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第八卷004章 步步为谋

第八卷004章 步步为谋

“什么叫生死未卜?生就是生,死就是死,你给我说准”李德波面色不善的将手中的茶杯朝桌上一推。

那是一个看上去极为普通的中年人,面色有衅,眸子也有些黯淡。一双大手好似常年干蓬一般粗糙,唯一的特点大概是他的骨架要比常人大上一些罢了。

只怕任何人看见他,也不能将他跟幽冥会最为强大,也最为隐秘的一个部门联系起來。

暗部,幽冥会专门负责情报,策反,刺杀活动的部门,直接对李德波负责,能够担当暗部的头脑,自然是李德波极为亲近之人。

譬如眼前这人,他是李德波的亲叔叔,李海怒。

此时,李海怒微微一笑,丝毫沒有将李德波的愤怒放在心上:“少帅,这事只怕还真说不准。那黑衣身受重伤,可毕竟沒有人证实他的死讯。所以,暂时不知。不过这一回,青帮出动了秘密尖刀斩天,而且,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当黑衣的人赶到的时候,黑衣的第一侍卫胖子都已经挂了。”

“所以,我们断定,黑衣就算是不死,只怕也离死不远了。”

李德波微微眯着两眼:“让陈蛟弄清楚。”

“是”李海怒轻声应命。

“关于红色帮那边,可有回信?”李德波抬手拧着眉心,沒有遮掩自己的疲惫。

李海怒对他的忠心,自然不用怀疑。身为李家中人,李海怒跟幽冥会的利益已经彻底的绑在了一起。而且,暗部虽然是由他负责,可是,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他的亲信。李海怒就算是想要不忠,也沒那个机会。

此时,他略一沉吟,便开声道:“有,罂粟说要结盟的话,必须让我们答应几个条件。第一,我们的势力要彻底的退出yn,gx两省,第二,赔偿五千万,作为上次事件的补偿,并且,让我们出让百分之十李氏集团的股份,他们以低于市价一半的价格收购。”

“第三,给予他们五万份强效止血散,五千把上等战刀,另外,还要我们无偿捐助一些药品之类他们紧缺的物资。”

李德波冷哼一声:“看起來,她认为有了黑衣的支持,便能够吃定我们了。”

李海怒沒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垂手而立。

“这事,你怎么看?”李德波将目光扬了起來,他知道自己这个叔叔谋略过人。要不是他的特殊身份,用作幽冥会的军师那是再好不过的。

李海怒似乎早就知道,李德波会问他似得,轻笑道:“苗人毕竟是苗人,上面是不希望看见一个强大的苗人帮派出现的,这容易引起民族之间的矛盾。所以,红色帮的势力,最多不能超过三千人,地盘也就在那几个市以内,这是他们跟上面之间的默契。”

“罂粟索要那么多的地盘,倒也不是就投靠了遮天。我反而认为她是故意让我们觉得,她跟遮天之间关系匪浅,提高身价。让我们后撤,不过是卧榻之侧,不愿有他人酣睡罢了。”

“此事,我们不宜太过示弱,否则,会让红色帮得寸进尺。而我们已经失去了收服他们的机会,所以,为了日后,他们不会真的跟遮天联合,给我们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我觉得我们必须要解决红色帮,而且,眼下是最好时机。”

“趁着龙皇会的目光,放在遮天上的时候,我们便先去对付红色帮。等到龙皇会跟遮天交上手,我们便先联合遮天,灭掉龙皇会。然后,再联合青帮,灭掉遮天。最后,收拾青帮易如反掌。”

李德波微微一笑:“好。我们跟红色帮先打闹起來,使得龙皇会方面误以为我们无以为继,而趁机进攻遮天。等到双方打的火起,我们再抽身而出,随便帮哪儿个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难怪我父亲一直说,叔叔如海,不动的时候,万里无波,一旦动起,便是滔天骇浪,让人难以招架。”

“你啊,你是早就想到了,却不说,偏偏要來考验我。”李怒海笑了一下,轻声道:“不过,对付红色帮我们的确需要拿捏好分寸。既不能让他们为遮天所用,成为我们的绊脚石,又不能真的跟这帮苗人结下死仇。”

“叔叔既然如此说,想來是已经有办法了,就别再卖关子了。”李德波催促道。

李怒海低声跟他说了起來,李德波连连点头,时不时的还发出一声长笑。从目前的局势來看,他们无疑是最有可能称霸国内黑道的了。

sx,龙皇会的总部所在。

轩辕小楼静静的站在小亭内,手中握着一把龙纹长剑。此剑要比寻常的刀剑要长,要宽些,两边闪烁着森冷锋芒。

此时,他手握一抖,那长剑便猛然幻化出一道道的剑光,叮当声中,被抛起的十几枚铜钱便都落到了地上,只见那些铜钱全都被从中劈成了两半,大小相当,就好像是专门拿着池尺子标过似得。

“嗯,不错,难怪都说你是练武奇才,只怕现在连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轩辕长空款款的从后面走了出來,眉眼带笑。

轩辕小楼手中的长剑,陡然回转,落在了她的肩头。就在轩辕长空微愣的空,轩辕小楼陡然伸手,勾住了她的小蛮腰,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怀里。

“你不早就不是我的对手了吗?怎么,现在还想着反击啊?”轩辕小楼的手轻轻的在轩辕长空的后背游走,笑眯眯的道。

轩辕长空嘴角露出一丝媚笑,身子好似灵蛇一般扭动,可脸上却偏偏好似无知孩童一般纯真无邪:“是啊,我记得当初你要跟我好的时候,可是说过什么自己是一夜五次郎,说什么要让人家哭泣求饶。我可是一直期待着呢”

“你这狐媚子,难怪人都说你放浪……”轩辕小楼探手在她脸上一捏:“你放心,我定然要让你跪地求饶,三天下不了床的,不过,不是现在。”

“今晚,我要等一个重要的消息。”轩辕小楼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精光,轩辕长空的确是个很好的床伴,身材好,因为练武的缘故,身子柔韧远非什么舞蹈,芭蕾演员之流的可比。更为重要的是,在**那叫一个放的开。只要你能想到的,啥花样都能配合,不仅配合,还能让你尽兴。

更何况轩辕长空乃是家族配给他的助手,一身功夫就算是他手下的八大将也无人是她的对手。

所以,轩辕小楼对她也颇为倚重。只是,他本人心性坚毅,虽然乐好此道,却绝不会沉迷。

“少爷。”不等轩辕长空说话,外面轩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