,用破灯泡指着他的眼睛说道:“打开手铐,不然我电死你。”

这人低头看看林涵溪的手腕已经被手铐拧得皮开肉绽,鲜血顺着手铐一滴滴的流下来,他说道:“你受伤了!”

“快点。”林涵溪看着地上的两人就要爬起来了,举着强光灯就往他眼睛里插。

这人吓得一歪头:“该死的,你来真的?”

“我这也是从实战出发。”林涵溪大吼道:“打开手铐。”

这人掏出钥匙,刚刚打开手铐,林涵溪一抽手拽出她腰间的手枪,一把推开他,对着他的后背当当就是两枪,接着对刚刚爬起来的两外两个人当当当当打光弹匣。大喊着:“你们阵亡了。”

跳过桌子抢过他们的手枪,林涵溪冲出房间。从各个房间里传出来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林涵溪咬牙切齿的胡乱踹开一个房门,对着正在审讯刘若楠的几个人一通乱射。

“门两侧。”刘若楠突然大喊起来,林涵溪双枪伸进门口,当当当的一通乱打,一个前滚翻冲进房间。

那审讯刘若楠的人全部头顶冒烟,林涵溪直接抢过钥匙打开刘若楠的手铐。

刘若楠艰难的爬起来,几步奔到桌边把81式自动步枪抓到手里,她们听见楼道里有脚步声,抬手把一枚手榴弹扔过去。

“轰!”

伴着浓烟烈火的爆炸声过后,紧接着就是玻璃被振碎后落在地上的破裂声。

“去救人!”林涵溪、刘若楠怒吼着冲出房间,猛地看见雷同他们微笑着看自己,并用力鼓掌说道:“恭喜你们通过最后的考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