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20章 玲珑双钻上

1020章 玲珑双钻 上

?陈光脸色冷峻的将手指轻轻一扣,砰的一声响,在他狙击镜中的一丛绿色,便猛然爆开。 红白之物,纷纷洒洒,一头无头尸体,随之从树上掉了下来。

陈光随即将狙击枪一收,两脚轻轻的一蹬,身子也跟着从树上栽了下去。

头下脚上,仿佛坠落。

不过,在快要落地的时候,他的右手一抓,轻轻一晃,整个人便重新变回了头上脚下的样子。轻轻的落在地上,微微一滚,随即抖手一手,飞龙抓从树上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

陈光匍匐着观察了一下,见没有危险,这才收好了飞龙抓,身子像灵狐一般,快速的窜向十米外的另一个伏击地点。

对面的雇佣军虽然号称野猪,却并不愚笨。

事实上,非洲的野猪凶悍异常。在丛林中,它们甚至可以跟猛虎斗上几合。

而且,一旦发狂,难以抵挡!

这支雇佣军也是如此,虽然,他们的人数并不多,只有五百人,却十分的精悍。

战斗经验丰富无比,个人战斗素养,十分高超。

而且,他们还有着十二三名狙击手,其中,不乏好手。

要知道,枪这东西,学会简单,学精却难!而想要耍的出神入化,更需要汗水和天赋!狙击手,有甚!

在刑天雇佣军上下近四千名成员中,陆辉也不过挑选出了不足三百名狙击种子,由他亲自训练,而能够走上战场的,最后也只有一百五十九人。

其中,三个团各安放了三十人。

剩下的五十九人,则由陈光带队,组成了一个专门的狙击手大队。

其中,两人为一组,一为狙击手,一为观察哨。

至于最后的十人,则被陆辉留在了身边,作为他的保护力量。

整个狙击手大队中,也只有陈光一人,不需要配备瞭望手。用陆辉的话说,他已经登堂入室,迈入了狙击大家的行列。

不需要数据,不需要犹豫,他手中的枪,就像是有着生命,呼吸和语言一样,会告诉他们,从最合适的角度,选择最恰当的时机,来完成必杀的一击。

就像刚才。

“兄弟们,想要升官发财的,就给老子冲!”袁伟强眼见对面的狙击手,哑火,顿时怒吼一声,亲自带着卫队,便朝对面的野猪雇佣军冲了过去。

四周的刑天雇佣军成员,一个个的恍如下山的猛虎,入水的蛟龙一般,纷纷跃起,朝着对面便冲杀了过去。

一时间,枪声大作,硝烟弥漫。

野猪雇佣军的大本营,是一处村落模样,零散的一两百栋房子,围成了一个粗糙的圆形。房舍全部是用厚重的树木垒成。其中在村落中央的几座,是三层小楼的模样,正好可以俯瞰四周。

据情报显示,野猪雇佣军的老大,就住在这里。

而就在这院落不远处,则是酒吧,还有几家简易的旅馆。当刑天雇佣军攻过来的时候,外面,一些正在外面闲逛的女人,纷纷发出一声惊呼,仓皇的四处乱窜。

虽然条件简陋,可是,这里该有的东西倒是一样也不少,尤其是酒和女人。

毕竟,雇佣兵刀头舔血,赚了钱后不是留着生崽的,若是没有个让他们花钱的地方,那他们还拼命赚钱干什么?

不过,四下乱飞的子弹,可不会理会你到底是男是女。

有好几个女人,因为躲闪不及,而被子弹撕裂成了碎片!

“雇佣军,不比寻常。有一些女人,因为害怕落在别人的手中,下场凄惨,所以,会拼死反抗。而生活在这样环境下的她们,若是突然出手,很有可能会要了你的命!所以,在战斗开始以后,所有的人,都不得留情!在战斗结束以后,也要小心,一人反抗,杀三人。三人反抗,杀一百!”

