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023章 争宠

1023章 争宠

马文泉静静的望着萧炎的侧脸,别人或许没有注意,可是,身为萧炎的老哥,马文泉怎么能发现不了自己的妹妹,满怀心事?

刚刚喝酒的时候,他就看见,萧炎似乎有些强颜欢笑,脸色也不怎么好。

此时再看,她虽然在笑,可马文泉却宁愿她哭。

“傻丫头,谁跟你说,活着是要承受痛苦的?这就像是站在桥梁上,你若是过去,便会一片通途。可你,若是站在桥梁上不下来,等着风吹雨淋,岂不是白白受了这些苦?”

马文泉有些心疼的道:“他现在已经有了两个老婆了,你也看见了。他很幸福,你跟她之间,不仅有着年龄的差距,而且,阅历和人生也都不一样。你的心意哥明白,如果真有可能,我也不会劝你放弃的。可是,现在如果你再执着的话,不仅对你,对他都不好,还有可能伤害到那些喜欢你的人!”

“谁还会喜欢我呢?”

“你说谁?”马文泉哼了一声,随即递过去一包地瓜干。

萧炎看了一愣,这东西,是她以前最爱吃的。不过,从执掌黄泉堂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吃过了。

她是社团的堂主,是黑道的女罗刹,是手提钢刀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再抱着地瓜干在那里吃零食,手下的人看见了会怎么想?

她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女孩子了,不再是了。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哥,竟然还能记着她的喜好。

她有些感激的接了过来,抽出一根来放进嘴儿里。

美丽青春的下巴,轻轻的上下嚼动,嘴角甚至带着一丝满足的单纯,这个时候的她,才更像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

“这不是我送的!”

马文泉轻声道,迎着萧炎那惊愕的眼神,解释道:“今天凌晨,天还没亮,狂熊那小子,便开车跑了回来,找到了我,给了我一包这东西,他跟我说,你若是不高兴的话,将这个给你,或许,能让你舒服一点。”

萧炎没有出声,她知道狂熊喜欢她,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喜欢她。只不过,他从来也没有说过,她也就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这小子,说起来,倒也的确够意思。开车跑了几百公里,就给了我两包这东西,又开车跑了回去!”马文泉淡淡的道:“本来他是不让我说的,可是我想,咱吃了人家的东西,下次见面,自然要客气些。吃了人家的嘴短嘛!”

萧炎再次撵起一根地瓜干放在眼前,淡黄色的它,看上去微微有些剔透,带着一丝丝的回忆和忧伤,就犹如男女之间那抹最为无奈的情愫。

不知道为什么,萧炎将它放进嘴儿里的时候,那种淡淡的甜,却让她酸的直想流眼泪!

“不吃了!”萧炎忽然轻轻的将袋子朝马文泉这里一抛,轻轻的拍了拍手。

马文泉嘴巴张了张,可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他想说的,萧炎都已经知道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去打扰他平静的生活的。”萧炎望着水面,波光粼粼,里面有着一个少女的倒影:“更不坏破坏他的幸福。不过,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说完,转身就走了。

马文泉眉头微微一扬,却最终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感情这个东西,他也知道,那不是理智所能控制住的。

更何况,这还是萧炎第一次,心动。

而且,萧炎更是那种一旦做出了决定,便不轻易更改的那种!

她既然说了需要时间,那自己再强行劝阻下去,只怕是要适得其反了。

“狂熊,你他娘的,就不能勇敢点,直接点吗?追个女人都畏畏缩缩的,真他娘的没用!”马文泉心中狠狠的鄙夷了狂熊一下,快步追了上去!

刚好在朝外走的时候,遇到韩雨回来。旁边还跟着楚颜,墨雨心两人。

“黑衣哥哥,”萧炎笑着驻足:“恭喜你咯!”

看着笑靥如花的那张脸庞,不知道为什么,韩雨又想起了初见她时候的样子。

微微一失神,韩雨轻笑道:“你这丫头,恭喜我什么?你若是羡慕的话,等过些日子,我让你在社团里,挑选几个看上眼的。到时候,我这个做哥哥的,肯定给你送一份大大的嫁妆!”

萧炎笑着对楚颜和墨雨心道:“两位嫂子,你们看我哥说的这话,好像我都要嫁不出了似得!”

