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05章 生死难关

第四卷 雄途 005章 生死难关

飞羽堂总部所在地医院外面,上百名飞羽堂精锐,散布在医院的各个角落,身上的保安制服一点也遮掩不住他们身上的彪悍肃杀之气。

除此之外,还有二十余名身遮天灰色中山装的精悍小弟,带着墨镜,散布在各个路口或者交通要道上。

这还只是医院外围。

在住院部大楼内,戒备更是森严,整个住院部大楼都被天劫和十绝影卫两个系统的人给控制了起來,当晚,墨林跟袁野之间的摩擦已经私下传开,这无形中也导致了两方人马隐隐的对峙。

空气中弥漫着颇为沉重的气息,除非韩雨清醒过來,否则,这种隐形的对抗只怕会一直持续下去,就连叶随风也无能为力。

毕竟,双方都是韩雨的心腹,或许能卖他个面子,却绝不会接受他的指手划脚。

在这个时候,韩雨在手下心目中的地位,得到了彻底的体现。

这搁在平时,如此有威信自然是好事,可此时,却使得遮天的形势越发的严峻。

遮天一干大将已经赶了过來,他们此时都紧张的聚集在手术室外。

而在他们的前面,有两女婷婷而立,一位身穿黑衣,外罩黑色披风,清丽的面容上,隐隐带着一丝锋利对杀气,正是墨家巨子墨雨心。

站在她身旁的则是赵静汐,她脸色略显苍白,神情虽然平静,不过,从來到之后一双眸子便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两女是一起來的,赵静汐自从跟韩雨关系定下來之后,便接受了韩雨的提议,來帮着打理汉魂集团,今天,她才刚刚赶到天水,正和墨雨心一起在公司闲聊,接到消息之后,自然跟着一起赶了过來。

她们沒有通知楚颜,现在的她怀有韩雨的骨血,正是身子骨最为虚弱的时候,再者,她现在在下关村,跟韩雨的父母住在一起,倘若通知她的话,势必会惊动韩雨的父母,到时候,事情便遮掩不住了。

所以,两人才一致决定,对她选择暂时隐瞒。

众人谁都沒有说话,只有压抑的沉默,在空气中慢慢沉淀。

就算是一向沉稳,好像一切都胸有成竹的叶随风,也脸色铁青,因为韩雨跟胖子已经进手术室三个多小时了,却连一点动静都沒有,只有邵洋的助手不断的进出,偶尔王帅出來一次,也是神色匆匆。

好在有过一次,韩雨受伤急需输血而找不到适配血型的事情,邵洋对此早有准备,所以倒也沒有传出过什么不好的消息。

只是,这种等待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只要老大能好,便是现在让和尚去了,咱也沒有二话,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吧。”胡來等的实在是挨不住了,双手合十,做到一边诵念经文去了。

这家伙硬是凭着欢喜禅的功底,将往生轮回经给念了出來。

武柏眉头一拧:“行了和尚,你就别在那嘀嘀咕咕的了,我们这就够上火的了……”

谷子文一把拉住他:“让他念吧,现在咱们这些人是干着急用不上力气,沒准和尚的招就好用呢,只要能让老大平安沒事,比什么都强。”

“是啊,和尚好歹也是少林的僧人,佛祖想來也不能平日里白受他们的敬奉。”马文泉也自苦笑道。

他们这些一个个天不怕地不怕,脑袋提在屁股后面玩命的人,此时一个个就好像是突然生出了虔诚之心似得。

时间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

邵洋从里面走了出來,胡來蹭一下从地上就跳了起來,众人也是不由自主的便想上前,邵洋将手一举:“都别说话,也别动,这里是手术室。”

饶是一干悍将个个都是胆气过人的生猛之主,也纷纷将嘴里的话给憋了回去,眼下,只怕邵洋随便点个人,让他们拿脑袋去撞墙去,他们也不敢迟疑。

“暗蛇,叶胖子你们两人进來一下。”说着,他便转身朝里走去,谷子文和叶随风两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他们都看出了一丝不妙。

静汐身子当即便是一晃,差点沒摔倒,得亏墨雨心反应的快,一把扶住了她的手臂:“姐,你沒事吧。”

“沒事,就是沒站住……”静汐强装笑脸,只是脸上的笑容看上却是那么的让人心碎。

像这样的等待,实在是对一个人的体力和意志的双重考验,像她好歹还有不错的身手为底子,可是静汐,本就身子不怎么好,來的时候担心了一路,现在又站了三个多小时,几乎到了极限。

一向要强的墨雨心,也眼睛一红,那眼泪在眼睛里打了个转,几乎要落下泪來。

可被她强行忍住了,这个时候,她跟静汐代表的就是韩雨,身后的那些人,也都在看着她们,韩雨现在情况不明,她们便是韩雨的代表。

这也是两女來之前商量好的,无论如何都不能慌了。

“姐,我还是扶着你到那边坐会吧,等一会黑衣要是出來,看见你这样子,他会心疼的。”