这是临战之前,陆辉给他们下达的命令。此时的刑天雇佣孤军成员,当然不会再心慈手软。

村落铺的很开,外面的人很难想象的到,在这样的丛林深处,还会有这么一处所在。不过,野猪雇佣军,明显在这里经营时间不短了,甚至,还有一条通往森林外围的简易公路。几辆车,停在四周。

在村落的外围,还有十几道掩体。

不少野猪雇佣军的成员,纷纷从房子里扑到掩体中,开始反抗。更多的人,则从房子中,进行还击。

只是,外面眼线被悄无声息的干掉了,虽然,暗哨中的狙击手,开枪给他们提了醒,可他们反应的还是晚了些。

刑天雇佣军,已经从两边压了上来。

一时间,野猪雇佣军的成员,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敌人。只是从枪声中判断出,来人不仅数量多,而且明显的武器装备要远远的朝过他们。

他们耳中听到的,几乎全部都是自动武器的声音。

他妈的,这是哪儿路神仙,过来找他们的麻烦?不少野猪雇佣军的成员,开始不断的谩骂,可手中,却丝毫没有闲着。

冲的太快的几名刑天雇佣军的小弟,因为躲闪的慢了,被几颗无情的子弹,给撕裂了。

袁伟强眼中几乎喷火,却也无可奈何。

自己的这些手下,虽然究竟训练,而且,参与过不少次空心弹的对抗,可是,那毕竟不是真的战争。

此时,当死亡呼啸,当子弹横飞,还有多少人能做到,让子弹飞一会?那是扯淡!

“全都隐蔽好!不得乱动!还击,快点,都他妈的还击!”袁伟强一边大声招呼,一边带头朝对方进行反击。

只有经历这么一场血雨腥风,他的手下,刑天雇佣军才能真的成熟起来。

烈火,是一名z国人,一名孤儿。他的父母,本来是前来这里投资的商人,可是,却遭到了当地一个势力的追杀。幸亏,他父亲的一名保镖是退伍军人,护着他杀了出来。

一年后,烈火孤身一人,单枪匹马,将曾经的那个势力中的人,一一铲除,那一年,他才十七岁。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留在了非洲。

他是一名雇佣军,可同时,也是一个杀手。他之所以留在这个野猪雇佣军,只是,单纯的想要在这里落脚而已。

一个人,想要在纷乱的非洲生存下去,是极不容易的。

此时的他,静静的靠在树边,通过那把缠着麻布的狙击枪中的镜子,冷漠的从刑天雇佣军中冲击的人身上一扫而过,又挨着寻找着那些狙击手潜藏的地点。

“四周都有狙击手?什么时候,这附近来了这么多厉害人物?还是z国人?”

烈火的眉头轻轻一扬,目光深邃,幽冷,平静!今年,他虽然才刚刚二十三岁,可是,却已经在战火纷飞的生死边缘,呆了六七年。

六七年的时间,无数的生死考验,早就将他的神经打磨的无比坚韧。

此时的他,看山去十分的平静,那些个野猪雇佣军的人,就在他不远处被人打爆了脑袋,可他,却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他为人冷漠,枪法冷厉,出手更是狠辣无情。寻常的时候,往往一天,两天都一言不发。因为他觉得,身为狙击手,最需要的便是耐得住寂寞。

无疑,他在这方面做的很好,甚至,有些出类拔萃!

他此时,正猫在一颗树上。当枪声响起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便是匍匐在地,然后,用蛇行一般的速度,快速的猫在了一棵树上。

然后,上到了一棵大树的上面,将身子藏到了枝叶里面。

此时,他正透过细缝,悄悄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那幽冷的金属枪管,就像是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随时都会从他的手中扑出来。

野猪雇佣军完了。

烈火心中暗自叹息一声,他已经看到,一个个孤狼般的身影,从远处的丛林中不断的迫近,而后,上树,不断的点着野猪雇佣军这边的反抗者的名字。

而被点到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个结果,那就是脑袋被打成一堆破烂!

如此多的狙击手,在四周支援,在加上地下的那些已经迫到近前,身手不弱的大队人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野猪雇佣军,根本就是在被压着打。

五百人的队伍,转眼间被干掉了三百多。

剩下的人,顿时慌了。近战,他们或许还不害怕,可是,面对不知道藏在那里的狙击手,实在是让他们胆战心惊。本来嘛,人家能打到他们,他们却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那不就是个活靶子吗?