“呵呵,你这么漂亮,只怕不知道有多少男孩子,心中惦念呢。若是这消息传出去,那你们社团还不得打破头啊?”楚颜笑呵呵的道。

“嘿嘿,还是嫂子知道心疼人!哥,你娶了这么漂亮的俩嫂子,可算是上辈子修来的,不知道要多辛苦的敲破多少个木鱼呢,以后可得好好对人家吆!嫂子们,我哥要是敢欺负你们的话,跟我说哈,我手下有一支娘子军,到时候,我来替你们出头!”

对于她这个独特的称呼,墨雨心有些不适应,不过,也没有拒绝。她横了韩雨一眼:“我正愁着没帮手呢,有你这句话,我可有底气多了!对了,萧炎,你什么时候,能让我见见你的那些手下?”

“问题倒是不大,不过她们平时都得训练!”

“那没事,有空我过去!”

“行!”

“那你什么时候也教我两手呗?你们都会!”楚颜也凑起了热闹,她跟墨雨心一人拉住了萧炎的手。

三个女孩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所以,说起话来倒也没什么客气。此时,更显得极为热络。

韩雨摇头苦笑,马文泉有些鄙夷的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这老大有哪儿好的,竟然害的自己的宝贝妹妹,也非要趟这浑水。别看此时萧炎笑嘻嘻的,可她笑的越甜,怕是心中就越苦。

对此,马文泉是心知肚明,却也无可奈何。

心病还须心药医,解铃还需系铃人。只希望,时间真的能抚平一切创伤吧?

“老大,和尚他们呢?”

“都在外面呢!”

“那我跟他们一起走了?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儿!”

“嗯!”韩雨点了点头。

马文泉喊了萧炎,对着楚颜和墨雨心道:“恭喜两位大嫂了,我们那里还有事儿,便先回去了。”

虽然他的年纪比韩雨要大,可韩雨是他的老大,那楚颜,墨雨心自然也就是他的大嫂了。

“行,萧炎,那过两天,我们再去找你!”

“好!”萧炎答应着,这才跟她们告别离开。

等她们走了,墨雨心和楚颜才相互看了一眼,她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无奈。这丫头,只怕有点喜欢韩雨。虽然她掩饰的很好,可是,同为女人,她们还是很敏锐的感觉到了。

不过,这也不是她们所能控制的。反正她和韩雨都没有说破,那她们也就故作不知吧!

从现在开始,两人就要为她们的婚事做点准备了。

还有两周的时间,算上去是半个月,可是真的忙碌起来,只怕还不一定够呢!(上一章说的好像是两个月,抱歉,更改一下!)

有了韩雨给的那一对玲珑钻,她们倒是不用再为戒指费心了。只是,给亲朋好友送请帖,筹备婚礼等,也一点马虎不得,而且这都是极为耗费时间的事儿。

韩雨回去之后,又陪着楚老爷子说了会话,商议了一下婚礼的事情。地点,自然是选在汉魂大酒店了,也就是张新收原本的那个酒店。

楚老爷子笑道:“黑衣,你也不要怪爷爷逼你逼的太紧,我老了,就想着能够看见,颜儿,雨心她们早点有个归宿。你们早点结婚,我们这些老人,才能更安心。”

“爷爷,是我没有做好,让您老跟着我们操心了!”韩雨苦笑一声,正色道:“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待雨心,颜儿的。”

“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行了,我有点累了,你们聊吧!”楚老爷子说完,起身在影子的陪伴下,走了。

“我也去看看我那徒弟的训练成果去,不跟你们年轻人一块了啊!”楚九说完也下去了。他的徒弟就是墨迹,因为在海岛上呆了一段时间,楚九回来便想着检查一下,自己这徒弟的功课。倒也不能说是借口。

房间中,只剩下了三个人。

韩雨见两女坐在沙发上,忽然嘿嘿一笑,一屁股坐在了中间,身子紧紧的贴着两女的身体:“哎呀,好容易盼到这一天,终于也轮到我翻身做主了。两位老婆,还不伺候着?大老婆,给我捶捶肩膀,揉揉腿儿,小老婆帮我泡杯茶!”

说完,韩雨还颇为自得的眯上了眼睛,那模样,像极了一个地主老财。估计以前的那些逛青楼的大爷们,也没他这么牛。

可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动静,韩雨不由得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线。

正看见楚颜和墨雨心两人,正笑眯眯的望着他,两人的大脸,就在他面前晃着。

“你们,你们想干嘛?”韩雨被吓了一跳。

“我们当然是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楚颜微微一笑,忽然将身子跪在了沙发上,因为天气较热,她只穿了一件白色t恤。

此时,将上身一直,顿时露出了一抹白玉脂般的皮肤。那诱人的圆润,看的韩雨的眼睛狠狠的一缩。

“是啊,听你的!”墨雨心蹲了下去,紧身的牛仔裤,包裹勾勒着一个丰润的臀部,看的韩雨的眼睛又是一直。

肩膀处,传来轻柔的按捏,小腿那里,一双小手也在轻轻的揉动。

香气扑鼻,左拥右抱,何时如此畅快的情形,竟然真的触手可及?

