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01章 内乱之始

001章 内乱之始

车子是朝着医院快速行驶而去的,袁野也受了不轻的伤,陈蛟也是,俩人虽然都用了强效止血散,将血止住了,可这毕竟是暂时的,必须要进行手术缝合,才能保证伤口不会出现恶化。

叶随风拿起一根烟,自己颤着两手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禁不住呛的咳嗽起來。

他平时可不吸烟,只是眼下,他却必须要用烟草,來让自己冷静下來。

“这些人是从哪儿冒出來的,为什么我们在请帮的眼线,一点信也沒听到呢。”叶随风擦着流泪的眼睛,喃喃道,他陡然转过头來:“陈蛟,青帮那边可有什么异动。”

陈蛟皱眉道:“一开始有,堂主便让我带人到前面去盯着,免得青帮那边突然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可这边堂主却遭到了别人的刺杀,而青帮那边也沒了动静,我便将阿鬼,黄岩两人都留了下來……”

叶随风轻轻的将窗户点下,让冷冷的风狠狠的刮着他的脸颊,冰冻的神经让他的头脑无比的清晰,他狠狠的一张嘴,烟头便恍如一道利剑般飞了出去,就是那风,竟然也沒能打扰它划出一道悠长弧线。

只是,陈蛟和袁野却都沒有心思注意这个:“军师,您不会是怀疑,青帮要对咱们动手了吧。”

“难说,不过你还是打电话告诉他们一声,提高点警惕吧。”叶随风轻声道。

陈蛟打过了电话,叶随风的脸色这才稍微放松了些。

“你们两个,是不是觉得,我对你们太过严苛了。”叶随风扫了袁野和陈蛟一眼,轻声道。

“沒有,对于您的处理,军师,我觉得您处理的非但不重,反而对我们手下留情了,看老大成这样的了,您就是杀了我,我也沒有二话,要不是想着为老大报仇,我都想一刀把自己给宰了。”陈蛟眼角通红,拳头握紧。

那边的袁野,听的也是极为赞同,连连点头,看向陈蛟的眼光也有些赞许,因为陈蛟的这些话,实在是说到他心里去了,只是,让他说的话,他却绝对说不这么明白的。

叶随风苦笑一声,抬起手來,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连连点头道:“老大沒看错你,我也沒看错你。”

“实话跟你们说吧,我是故意当众处理你们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维持好帮规帮纪,不能自乱了阵脚,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为的不也是安军心吗,这一次,我同样是借你们两个,來警告一下社团中的小弟。”

叶随风沉声道:“陈蛟,你现在虽然是代理副堂主,可是,在李剑白恢复过來之前,你还必须要履行好飞羽堂堂主的所有职责,配合好我,务必让我们社团保持和以前一样,稳如泰山。”

“老大跟我说过,你是遮天的老人了,论资历呢,甚至比我都老,在下面的兄弟中,又一向享有声望,袁野,你是老大身边的护卫队长,又掌管天劫,跟胡來又是同门,你们两个对与社团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这次我才会对你们下手,希望你们也能够理解。”

陈蛟的两眼一亮,连连点头道:“军师,您太客气了,我们虽然被处理,却保证不能有什么别的想法。”

正说着话,医院到了,叶随风急忙下了车:“行了,你们也都赶紧去将身上的伤弄一下。”

陈蛟下了车,见几名护士推着担架床便朝这來,顿时火大的一挥手,让他们闪到一边:“去去,老子还沒到用人推的地步呢。”

说着,他对叶随风道:“军师,还是让我们上去看看老大什么情形吧,不然的话,我们实在是不能心安啊。”

“是啊,俺也想上去看看。”袁野同样沉声道。

叶随风见他们神色坚决,只得道:“看了不也那样嘛,你们啊,行,那就上去看一眼。”

说着,几人快步的走进了电梯,然后,直奔手术室。

因为飞羽堂现在的这地盘,如今是靠近青帮的,也是社团早就规划好的,对青帮进攻的三条主攻方向之一,而且,还是其中颇为重要的一条,所以,现在这里的医院,早就进行了改造,能够同时进行二十人的手术。

主刀的,都是汉魂医院抽调的外科手术方面的专家。

只是沒想到,那些小弟沒用上,倒是让韩雨,胖子等社团的核心高层先用了。

叶随风他们到了上面的时候,墨林带了几名小弟,正站在那里焦急的等着,几名十绝影卫,正守护在手术室外的长廊和窗口附近。

“军师。”一看见他,墨林便走上前來,略行一礼便算完事,这个时候,他显然沒有功夫來那些虚的。

陈蛟见他有些眼生,不由得低声问袁野:“谁啊。”

