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21章 玲珑双钻下

1021章 玲珑双钻 下

“说吧你用什么武器?”陆辉轻声的问了一句

制住无蛋疼的几个刑天雇佣军的小弟早就将枪口挪到了一边

无蛋疼晃动着他那粗壮手臂好歹也是野猪雇佣军的老大他咧嘴笑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或许这将是你这辈子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

说着他将两手交叉握的咔咔作响:“对付你我不需要任何武器!”

陆辉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轻轻的吐了个烟圈才懒洋洋的道:“一个小蛮子也敢学人口出狂言?你们都闪开!”

他这句话是用普通话说的

袁大头看见陆辉挥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即笑呵呵的道:“都离的远一点”

说着他率先带了几个人朝旁边退了过去

然后在一个小弟的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小弟立即转身便朝村落里走去

无蛋疼怒吼一声两步迈到陆辉面前挥舞着斗大的拳头狠狠的砸了过来

军人格斗大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简单直接壮烈!

不过可惜的是他遇上的是陆辉曾经出身东方之怒无论是近战还是玩枪都绝非普通的特种兵可比

陆辉的身子向后一仰左手猛的伸出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手腕轻轻一叼右手一拳砸在了对方的胳肢窝里

无蛋疼被这一下砸的向后连退了四五步方才站住不过他的脸色已经微微有些变了这个小个子的黄种人竟然有着如此的力量?

这货倒也有两下子眼见对方只退了几步便重新稳住陆辉的心中也有些惊诧不过他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反而带着淡淡的鄙夷道:“速度太慢了如果你只有这点本事的话玲珑双钻我取定了”

“哼未必!”无蛋疼怒喝一声再次上前两拳前后击出陆辉两臂一横在身前一挡却不想这黑厮倒也有几分蛮力他的身子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后滑了出去

无蛋疼见状大喜猛的上前一步挥舞着那虬结的铁臂想要一鼓作气将面子找回来

陆辉眼中寒光一闪正在后退的脚尖狠狠的在地上一踏右腿一支以胯部为轴借助腿部的力量猛的甩了起来

无蛋疼的手臂顿时被抽到了一边陆辉得势不饶人欺身上前反手一肘砸在了对方的胸口然后一拳打在了对方受伤的肩窝处

无蛋疼嗷的一嗓子便叫了出来身子在跌坐在地上这一下被揍的是着实不轻尤其是枪伤的肩膀不断的向外冒血

四周只有十几个小弟在看热闹大部分的人还在有序的执行着各自的任务

烈火微微一拧眉四周看了一眼终究还是没敢动

“再来!”陆辉冲着无蛋疼微微一勾手却不想对方根本不接招了

他缓缓的摇了摇头:“你会妖法我要跟你比枪法!”

“把枪给他!”陆辉淡淡的道

无蛋疼接过一把沙漠之鹰用在手里掂了一下陆辉则是将一把步枪拎在手里冷冷的盯着他:“条件你划出来我接着!”

无蛋疼的眼角肌肉突突一跳他忽然感觉有点后悔因为他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阵凛冽的杀意他本想趁机干掉陆辉的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是不可能了周围陆辉的卫队已经悄无声息的盯住了他

“你就不怕刺虎雇佣军的报复吗?”无蛋疼沙哑着声音终于开始示弱了

陆辉二话不说猛的将手举了起来所指之处正是烈火藏身之地

烈火的心脏狠狠的收缩了一下他的手紧紧的握住了狙击枪的枪身整个人却是绷的紧紧的一动也不敢动

他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被发现了

不过他却知道自己只要一动哪儿怕他能够杀的了这个陆辉也难以幸免

杀了陆辉没有钱拿再把自己的命搭进去那就更不值当的了

所以烈火最终还是决定赌一把

就赌陆辉没有发现他

不得不承认烈火的神经是极为强大和坚韧的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他竟然生生的止住了自己那几乎磨练成了本能的身体硬是保持着原本的动作一动不动!

“砰”的一声枪响一棵树叶被打了下来子弹呼啸着快速的闪了过去烈火甚至感觉到了一种气浪带着死亡的气息擦着他的脸就那么冲了过去

可他依旧忍住了

然后便是枪声不断的响起那树叶不断的飞舞落下却愣是没有碎!

六声枪响之后那树叶才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

立即有小弟走过去将树叶拿了过来顿时无蛋疼牙疼似得倒吸一口冷气也不再说什么狠话了甚至连哼哼都忘了只是静静的望着陆辉

在那树叶的一周有五个圆形的小口子

这说明陆辉刚刚那几枪全都准确的命中了这树叶却只伤了它边缘而没有将它打碎

更为重要的是这树叶上的五个圆形小弧没有一个是重合的

在树叶飞舞的过程中要做到准确命中这并不难

只要是将枪玩的不错的雇佣军一般都能做到可是要是只击中树叶的边缘而不是将它击碎那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

至于做到陆辉这样连中五枪却能使得枪口没有出现重合则已经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骇人境界

这得是什么样的眼力什么样的枪感才能做到?

无蛋疼脸色煞白咕嘟一声吞了一口唾沫手中的枪只觉得有千斤沉后面的聂红铃忍不住上前两步靠近了那叶子等看清楚状况之后也满脸惊骇的望着她

只看这丫头的这一身装备也知道她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可是显然她此时也被陆辉给镇住了

这还是人吗?

