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18章 刑天将战

极道特种兵 1018章 刑天将战

???柳枝拂动,湖水微微荡漾,带起的阵阵水汽,让人直觉得浑身清爽。《》

韩雨的母亲,平时在家里很少喝酒的。此时,也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心情高兴,她伸手拉住了墨雨心的手:“来,孩子,在这儿坐下!”

柳絮很识趣的站起身来,将旁边的那个座位也让给了楚颜。

自己悠闲自得的吃着海鲜,这味道有些熟悉,从她怀孕之后,整个人的饮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以前的她,是见着螃蟹就过敏的,可是,现在却能一顿吃半斤都没事儿了。

她让韩天帮着买了几回,就是这个味道。

她边吃,边用目光轻轻的打量着两女,即便是女人,她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两个女孩,每一个优秀的都足以让那些所谓的明星,美女,去整容上个十次八次的。

这,简直就是打击姐活的信心啊!

那个黑衣也是,这样的女孩子,他竟然一下娶了两个?这还让不让其他爷们活了?嗯,这一家,简直就是打击人类的完美组合!

柳絮眼睛盯着湖面,余光却在打量着韩雨母亲几人的动静。她耳朵竖起,手随意的伸了出去,拿过一个螃蟹,便轻轻的剥着,朝嘴儿里塞去。

慕容飘雪看着空荡荡的筷子,又望望正吃的悠闲自得的柳絮,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

她这大嫂,估计又在燃烧她的八卦之魂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她的耳朵却悄无声息的也跟着竖了起来。

“雨心啊,俺这人嘴儿笨,也不太会说话,你这丫头,能够看上小雨,那是她的福气。你跟颜儿,你们两个,以后就都是俺的媳妇!你放心,日后但凡有什么委屈,尽管跟俺说。俺去收拾那小子!”

楚颜笑了,她张了张嘴儿,只是经过了楚老那么一打岔后,又有点不知道叫什么了。

叫阿姨?生分了!

叫妈或者婆婆,似乎早了点啊!

尼玛一个称呼而已,我不叫还不行吗?

“现在小雨可不是一般人了,您还能管的住他?”楚颜笑呵呵的道。

韩母将眼睛一瞪:“什么不是一般人?他再大,在我眼中,还是那个成天尿炕的小子!”

“他还尿过炕呢?”楚颜和墨雨心顿时来了兴趣,这可是搜索韩雨糗事的大好机会啊,焉能放过?

“怎么没尿过?一直到了三岁多,还尿呢!你们看他现在人模人样的,小的时候,可是又干又瘦,我都担心养不活呢!不过,你别看他瘦,那小雀的个头却不小……”

楚颜跟墨雨心的脸腾的一下红了。柳絮更是差点没将螃蟹腿,卡到了喉咙里。

婆婆怎么连这个都说出来了?您这是安慰两女,不用担心呢,还是别有用心?

她一边咳嗽,一边在心中暗自嘀咕。

“絮,你没事吧?”韩母急忙站起,这大儿媳可是怀有身孕,她可不敢怠慢。

“没事,妈,你一路上也没吃东西,先在这吃点,我去那边喘口气!”柳絮急忙摆了摆手。

“我陪着你吧!”慕容飘雪站了起来,笑盈盈道。

“你们聊,我们去那边走走!”柳絮冲着墨雨心两人歉意的笑笑。

楚颜道:“大嫂小心点,要是有事儿,便喊人!”

“嗯,知道了,你快坐下吧!”

重新坐定,墨雨心跟楚颜相互看看,都禁不住想笑,没想到,自己这婆婆倒也蛮可爱的,什么都说,不过,这倒也表明了是真没拿她们当外人!

“哎,我刚才说到哪儿了?对了,尿床,我跟你们说,他小的时候不仅尿床,有一次啊,我跟他爹在地里种西瓜,娘,你还想着了吧?就是拿回,您跟俺爹去吃八碗(可能是方言)的那回……”

“怎想不着,他差点把灌瓜的农药给喝了……”

打开了话匣子的婆媳两人,像是竹筒倒豆子似得,将韩雨以前的一些事,全给说了出来。什么他小的时候,上树去抓鸟,结果一把从鸟窝里抓了个蛇出来,吓的三天都拿不起筷子。什么小的时候游泳,差点没淹掉了什么的。

总而言之,韩雨的一世英名从此刻开始,可以宣布结束了。

这时候的他正忙着喝酒,吃菜,还不知道呢。只是看着奶奶,老娘跟雨心,楚颜相处的似乎十分愉快,时不时的发出开心的笑声,他也有一种功德圆满的感觉。

“哎,奶奶,小雨就没有什么跟别的孩子不一样的地方?人家,不都说什么刘邦啊是斩白蛇,出生的时候,天地雷动,他就没有什么异样?”

“有,怎么没有?”韩雨的奶奶肯定的道:“这孩子出生的时候,正在下雨。那雨啊,一开始吓的不大是吧?”

“嗯,不大。不过,有雷!”

“哎,他出生的时候,喀嚓,一道大雷正正的砸在了我们家!”

