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22章 订婚

1022章 订婚

“这是什么东西?”韩雨眉头微微一拧,望着眼前的这个不大的锦盒。

他是半夜被人给叫了起来的,练完无名心法之后,才刚刚躺下,还没等睡熟,便被楚园的护卫给叫了起来。

然后,他便看见了石敢当。

石敢当曾经是楚家雇佣军的一员,自然有着出入楚家的资格。这要是换了个人,只怕没有他点头,将难以踏进楚园半步。楚家的那些护卫,可不是摆设。

“是我们军长,让我专程飞回来,送给您的!他说,他知道您就要定亲了,也没有什么好表示的,这一点,是我们刑天雇佣军的一点心意,恭祝老大和两位大嫂,白头偕老,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早生贵子,夫唱妇随,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停停停!”韩雨满头黑线的道:“这后面的话,也是陆真人让你转达的?”

“不是,这是我一路上想出来的,嘿嘿,词挺硬吧?老大,我这一路上,可是,浪费了好多脑细胞!”

“嗯,你是挺对不起你那些脑细胞的!”韩雨白他一眼,随手将锦盒打开。

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对钻石,每一个都有着豆粒子般大。在灯光下,澄净的就好像不应该存在与这个世上似得,熠熠生辉。

虽然韩雨并不懂珠宝,可这,并不代表着他不会欣赏。

这跟上一次,买给静汐的那条蓝梦琉璃项链,品质几乎相差无几,不,是还要好上一些。

而在玲珑双钻的下面,则是一道暗红色的圆弧,构成了这个戒指的肢体,紧紧的包裹着玲珑双钻。

“这儿是什么?”韩雨将那血红的戒指,撵了起来,拿在手边看着。

石敢当笑道:“这个您怕是得去问和尚哥!”

“跟和尚又有什么关系?”韩雨眉头一扬,轻轻的把玩着戒指。玲珑双钻,显然是经过了高手匠人的切割,跟下面的红色圆弧,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最为难得的是,同样的钻石,同样的戒指,竟然有两颗。

这对别人或许用处还不大,可是,对于韩雨来说,却不啻与一场及时雨。要知道,他可是要娶两个老婆的人啊,如果只是一颗的话,那不管多好,他也不能要。

不然,送给谁,不得得罪另一个啊?

而现在,竟然是一对,那自然就内部用为这个发愁了。

韩雨心中很高兴,也有些好奇,胡来一直在国内,而陆辉却在非洲,一个礼物,怎么还把两人给牵扯到一块去了?

“这钻石下面的玉,是和尚哥前些日子,托了人给我们军长捎过去的。得了这两颗钻石之后,他立即让精工巧匠进行了融合。不过,这玉到底是什么玉,我就不知道了。”石敢当抓了抓脑袋,笑呵呵的道。

韩雨点头道:“嗯,陆辉这家伙,就算是急着送来,也不用让你连夜赶过来啊!不过,你还别说,这还真是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辛苦你了,对了,现在刑天雇佣军还好吧?”

“好着呢!”石敢当狠狠点了点头,咧嘴笑道:“兄弟们,刚刚开了一战,旗开得胜,野猪雇佣军已经被全部歼灭了。对了,我们军长还收留了一个小子,叫什么烈火。不过,那狙击枪玩的,倒是真不赖。还有,他藏匿的本事,也挺有一套!”

“咱们花了大价钱,训练出来的几只藏獒,也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什么原因,竟然在他的脚下转了好几圈,也没能将他拽出来!”

“军长说,这小子身上,肯定藏着掩盖气味的东西。让我回来,问问院长能不能也给我们弄点这类似的东西?”

“嗯,你不说,陆辉已经将人给收服了么?”

石敢当抓了抓头:“嗯,可那小子说,这是他保命的玩意,概不外泄。老大,您是没见到那小子啊,一看就是个油滑的家伙,让他真心的臣服?只怕不太可能!”

“哦?”韩雨有些感兴趣的扬起了眉头,他可是知道陆辉的手段和眼界的。能让他看上的人,不多,能让他看重的人,就更少了。

一个被他看上,却看不上他的人,嗯,这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说。听起来,这个烈火似乎有点意思!韩雨又问了几个问题,石敢当也都说了。

不过,他得了钻石之后,便去找人跟那玉进行安装,弄好了就立即飞了回来,所知也不多。

“听你一说,这也是个人才,不过,三郎,你可是负责陆辉安全的。身上责任重大,有些事情,陆辉不用说,你也要想到,替他做好,你明白吗?”韩雨的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敲了两下。

石敢当急忙正色行礼道:“老大请放心,我已经命人暗中调查烈火的身份了。同时,也吩咐了卫队,提高戒备。并安排了人,二十四小时的监控对方的一举一动。虽然,不一定能将他的危害,消灭与无形,我却可以保证,绝不会让他伤到军长的!”