“现在可以说那玲珑钻的下落了吧?”陆辉缓缓的开口了

无蛋疼握着枪的手悄悄的一紧突然将枪举了起来眼前的这些人杀人如麻来势汹汹就算是投降只怕他手下的任何人都可以生唯独他不会有活路

在非洲雇佣军这块深潭里混了这么久这点事情他还是能看的清的

更何况玲珑钻已经失窃!

所以他决定拼死一搏反正左右是个死!

不过一直在警惕着他的陆辉又如何会让他如愿?无蛋疼的枪还没举起来陆辉手中的枪便已经打断了他握枪的手腕

而几乎在同时无蛋疼的脑袋突然暴烈开来像是被人用大锤狠狠的砸过似得

随即他们才听到狙击枪沉闷的声响

陆辉的卫队迅速的扑了过来挡在他的四周袁伟强则带了人举着枪便朝旁边的树围了过去

“不要开枪!”陆辉推开挡住他的卫队厉喝一声

袁伟强这才制止住了蠢蠢欲动的手下而在丛林四周一个个身影开始显现领头的那人正是刚才袁伟强低声招呼过的手下

原来陆辉早就察觉到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他便通过手势让袁伟强注意警惕袁伟强呢也发现了不对便将手下叫了过来

陆辉此时盯着烈火藏身的那棵树淡淡的道:“朋友还不下来么?”

不远处则有一些不明就里的刑天雇佣军成员暗自诧异这是叫谁呢?难道那里还有人么?这当然不可能

他们已经将战场打扫过了的那里怎么可能还有人!

然而让他们感觉到惊骇的是真的有一个人从上面飘了下来

是的是飘

他的身子完全的蜷缩在了树后即便是对面有狙击手一直在盯着他此时也绝抓不主他的破绽

他就好像没有什么重量似得轻飘飘的落了下来跟陈光那种一头从树上栽下来完全不同在他的手中也握着一根绳索不是飞龙抓不过用处却差不多

他用了十几秒钟的时间在站在地上

陆辉的眼睛亮了起来就好像是个铁匠突然发现了一块上好的铁石一样

这是一个长的有些瘦削的年轻人他的手臂很长神情冷峻眼神却极为平静被无数双眼睛盯着被几十杆枪指着却依旧将身躯站的笔直可是他却一直站在树后一动不动

这就像是一只警醒的豹子却偏偏带着一股猛虎才有的王气

“你是谁?”陆辉轻轻的一摆手让手下将枪都收了起来

“烈火!”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干脆利落就像是他手里的枪没有一点的迟疑

陆辉扭头望了一眼无蛋疼这家伙的脑袋就是被这个烈火给击爆的这是一个出手速度几乎跟他不相上下的人!

陆辉心中暗自惊讶他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年轻

“能说说为什么杀了他吗?”陆辉淡淡的道

袁伟强警惕的摸向腿边的匕首他能够猜到陆辉为什么会对这个年轻人如此客气因为他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压力

“你想要找的玲珑钻我知道下落!”烈火的回答很简短不过所有的人却都听出了他的意思

既然我知道玲珑钻的下落那你也就不用费心问了因为无蛋疼已经没有活着的价值了

“在哪儿?”

“你先让那个狙击手出来我才能去帮你将玲珑钻找出来!”烈火平静的道

陆辉笑了他知道陈光一直在盯着这个年轻人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他没有想到这个烈火竟然能够感受的到陈光的存在

不一定用看身为一个顶尖的狙击手隐藏起来的危险一样能够触动他们心底的直觉

事实上有的时候他们更相信这种直觉而不是自己的眼睛

陈光从一百米开外的树上溜了下来虽然烈火一直没有出手可是陈光也还是感受到了他的存在所以他在开过两枪之后便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不过不得不承认烈火的伪装实在是好或者说他的神经实在够坚韧竟然能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一动不动一点破绽也没露出来

陈光静静的走到陆辉的身后站住脚没有说话可是一双眼睛却跃跃欲试的盯着烈火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高明的狙击手这点燃了他心中的战意

“现在能去帮我找玲珑钻了吧?”陆辉伸出手安抚的拍了陈光一下这才对着烈火道

烈火点了下头然后迈步便向外走

他带着陆辉等人去了村落中间找到了无蛋疼的住处然后在房梁上面找到了一个暗格然后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锦盒

陆辉一看正是玲珑钻

顿时大喜随手递给袁伟强:“快马上安排人给老大送过去越快越好!”

“是!”袁伟强双手接过转身就走

聂红铃却再次用惊讶意外的目光望着陆辉的背影他这么毫不犹豫的要打野猪雇佣军如此费神的要找玲珑钻为的就是要送给他的那个什么老大?

如此强大的一个男人还有什么人能做他的老大呢?

聂红铃心中暗自嘀咕……

陆辉却笑眯眯的望着烈火道:“小子枪法不赖!我看你也是Z国人看在老乡的份上我便让你跟我混吧!”

说完也不等对方拒绝扭身就走

嘿嘿你小子既然现身既然怕死那就别想着再走了老老实实的为我效力吧

走出门后陆辉爽朗的笑声才传到众人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