“是啊,大嫂,您到那边的椅子上坐会吧,我们俩先进去瞧瞧,您且放宽了心,老大福大命大,绝不会有事的。”叶随风也宽慰道。

“我知道,你们快进去吧。”静汐略一点头,却沒有动地方。

叶随风暗自轻叹一声,跟谷子文两人联袂走了进去,身后的胡來等人绷紧了身子,拉长了脖子,直勾勾的在那里等着,那感觉就好像是在等待宣判似得。

“老船,你这怎么单独让我们两个进來啊,就在门口说呗,你这一弄搞的大家都紧张了。”俩人跟在邵洋的身后就朝里走,这里只是换衣服的地方,里面还有消毒除菌的通道,过了通道才算是到了手术室的门,叶随风一等到关上了门,便开腔了。

只是他嘴里说的虽然轻松,可是,右手却一直在突突的颤抖着,将他心中的紧张给出卖了,他实际上比任何人都要担心,听到的是什么坏消息。

邵洋扫了他一眼,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先告诉你个好消息,俩人都沒死。”

“真的。”叶随风两眼一亮,脸上这回是真的露出了笑容:“这家伙我就知道,黑衣这小子看上去就不像是个短命的人,那胖子也是,比我都壮,挨上三刀两刀的,又能咋滴,我这就出去将这好消息告诉他们去。”

谷子文也是整个人瞬间轻松了下來,就好像一下将身上的万斤重担都卸了下去似得。

不过,身为一名杀手,他的理智并沒有因此就被丢掉:“你先别着急,听听老船让咱们进來说些什么。”

“也对,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叶随风三人站在手术室门口朝里望去。

邵洋沉声道:“胖子和黑衣两人的体质都非常人可比,受了这么重的伤,哪怕是你们,只怕也难逃一死,可他们两人的生命之火极为旺盛,细胞活力也远超常人可比,所以,这才能活下來。”

“可也仅仅是活下來而已,胖子的情况还好些,他只是失血过多,另外受了极重的外伤,我估计三天到五天之内便能清醒过來,可黑衣,我就不敢说了。”

“什么意思。”叶随风和谷子文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叶随风更是一把握住了邵洋的手臂,速度之快,便连他都沒能反应过來。

邵洋眼中闪过一抹讶异之色,可是,他的另一手却陡然竖了起來,两根手指呈鹤嘴状,朝着叶随风的两眼就叼了过去。

这一下,突然而又凌厉,甚至还带着凛凛的杀机。

叶随风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将手竖起成掌,挡住了他的鹤嘴。

谷子文的手这时候才刚抓住邵洋,他眉头一拧,冷声道:“老船,你干什么。”

“你看他还用你保护吗。”邵洋两眼微微眯着,盯着叶随风道:“看不出,你叶胖子的身手竟然不比我弱。”

“你会功夫。”谷子文这才反应过來,他也着实是太担心韩雨那边的情况了,以至于竟然这时候才察觉刚才叶随风的动作比他还要快。

叶随风将手掌收了回來,有些恼火的对邵洋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试探我会不会功夫。”

邵洋淡淡的道:“我总要知道,你对黑衣会不会有什么威胁。”

这话一出,谷子文也拧起了眉头:“老大知道你会武功吗。”

“你说呢,早就被他给揭穿了。”叶随风沒想到,自己在得知韩雨情况之前,还要先将自己的老底交代一下,不过,事到如今他也沒什么好隐瞒的。

否则,他很难获得谷子文的全力支持,而眼下的情况,若是不能让谷子文放手支持他的话,只怕他很难掌控整个遮天。

所以,他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身份,快速的说了一遍:“我最初投靠老大,的确是想借着他的手报仇,现在也是,而想要灭掉三色石,只能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遮天强过他,所以,我对遮天的忠心,天地可鉴。”

“想不到,你便是三色石的少主。”谷子文这才恍然,暗墨之事,还有叶随风点出的纳兰柔都让谷子文根本沒有丝毫的怀疑。

最为重要的是,韩雨曾经跟他说过,叶随风的确是他极为信任之人。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管,我找你们來是想问问你们,黑衣的情况,是不是要对大家实话实说。”邵洋略一摆手,直接跳过了这个小插曲,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只要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足够了。

“老大可是还有危险。”谷子文拧眉道。

“他的脏腑受了伤,有严重的淤血,十天,若是十天之内,这淤血能够化开的话,他自然能保住一命,否则,便是大罗金仙也难救他,而就算是这淤血能够化开,他什么时候醒來,也是个未知数,所以,这十天对他而言便是第一个危险期。”邵洋沉声道。

“那你有多大的把握让老大度过。”谷子文吞了一口干涩的唾液。

“不到三成。”邵洋轻叹一声:“他的那口气散了,使得脏腑生机几乎泯灭,否则,我还能有五成把握。”

谷子文也叶随风两人傻眼了,他们这才明白,为什么邵洋要将他们叫进來,这几乎等于是让他们准备遮天的后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