“墨者。”袁野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然后便将头扭到了一边。

陈蛟不由得两眼一亮,细细的打量着墨林,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自然能知道,韩雨身边除了天劫之外,还有一支全部为墨者组成的精锐,人数据说比天劫更少,他们是专门用來保护社团重要人物安全的。

显然,就是这些人了,怪牛啊,竟然见了叶随风都不怎么行礼,他悄无声息的打量了一眼袁野的神色,见他既表现不出什么反感,可也沒有什么热情,只是十分平静,显然双方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多么的如胶似漆。

“老大和胖子怎么样了。”叶随风当然更不会在此时挑理,一摆手便问了起來。

墨林缓缓摇头,目光突然一挑,落向袁野:“已经进手术室了,老船亲自负责的,具体的情况,还不知道。”

“不过,若是老大出了一点问題的话,我们十绝影卫定然要问问,某些人到底是怎么做的。”

袁野豁然扭头,眉头倒立,冷声道:“你说我吗。”

“沒错,我就说你。”墨林提高了声音,厉声道:“黑衣少爷一向对天劫推崇有加,说什么天劫是遮天的刀锋,是能够威震道上的力量,可是,现在少爷却在你们保护的情况下,身负重伤,生死未卜,这,难道就是你们威震道上的力量。”

“你若是不服,可以试试,看我天劫能让你满意不。”袁野气冲牛斗,同样是毫不客气,如今的他,身为超一流的高手,又执掌天劫,忝为教官,身上威势也曰加凝重,自然不能让人指着鼻子骂,此时,陡然上前一步,身上的杀机毫不保留的爆发出來。

墨林微微眯着猩红的两眼,寒声道:“好啊,我正有此意。”

说着,他也上前一步,只是气势却远不如袁野來的那般强大,旁边的几名十绝影卫顿时上前,遥遥的将袁野围在了中间。

可袁野也丝毫不惧,依旧冷冷的盯着墨林,犹如扑击前的猛虎般,气势骇人。

陈蛟这才察觉到,感情这十绝影卫跟天劫之间,似乎也有着竞争关系,此时,因为韩雨的生死未卜,双方之间的这种竞争便转化成矛盾了。

天劫和十绝影卫这两支韩雨的心腹都如此,更何况是社团下面的人,他这时候才明白,叶随风为什么会如此担心。

“行了,都给我少说两句吧。”叶随风陡然扬起眉來:“老大还在病房里躺着,你们还在这里吵吵什么。”

“军师,这事您别管,这回老大是让天劫他们跟着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就要问个明白。”墨林冷声道:“而且,我已经通知我们巨子了……”

本來还有些纳闷,墨林怎么这么牛,敢跟天劫叫板,听了这话,陈蛟顿时明白了过來,巨子是谁,那是墨雨心,是韩雨的未婚妻,有了这么一个后台,他自然敢出头來趁机打压天劫了,感情,这墨者当中也有人喜欢争权夺势啊。

“什么。”叶随风的眉头扬了起來,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他一下转过身,站在了墨林的对面:“你通知大嫂了。”

“是。”

“谁让你这么做的。”

“是老船,他说,老大情况十分危险。”说着,他狠狠的将叶随风朝旁边一划拉,叶随风那近两百斤的身子,立即向旁边踉跄了两步,墨林却是红着眼睛,抬手指着袁野道:“要不是他们护卫不周,老大怎会出事。”

叶随风和袁野等人,听的都是一愣,韩雨的情况已经危险到,要让墨雨心都赶來的地步了。

“姓袁的,要是老大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便让你陪葬。”墨林放下一句狠话,便转身走到旁边,挨着墙蹲了下去,那些十绝影卫也缓缓的转过了身子。

虽然双方沒打起來,可是,其中的不和谐却是种下了。

陈蛟快速的低下头,暗中分析着自己看见的一切,当他再次抬起头來的时候,脸上也写满了惊惶和悲戚……叶随风深吸两口气,忽然慢慢走到袁野身边,低声道:“行了,他也就说两句气话,你别朝心里去,老大这边我会亲自盯着,你们先去将身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别耽误了。”

“军师……”

“这是命令,去吧,越是这样的非常时刻,你们越要保重,不是为了你们自己,而是为了老大,为了社团,为了下面数万兄弟。”叶随风挥了挥手,显得极为疲惫。

袁野和陈蛟这才走了下去,接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