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90章 怒

极道特种兵 1390章 怒

袁野几乎当场跳了下來,扯着嗓子喊:“车,车……”

这个时候,那边的救护车已经到了近前。叶随风第一个从车上跳了下來,眼前的情形,也让他吓了一跳。

这可不是他们预想中的画面啊,他快走两步,來到近前:“袁野,老大沒事吧?”

袁野几乎要哭了:“您看,这像是沒事的样子吗?”

叶随风一瞅见韩雨的伤势,脸色顿时也变了。

他在得到消息之后,便猜到了韩雨可能有麻烦,却沒有想到,竟然会是眼下这副场景。

尤其是在瞥见韩雨腹部的刀之后,即便是以他的镇定,从容,也禁不住有些哆嗦:“这,这怎滴……”

“马上抬到车里來,帅子,准备手术。”邵洋此时也下來了,见了这副模样,立即便将叶随风划拉到了一边。

立即便有几名训练有素的小护士,将韩雨抬了起來,他扫了袁野一眼:“你也马上去医院,再耽搁下去,你也有生命危险。”

袁野拧眉道:“等一下吧,我这还有事沒处理完呢。”

“那先把这药喝了!”邵洋顺手递给他一个小包:“把血止住。”

说完,便上了车,而后在几名天劫小弟的护送下,呼啸离去。

显然,韩雨的情况是危险到了极点。让这遮天的第一神医,也无法冷静下來了。

“军师!”袁野微一低头。在遮天,他最怕的便是三个人,一个是韩雨,那是他的少爷,是无名将他托付之人,他必须要用自己的生命來守护韩雨的安全。

第二个是谷子文,身为遮天的二号人物,虽然在叶随风到來之后,他的地位比起以前來,有所下降,可是,只有他明白,谷子文渐渐的隐去,不是说他不再受到重视,而是韩雨有意如此,以便让他负责一些遮天机密的事情。

说到第三个,那便是叶随风了。对这个遮天的军师,智囊,他是敬重有加。

尤其是他想到,临來的时候,叶随风特意将他叫到面前,嘱咐他,务必要保证韩雨的安全。当时,他是拍了胸脯子在那里保证的。

可现在呢?

烟嘴沒了,叶随风,韩雨两人生死未卜。此时的他,低着头,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好,好啊。出息了,堂堂天劫,随着老大东渡倭国,威风凛凛,气势如虹。你们是不是觉得,天王老子排第二,你们排第一呢?安排你们的事情,你们咋办的?袁野,你跟我说,当时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叶随风是真的怒了,遮天崛起迅速,实力就算是比起青帮,龙皇会,幽冥会这些老牌底蕴的势力,那都不带差的。可这因为啥啊?还不都是因为韩雨嘛。

因为韩雨,遮天才会如此强,可以说,他是遮天最强的一点,却也是最为致命的弱点。

他一人身系整个社团安危,倘若是他韩雨就此真的倒下,完了,不出俩月,遮天定然分崩离析。谁能驾驭的了胡來那样的悍将?谁能管的住原本属于楚家的力量,谁能指挥的了墨门的势力?

外面的刑天雇佣军,陆辉和他旗下的骄兵悍将就更不用说了。甚至,李中文,叶苏等人掌控的钱财方面,都得出问題。

一句话,韩雨在,遮天自然是团结一致,所向披靡,若他不在了,立马玩完,谁都不能好使!

想到这,叶随风岂能不怒?

袁野耷拉着脑袋,一干天劫也不敢吭声。他们也沒想到,这些杀手竟然早有准备,安排了上百人的精锐,在那拦着他们呢。要不是天劫都敢了过來,用那一支经过了蜕变的天劫,以连击弩在前面开路,生生的杀将出來,今晚的结局,或许就得改写。

就算是这样,韩雨也是生死未卜,失职那是一定的了。

谁能想到,那青帮竟然还藏着斩天这么一支强悍的精锐呢?

“军师,您就处理我吧。”袁野低声道。

“处理你?我当然要处理你!”叶随风冷声道:“我要不处理你,我都对不起你。从现在开始,天劫给我驻守在医院,直到老大康复为止。你袁野,给我降为三星小弟,薪水扣光。降职为天劫代理教官。”

“所有天劫成员,都要给我写一份检查,认清错误。天劫内部,展开一次自我检讨,你袁野,要在堂主会议上,当众检讨。”

“是!”袁野点头,一干的天劫,也不敢多嘴。他们本就是韩雨的心腹,得到过韩雨的命令,在他不在的时候,必须要听从叶随风的命令。在袁野带领一部分天劫跟韩雨去倭国的时候,剩余的人都是叶随风管着的。

“军师,我也有错……”陈蛟走了过來,神色沉重。

叶随风一见他,火又冒上來了:“错?你当然有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这个飞羽堂的副堂主是怎么当的?前面,李剑白遇刺受伤,这回又轮到老大了,你这飞羽堂是我遮天的地盘还是别人的游乐场,怎么着别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出这么大的事,你事先却沒发现点蛛丝马迹,这便是失察。老大在这里遇刺,你们却被人困在了医院,你们这就是失职。”

“失察,失职,不用请,我也得办了你!”

