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19章 非洲聂红铃

1019章 非洲聂红铃

?在距离刑天雇佣军的二龙山基地,大约一百公里的地方,有一片茂密的丛林。

丛林很大,至少有上百平方公里,外围的树木,还不算高大,可是,越是朝里,那参天的大树,便跟着多了起来。

随处可见,一抱多粗的树木,它们虬结而生,扎根与此,有的甚至已经生长了近百年。

非洲地广人稀,为数不多的人口,还都生活在相对环境更好一点,交通更加方便的平原地区,像这样的丛林地区,人烟稀少。

在加上散落在四处的原始部落土著居民,有着一定的排他性,甚至还产生了许多不毛之地。

丛林四周,石敢当率领的卫队,向四周扩散出去近一里地。

很快,他们就到了一处军用帐篷的外面,那里,早就已经搭建好了一个指挥部。

司徒逍遥和袁伟强两人,早就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我已经让李逵,带了人,潜伏到了那支雇佣军的后方。一旦你们发动进攻,他会带人,以最快的速度,将钻矿抢占。”陆辉淡淡的道:“你们不要有什么后顾之忧,也不要打的太急,太猛,我给你们三个小时的时间,最好让手下的人,都活动一下!”

“是!”两人敬礼之后,转身离去。

那边他新近提拔的几个军事参谋,则围绕着简易的地图,不断的进行着推演。

陆辉静静的望向,一直跟在他身边,并没有说过什么话的那个女孩。

那是一个少女,大概在十七八岁的模样。

她的皮肤看上去有些黑,却并不是单纯的黑色,而是带着一点灰和反光,有点像是金属。用准确点的形容词,这应该是叫小麦色或者咖啡色。

不过,这跟你专门跑到夏威夷的大海边,暴晒出来的颜色不同,她的这种肤色,是天生的,这要是在国内参加个选美什么的,估计,其他姑娘也就不用亮相了。

单凭这皮肤,便足以撼动人心。

更何况,除了有着好看的皮肤之外,她的身材,也是那么的诱人,至少,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反而有点像是二十七八岁。

也许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太过潮湿的缘故,她上身穿着一件普通的战术背心,只是在胸口的部位,狠狠的向外突了一把,鼓鼓的,让人的目光,往往会不由自主的落在她胸口露出的那一抹小麦色上。

不是雪白,却比雪白更诱人!

那沉甸甸的感觉,几乎只用目光,便能让人感受到那事物强大的弹性和丰腴!

下面,则是一件战斗皮裙,黑色的战斗军靴。直接**在空气中的双腿,显得更加修长,充满一种异样的诱惑风情。

不过,在那件战斗皮裙的两侧,则挂着两把明晃晃的改装沙漠之鹰,在她的身后,还背着一把二十米近战军用手弩,贴着小腿的地方,则是一把军用匕首。

整个人,看上去杀气腾腾。恍如一头小雌豹一般,充满着野性与性感!

她,便是西德力的女儿,也等于是附近这几十万平方公里上的公主,名叫聂红铃!她是一个混血,西德力早些年,无意中救下了聂红铃的母亲,一个逃难到了这里的z国女人。结果,阴差阳错的爱上了对方。她便随了母亲的姓氏。

西德力娶聂红玲母亲的时候,部落不过三千人。经过了十七八年的发展,扩张,渐渐的有了如今的这副局面,俨然是一方霸主,这跟聂红铃的母亲,是绝对分不开的。

陆辉也是在来到这里之后,才听闻了这个女人的名声。这也是为什么,西德力会很喜欢z国人的原因,单凭老船当初的那个救命之恩,或许,能够让刑天雇佣军在这里落脚,可像现在这般,轻易便拥有如此广袤的根基,却也不太容易。

这其中,怕也是因为这对母女,才使得西德力对他们,另眼相看。

所以,对于聂红铃,陆辉也不太好得罪。

只是,他没有发现,自己的目光不断的在对方的身上打量,已经引起了聂红铃的不安。小丫头轻轻的动了一下身子,主动开口道:“陆军长……”

“啊?”陆辉回过神来也有些尴尬,自己怎么看着一个小丫头,也走神了?他老脸微热,目光下意识的再在聂红铃的胸口转了一圈。他的确不是故意的,刚才只顾着走神,他还没有细细的打量。这时候一看,才发觉小丫头本钱雄厚。

陆辉毕竟也是一个男人,身为一个正常的,有着七情六欲的热血男人,两年多的时间,没有碰过女人,那种定力可想而知。

单身很痛苦,单身久了更痛苦。前几天我看见一头公猪,都觉得它眉清目秀的……

这是他在部队的时候,听到手下的人,说过的一句话。当时还没有所觉,此时才蓦然发现,他们的这种感慨,未曾不是有感而发!