这回轮到楚颜和墨雨心傻眼了,本是随口问问,却没想到竟然有意外收获!

“后来呢?”

韩雨的奶奶露出了缅怀的神色,随即嘲弄的笑笑:“后来?后来,俺家里的那猪圈就被雷个击倒了,那一头养了两年多的大猪,就那么被雷给做成了红烧肉!”

楚颜和墨雨心再也忍不住,噗哧一声,纷纷乐了出来。

韩雨的奶奶也笑道:“他爷爷还说呢,这孩子啊是嘴儿馋,命好!一出生便有老天爷给他送肉吃,长大了,这孩子也绝对饿不着!现在看来,还真让他给说准了。”

墨雨心轻笑道:“真想不到,他还有这么有趣的过去!”

她见识了家组间残酷的争斗,已经认识到,并不是每一个衣冠楚楚的客套背后,隐藏的都是善意。而同样的,韩雨的母亲,奶奶,言语间或许不如那些人高雅,所谓的经历,谈吐,也比不的他们。

可至少,她们不会隐藏自己的冷酷和无情,她们对韩雨是那种发自真心的爱,对她们,也在全力的试探着接纳。身为老人,他们没有摆什么长辈的架子,这并不是什么自卑,而是大度,是值得人敬佩的智慧和胸怀。

她几乎是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这种交流。干净,简单,轻松,让人心生愉悦。

就当韩雨这边,觥筹交错的时候,远在非洲的刑天雇佣军基地中,陆辉正静静的打量着一副地图的边缘,靠近河流的地方。

窗外入眼之处便是茂密的丛林,一种浓郁的让人陶醉的清新空气,直欲灌入人的身体。风从窗户中传了经来,只有树叶沙沙作响。

这是一栋六层的小楼,从这个窗户中,正好可以俯瞰大半个基地。

看似平静的外面,陆辉却可以肯定,至少有三十名暗哨和狙击手,潜伏在各个角落。

各种陷阱,落坑,更是四处可见!

陆辉从来到非洲之后,一直便在着手对刑天雇佣军进行整训。而且是有针对性的,比如基地的核心区域,也就是他的办公区,完全由石敢当率领的卫队担任防卫。

而在前面,则分了左,中,右三个军营。他手下的三千人马,分成了三个八百人的团,剩下的六百人,则作为了预备队!

陆辉已经站了有一阵时间了,准确的说是从今天早晨,起来之后他便一直在地图前看着,就好像那里有无数文字交织的语言,在对他进行着诉说似得。

地图上,有着红,黑亮色特意圈起来的两部分。

红色是他的基地,是刑天雇佣军的地盘,而黑色则是距离基地北边大约一百三十里左右的一个小雇佣军组织的势力分布图,那里还紧挨着一个三千多人的原始部落。

挨着原始部落是不能赚钱的,据陆辉所知,那支雇佣军所在意的,是一个储量不明,质量却非常高的钻矿。

随着人们的不断开掘,钻石,金矿等稀有矿藏,在号称是世界宝藏的非洲,也渐渐的感受到了这种矿藏减少的压力。

不过,无论是钻石还是金子,这东西都是越少越值钱。

值钱的东西,当然得是刑天雇佣军的。老大投入了这么大的精力,人力,和财力全力打造的刑天雇佣军,也是时候为老大赚得一点回报了。

“军长!”石敢当走了过来:“刚刚接到了叶枫的消息,他已经跟那个原始部落商议好了,他们已经同意归顺。”

“好!同意了就好!”陆辉的目光猛的收了回来,此时的他,重新穿上了迷彩服,整个人都仿佛散发着一股慑人的风采!

军人,是他的宿命!

“司徒逍遥和袁大头不是一直说,没有事情做,老是训练,有些烦了么?这次,便让他们给我出动。一支不过五百人的雇佣军,如果,在天黑之前,他们还拿不下来的话,那他们也就不用回来见我了!”陆辉嘴角一勾,淡淡的道。

“是,我马上就去下令!”石敢当走了两步,将命令传达完毕,早就整装待发的刑天雇佣军,顿时开动起来。

“军长,这支雇佣军虽然不过五百人,可他们能够占住这里,从情报上显示,似乎,在他们的背后,还有另外一股强大的雇佣军,我们……”

陆辉淡淡的道:“不用理会他们!”

在那支弱小的雇佣军背后,的确有着一支世界雇佣军排名第十三的组织,名叫刺虎。

他们有近五千人,一个加强旅编制。看上去似乎很强大,可他们有自己守护的地盘和固定的利益范围。

陆辉断定,他们不可能会为了这五百人的小队伍,而全部开拔过来,跟自己玩命。

更别说,就算是他们来了,陆辉也不怕!

这是刑天雇佣军的第一战,他不求成名,只为练兵。

陆辉两手背后,缓缓的走了出去:“带上卫队,咱们也跟着去看看热闹!”

“太好了!”石敢当大喜啊,连连招呼道:“兄弟们,保护军长,升官发财去……”

陆辉抬起头,目光清冷的扫过远处幽深的天空,非洲,雇佣军,不管你们有没有做好准备,刑天,都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