会不会是两女,见到已经订婚了,所以,想要今天便奉献出自己……

嗯,没准,可能,也许是的。

这俩丫头,可都不等同于普通女孩子。楚颜在美国进修过,在十六岁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处理家族公司,十七岁的时候,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在美国赚了一百万,十八岁就已经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现在更是掌控着楚氏集团,和汉魂集团,她是一个极有天赋的商业天才,人的能力大了,对于有些事情,便看的更加简单和随意。

而墨雨心呢,出身墨家,本身的性格中,就带着一股彪悍和野性。

又当过警察,什么场面没见识过?

这俩丫头,搞不好是想争宠,所以,想第一个跟自己发生关心。不,或许她们是已经商量好了,要同时……

对,一定是这样,没看见,她们两个的脸色都有些红嘛?

一想到这,韩雨的小心脏顿时变的火辣辣的!就好像是吃了两公斤辣椒,那一股燥热的火辣气息,就堆积在那里,连呼吸似乎都带上了火气,让他有一种想要狠狠嚎出来的冲动。

以至于他都没有听出来,墨雨心话中的杀气,迷迷瞪瞪的道:“真的听我的?”

“当然,不过,你先要回答我们一个问题!”

“啥问题?”韩雨微微顿了一下。

墨雨心抬起头,颇为冷冽的眉梢间,突然带上了几分媚意,看的韩雨心中大叫乖乖。不过,等听清楚他的问题之后,韩雨便感觉自己就像是突然送到北极冰窟下的一块火红的炭包似得,哇凉哇凉的不说,还有一种随时都要四分五裂的危险。

墨雨心问的是:“刚才你说大老婆捶捏,小老婆倒茶,那不知道,我们俩谁是大老婆,谁是小老婆呢?”

韩雨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落荒而逃的冲动,在他心底如海啸般翻腾。

偏偏,有人不让他如愿。

楚颜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用一只手,勾起了他的下巴,温柔道:“是啊,相公,不知道你要让我们俩怎么分个大小呢?”

“我,我说了吗?吸……”韩雨本想耍赖,可是,肩膀和腿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让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筒子们啊,娶老婆多了有什么好啊?你就娶一个老婆,挨拧的时候,最多也就是受一下。可要是娶了俩,每人拧你一下,你也得疼两回啊!呜呜……

“姑奶奶,两位姑奶奶,我错了好不好?”韩雨哭丧着脸道:“我,我好像是说了,不过,那也就是随口一说,绝对是无心的,你们就当什么都没听见,不成吗?”。

“当然不行!”楚颜和墨雨心两人齐声反对。

韩雨真想哭了,人家老婆争宠,当老公的那是享尽艳福,可自己这倒好,被严刑逼供:“不是,咱们都是平辈论交,你们这么计较,这不伤了和气吗?要实在不行,这样,咱们便算是桃园,嗯不,是楚园三结义,一三无雨心说了算,二四六,颜儿说了算。周日,我说了算!”

“美的你,周日,你得听我们俩的!”墨雨心哼了一声,主动站了起来,去倒茶去了。

楚颜也起来,帮着将煮茶的那一套东西,弄了出来。

“你们,谁再给我揉揉啊?”韩雨有气无力的声音响了起来……

见没人理他,韩雨满脸可怜巴巴的,可心中,却是着实的松了一大口气。其实,两女并不是真想要分个大小,只是,自己一时口误,无意间,拨弄了两人心底的那点小心眼。

好在,她们也都是那种自制力极强的女孩子,稍一试探便缩了回去。不然,只怕自己可就惨了……

娘的,看起来以后自己说话得注意了,什么大小啊,一二之类的词,以后还是少用吧,省的自己挖坑,再把自己给埋了。

雪域天香,味道甘洌,清幽,爽口,回味无穷。

再加上墨雨心那手煮茶的功夫,便连楚老爷子都赞不绝口。韩雨自然也喝的是屁颠屁颠的。

“黑衣,你说,我们结婚的时候,是不是该请静汐来呢?请的话,请柬怎么写?”楚颜冷不丁的问了一句,韩雨一口茶水,忍不住全喷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