不过,陆辉毕竟是陆辉,他也只是目光一转,便扭头朝旁边望去。

“聂小姐,你先前说的,这里的钻矿,挖出了一对玲珑钻,不知道消息是从何而来,是否属实……”

“当然属实,这消息,是当地部落的人,暗中带给我父亲的。他们希望我父亲能够派人,来拯救他们!难道我还会骗你们不成吗?”。聂红铃蹙眉道。她的z国话说的非常流利,甚至,还隐隐的带着一股yt方言的味道。显然,这都是她那母亲的功劳!

陆辉听了颇感亲切,他缓缓的点头笑道:“呵呵,我当然相信小姐!在我来之前,我们的院长老船,便特意叮嘱我,让我一定要去帮着看看,酋长大人,还让我给酋长大人,带来了他专门配的药!”

“只可惜,我来到这里之后,一直琐事缠身,没能当面拜厄酋长。哦对了,那药,我已经使人送过去了,不知道收到了没有?”

陆辉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可是,今天说的却显然很多。也许,是因为他站在了刑天雇佣军军长的位子上,着眼与雇佣军的未来,他当然有着足够的理由,跟西德力这个地头蛇打好交道。

能不能有所发展,能不能让刑天雇佣军在非洲,一步步的走下去,站稳脚跟,西德力是关键!

可也许……

“嗯,我父亲已经收到了,他非常高兴,这次,特意就是让我来感谢你的!说是老神医还能想着他,他非常高兴!”聂红铃轻声道。

西德力当然不会派她来,只是,她自己私自溜了出来,西德力也只好由着她,对于这个女儿,西德力还是非常疼爱的。

聂红铃是昨天到的,她还带来了大批的草药。陆辉已经让人收下了,等到下一批粮食送到的时候,便可以一同运回去。

“不过,陆军长,有一件事情,我还是要提醒你,非洲野猪雇佣军,虽然人数不多,只有五百人,却个个都是丛林战的好手。你的人,这么贸然的攻杀过去,只怕……”

非洲野猪雇佣军,指的便是此次陆辉的目标。

聂红铃没有向下说,可是,很显然她并不看好陆辉。在丛林中作战,受到地形的限制,许多重型武器,根本施展不开。人数多,也不一定就能赢!

陆辉笑了,他当然不是个莽撞之人。

实际上,早在他还没有来到非洲的时候,李逵便已经带人,将这里的消息,摸了个清楚。那西德力给他们的二龙山,位于西德力部落的最北部。

表面上看,他这是手笔大方,可实际上,这里基本上已经超出了西德力部落的势力范围。西德力在当地,也不是没有对手的。那支刺虎雇佣军,和他支持的另外一个部落,便是他最为强大的敌人。

西德力将刑天雇佣军安插在二龙山,实际上,便等于是让刑天雇佣军,在替他遮挡刺虎雇佣军的锋芒,分担他所承受的压力!

所以,那个时候,陆辉便已经知道,一旦将二龙山选作基地,只怕自己的刑天雇佣军,便会成为刺虎雇佣军的眼中钉,肉中刺!

既然如此,那刑天为什么不能够主动出击?所以,他一到二龙山,便不断的安排人,进行丛林战对抗训练。并不断的搜集关于刺虎雇佣军的消息,搜集附近的地形,进行相关的准备工作。

这一战,表面上看,他是临时起意,可实际上,在刑天没来的时候,种种准备和作战意向,便已经明确了。刑天雇佣军,便是要踩在刺虎这个同类的肩膀上,俯瞰整个非洲。

不过,这些话他自然不会对聂红铃说的。

“放心吧,倘若连一头野猪都收拾不掉的话,那我跟刑天雇佣军一起,立即卷铺盖走人!”陆辉嘴角轻轻一抿,整个人流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他相信自己的手下,这些接受过正规训练,甚至有一大批还是特种兵出身的锐士,有着一批经历过无数战火淬炼的雇佣军精锐指点,经过前后三个多月的训练,还有一些小规模的实战,已经具备了峥嵘之势!

再加上他们的武器装备,远远的超过了对手,倘若连五百人的散兵游勇都收拾不掉的话,那他还谈什么,跟刺虎斗?

聂红铃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采,她的嘴里却轻轻的哼了一声:“是嘛?若是如此的话,那我便亲自为陆军长把盏送行!”

“哈哈哈哈哈!只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陆辉哈哈大笑。

矗立在战场上,尤其是异族的战场上,陆辉,终于流露出了他军人豪爽的那一面!

就在他的笑声中,沉闷的枪声响了起来,刑天雇佣军,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