“这就好!非洲那边,天气炎热,我已经给大家准备了一批日常生活物资,还有一些改善基地的设备,回头,你便负责送过去吧!”韩雨轻声道。

“九叔可是唠叨了好几次你了,他老人家说了,若是你来了,便去陪他聊聊。这样,我陪你过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石敢当连忙道:“明天您怕是还有许多事情要忙,还是早点歇着吧。”

韩雨笑道:“嗯,也好,那你明天可得记得参加,好好的喝两杯!”

“您就是不开这个口,我怕是也要厚着脸皮留下的。我们军长说,让我好好替他喝两杯的,不然,就让我回去看大门。”

“他敢,他要是让你看大门,我就让他去扫大街!”韩雨笑骂着回了一句,然后,将石敢当送了出去,望着他离开的背影,韩雨缓缓的摇了摇头头。

这个石敢当,当初被陆辉揍的不轻,可不想,现在反倒成了陆辉的铁杆拥泵。如此也好,刑天雇佣军有陆辉坐镇,再有石敢当这些楚系人马的全力辅佐,定然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站稳脚跟。

不,现在它不已经站稳脚跟了吗?对于那个野猪雇佣军,韩雨也是知道的。这是一支人数不过五百人左右的雇佣军,看上去人不多,可是,成员却绝大多数都是在雇佣兵战场上讨生活多年的老战士。

陆辉曾经说过,要等到刑天雇佣军安定下来之后,再拿这支雇佣军练练手。不想,他竟然这么快就动手了。

韩雨也隐约的猜到了他为什么会这么做,拿着那两枚钻戒,韩雨只觉得沉甸甸的……

第二天一大早,遮天的几位堂主,便已经赶过来了。

韩雨是不得不给他们打声招呼,不然,这些家伙定然不能轻饶了他。好在,他们比较了解情况,韩雨也不用担心,他们会在自己的家人面前,说露了嘴!

不过,如此一来,可就有些热闹了。好在来的都是各堂的堂主,便连副堂主都没有资格来,这才使得这动静不至于太大。

韩雨的父母,所用的东西,昨晚也都准备好了,今天,不过是走个形势罢了。

见到这来的人有丫头,有和尚,你大小胖子,有带着眼镜的斯文人,也有看上去颇有些凶神恶煞的人,韩雨的家人顿时有些懵了。他们不知道,韩雨到底在干什么,竟然跟这么一群人凑在了一起。

不过,好在他们也没有失礼。

韩雨甚至将昨晚拿的那一对玲珑钻戒,给了自己的老娘,对外便说是韩家的家传宝物。让自己的老妈在定亲的时候,给了楚颜和墨雨心。两女也很果断的改了口,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好容易等到事情的流程都走完了,也已经到了下午。

韩雨的父母这才告辞离去,楚老自然是不断的挽留,直到韩雨的爷爷答应,没事会来找他钓鱼,他这才算是同意他们离去。

韩家的人,能够感受到楚老所流露出来的那种真诚,对于韩雨,自然也就更放心了。

韩雨的母亲,站在楚园外面:“结婚的日子,你可要记住了,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这段时间,你要准备准备,买房子了没有?要是没买……”

“买了,买了!妈,这个您就别操心了,我回头让人去操办就行!”韩雨忙笑道。

“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你结婚,我还不操心,那你还要我这个妈干什么?行了,你有事儿就忙你的去,回头你把你房子的地址告诉我,我跟你哥去帮着收拾!”

韩天点头道:“嗯,兄弟,反正平时我也没什么事,就帮着你去收拾收拾。”

韩雨只得点头道:“那成。那你们也别太累了,我不一定一直呆在天水,要是有什么事,你只管打电话给我。哥,记得以后家里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别一个人扛着,给我打电话。”

“成,俺知道你现在出息了,”韩天望望威严,气势的楚园,笑道:“不过,你也得好好干,别辜负了楚老爷子对你的信任。”

“嗯!”韩雨点头。这一次,楚老是亲自送到了门口,这待遇,也足以彰显他对韩家的尊重了。不过,前来送行的人中,还是少了两个人。

萧炎一身红衣,置身于水汽弥漫的湖边,定定的望着水中的倒影。

那里面,有一张绝美的娇颜,只是那脸色,为什么那么不好,略显苍白?

身边传来了脚步声,萧炎没有回头。

这个时候能够来到他身边的,只有一个人。

“想什么呢?”马文泉的声音响了起来。

萧炎轻轻的摇了摇头头,淡淡的道:“没什么!”

“傻丫头!”马文泉抬起手,在她的脑袋上狠狠的搓了两下。随即轻声道:“你的心思,哥还能不明白吗?妹妹,放弃吧!不要再继续欺骗自己了,那样,你只能越来越痛苦!”

萧炎轻轻的一抿嘴唇,素雅青竹般的叮咚之声,缓缓流出。她嫣然一笑:“人或者,不就是要不停的承受各种痛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