有些人见大势已去,已经开始将身子藏起来,等待着投降。有的人,则开始了悄无声息的后撤。三三两两,互不从属。

这也是雇佣军的一个弱点,他们没有绝对有效的体制,凭借的是利益和情谊,相互牵绊。偏偏许多雇佣军,又喜欢自由,大家呆在一起,那是为了发财,可不是为了将命搭在这里的。

打的顺风顺水的时候,那自然是勇猛无比,可一旦落入了下风,便很容易出现一哄而散的情况。

烈火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他早就已经发现,在没有动静的另一边,隐藏着浓烈的杀机。也就是说,看似安全的生路,实际上,只是一个陷阱。

不过,他不会提醒这些蠢猪的。

只有这些人都死光了,他才有可能活下去。

烈火小心翼翼的将身子又缩了缩,就像是个变色龙一样,轻轻的靠在了树上。随手,又撒了一种特制的药粉。这种药粉,可保他虫蛇不近,狼犬难察。

战斗,很快便结束了。

野猪雇佣军,被干掉了一百多人,其中,有一半是被狙击手所狙杀。一百多人受伤,剩下的人,则都做了俘虏。

五百个人,四周还都是丛林,竟然一个都没能跑出去。

陆辉在石敢当等人的陪同下,缓缓的走了过来。村中,正有人在打扫战场,收缴武器,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四处可见红白之物,红的是血,白的是脑浆。

陆辉本来还有些担心聂红铃,见不得这样血腥残忍的场面,可是他打眼偷扫了对方一眼,却见这丫头,正满脸兴趣的站在那里望着。

心中不由得感慨,都说非洲的原始部落,非常落后,有的甚至茹毛饮血,现在看来,也并非一定就是谣传。

石敢当满脸不高兴的神色,本来嘛,他还想着冲锋陷阵一把的,可哪儿里想到,这野猪雇佣军,竟然如此不经打?

“老石,”石敢当的外号是拼命三郎,可这太长了,所以陆辉给简化了一下:“将这些俘虏,抓起来问问,他们跟那个刺虎雇佣军的具体关系。我要知道,刺虎雇佣军的情报,越详细越好!”

“是!”石敢当答应一声,立即招呼了人,去找那些俘虏发泄去了。

袁大头押着一个黑蛋走了过来,这厮看上去又高又壮,一身腱子肉,目光颇为凌厉。

不过,看他肩膀处,似乎中了一弹,鲜血正在不断的向外渗出,可他的脾气倒是挺硬,愣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军长,这位,是野猪雇佣军的老大,叫什么无蛋疼……”袁大头的嘴巴咧了咧,来到基地之后,他们不仅在训练战斗技能,连带着一些日常的英语,还有一些简单的土著语,也学了一点。

不过,这些人打仗那是把好手,可让他们学习,实在是有些难为他们了。

便连袁伟强,也学了个似是而非。不过,这倒没妨碍他听明白对方的名字。

无蛋疼,这回他是的确不用疼了。

袁伟强的目光,不怀好意的落在了对方的两腿之间,老实说,对于这些家伙的那东西,他还是很怀有敌意的。无他,谁让丫们的个头实在是让人有嗲自惭形秽呢?虽然,他绝不会认为自己的本事,比对方差上一点。

陆辉的嘴角也轻轻抿了一下,不过,因为旁边还站着一个聂红铃的缘故,他才不得不忍住了。

“你就是这些人的头?告诉我,玲珑钻,在哪儿?”陆辉笑眯眯的问了一句。后面的聂红铃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想不到这个人,竟然还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无蛋疼的确是个硬汉,他操着英语骂道:“你们偷袭,算什么本事?一群只会打黑枪的家伙,还想让我告诉你,玲珑钻的下落?有本事,跟老子单挑!赢了,我告诉你,输了,便要放老子走!”

“美的你!”袁伟强抬腿便踹了他一下,要不是无蛋疼躲闪,只怕这一下,正中他的要害。

陆辉伸手制止了他,他静静的望着无蛋疼,他也知道,像这样的人,十有是不会怕死的。而玲珑钻,虽说是个头不小,可是,毕竟也不过是个钻石而已。若他真的藏了起来,自己还真找不到。

“单挑嘛?我就给你这个机会!”陆辉轻轻的回了一句。

便在这个时候,就在离着他们不远的头顶上,一棵树的树叶轻轻晃动了两下。陆辉的眉头一扬,眼中,闪过一抹幽深的冷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