叶随风极速的喘了两口气,沉声道:“现在,飞羽堂堂主李剑白还搁俺躺着呢,你这个副堂主就必须要承担主要责任。从现在起,陈蛟,你降为飞羽堂代理副堂主,飞羽堂全部给我带到训练场接受训练,陈蛟,你带头参加。飞羽堂的地盘交出來,由血斧堂接管。”

“我这个处理,你服吗?”

“不是,我们那边不也遭袭了么?我们这些人,可是一路杀过來的,你看我们副堂主,这一身多少伤啊?七八道伤口啊,我们一百多人冲出來的,到这,只剩下了三十多。您说我们护佑老大不尽力?我们不服!”飞羽堂中一名小弟,连海顿时跳了出來。

他身上也受了好几道的伤,此时,满脸义愤。他身后的那些个飞羽堂小弟,也都露出一些不满之色。

像什么副堂主降为代理之类的虚名,他们倒也能接受。可叶随风一句话,让他们将地盘都得交出來,让血斧堂接管,那可就触及到他们所有人的利益了。

沒有了地盘,他们在训练场憋着去啊?这不等于是将他们所有人都给撸了么?甚至,还有不相信他们的嫌疑。这些人,如何能够忍受?

叶随风的眉头,顿时拧了起來,这就是韩雨倒下之后的坏处啊。这要是韩雨说的,保证沒有一个敢放屁的。可他,虽然是军师,是名义上的二把手,可是,还是有许多基层小弟不买账。毕竟真要论起來,陈蛟的资历都比他高。

陈蛟陡然回头,径直到那小弟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这抽的那叫一个狠啊,当时连海原地转了三圈,槽牙都吐出來了。

“你是怎么跟军师说话的?啊?你眼里还有沒有社团,有沒有帮规,有沒有咱们的堂主和老大了?给我跪下,给军师道歉。”陈蛟神色狰狞,眼含杀气,整个人都怒的跟个煮熟的大虾似得了。

连海吓了一跳,在他的眼神逼视下,不得不跪了下去。

陈蛟这才转向叶随风道:“军师,对不起,这连海为人莽撞,我们堂主受伤之后,我也疏于管教,竟然让他冲撞了您,回头等我们堂主好了,我一定告知,让他狠狠的惩罚连海。这样,我马上就命令飞羽堂撤回训练场整训去。”

叶随风冷冷的扫了连海一眼:“陈蛟,不是我挑你,当初老大既然选择你做飞羽堂的副堂主,那就是信任你。如今,箭神他受伤了,在这个时候你就要顶起來。主持好飞羽堂的工作,不然,以后社团还如何敢给你们重任?”

“是,属下一定谨记!”陈蛟表现的倒是极为谦恭。

叶随风这才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次的事情,我也有责任。等到老大醒了,我便自请惩罚,不再担任遮天的军师。不过,在这之前,我说的话,就是老大的话,我下的命令,便是老大下的命令。这一点,我希望你们都记住了。”

众人此时,自然沒有人敢出声反对。

随后,叶随风又处理了斩天的众人。袁野简单的将韩雨的意思,给他说了,叶随风自然都照办,对于那些斩天中人,也全部都安排在医院接受治疗。不过,他们跟天劫那都是交叉在一起的。

这样,他也不必再专门的安排人再看着他们,以免众人的心中,再生出什么疙瘩來。二來,有天劫在,也不用担心他们能闹出事來。毕竟,一干天劫的人数,可是比他们多多了。

正说着,那边猎狗徐阀明的也到了。

叶随风便将那些青帮精锐交给他处理,徐阀明的名声不显,大概只有幽冥会,龙皇会等社团的高层,才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就是在遮天中,也有好多人不知道他。

可是,陈蛟和袁野却都明白他是什么人。徐阀明掌管着遮天内部的情报,而且他还有权利在紧急的时候,调动天劫,神罚配合他,可见权利之大。就是他本人手下,也掌管着一支人数不详的精锐。专门用來剔除外边混迹过來的其他帮派的眼线等。

可以说,他是韩雨身边的一把暗刀,最大的特务头子。好在他们只是负责调查取证,然后将有嫌疑的内奸,交给裁决堂处理,不能直接对付帮内的兄弟,不然的话,只怕整个遮天中,那些小弟最怕的人就得是他了。

此时,他來了,却连车都沒下,只是派了几个人下來,那叶随风便将那些青帮精锐都交给了他,这时候,陈蛟和袁野这才发觉,徐阀明真正的能量。

当事情都处理完了,叶随风这才招呼了陈蛟,袁野两人上了他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