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5章 绝地反击

135章 绝地反击

农民之所以知道韩雨,那是因为全市的小偷小摸几乎都是他的人。这些人的战斗力虽然不怎么强,可他们搜集情报的能力却是无与伦比的。

所以,他才能将韩雨认了出来。

韩雨虽然心惊这个农民心思的细腻,却没有表现出一点端倪:“呂老大回去了,怎么,您不知道吗?”

农民冷冷的哼了一声,目光从他和胡来几人身上扫过:“回去?只怕他回不去了吧?”

韩雨心头一动,轻声道:“农老大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农民冷冷一笑,眉头微微向上挑了起来,像是两把几欲破空而去的利剑一般,带着股森然之意:“黑衣,你在把我当傻子吗?本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很高看你了,却想不到仍是小瞧了你的胃口。”

农民说的是实话,他也是看见韩雨之后,才突然察觉,今晚韩雨宴请叫驴的事情是个阴谋。虽然这结论有些惊人,可韩雨此时站在他的面前,而本该回去的叫驴却莫名其妙的去了北海县,就是最好的证明。

农民没有背景,他能够成为天水市道上的一号人物,靠的就是小心,谨慎还有他喜欢将自己代入别人的良好习惯。所以,他不会小瞧任何一个人。

他找了一个沙发坐下,怀中搂着丽人,一副成功在手,胜券在握的模样,目光从韩雨几人:“不过,敢带着两个人就敢来我的场子闹事,不知道我是说你勇敢呢,还是要说你愚蠢?”

“我觉得您不仅小瞧了我的胃口,还小瞧了我的手段。就这点人,若是我黑衣想走,他们可拦不住。”韩雨平静的扫了那些农民的手下一圈,从容的道。

“呵呵,我知道你身手不错!”农民眉头一挑,冷笑着道:“可你的身手再快,总快不过子弹吧?”

农民话音一落,他那批亲近的手下保镖纷纷从怀里掏出了手工粗糙的五四式手枪,甚至还有两把改装过的微冲。

墨迹的脸色变了,韩雨的眉头微微弯了一下,胡来大师笑呵呵的眨了眨眼道:“这些破玩意还能响吗?”

农民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淡淡的道:“有一响就够了!”

胡来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显然是承认了对方的说法。被这么多枪顶着,谁也不敢保证能够躲的开!

农民目光一转,瞄着韩雨轻笑道:“怎么样,黑衣老大,现在咱们能谈谈了吧?”

“好啊!”韩雨轻声道:“不过,你先把这人放了。他是个和尚,不是道上的人。”

和尚?农民扫了胡来大师一眼,眉头一皱:和尚到他的场子干什么?旁边立即有小弟将经过说了一遍。农民两眼微微一眯,冷笑道:“不是我不给你黑衣面子,他既然敢来我的场子闹事,显然是没有将我放在眼里!若是我就这么放了他,那道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会怕一个秃驴呢!”

胡来大师摸了摸自己锃亮的脑袋,手里带血的戒刀在灯光的照耀下,分外的晃眼:“阿弥陀佛,黑衣老大的好意,和尚我心领了,不过,你是替我出头才身陷此地,所以,和尚我是不会走的。”

“和尚是个花和尚,可也绝不会丢了朋友自己逃命!”

“好和尚,老子没看错你,够意思!”墨迹眼睛一亮,显然很是意外他的义气和豪情。

“哈哈,和尚是我佛座前的怒目金刚,护法宝来!自有我佛保佑,金刚护体,哪儿会将这些小鱼小虾放在眼内?”胡来眉头一挑,十分得意的笑道。

“那好,既然你不愿意走,那咱们便都留在这。看看农老大这里的小水汪,能不能淹死了咱们这几条真龙!”韩雨笑呵呵的道。

“放心,他淹不死咱们的。农老大,和尚我观你面向发暗,印堂发红,将有血光之灾临身……”胡来上前一步,挡在了韩雨等人的前面,又开始了他神棍的表演。

“臭和尚,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农民被他气的浑身发抖,他狠狠的拿起了旁边的烟灰缸朝他砸了过去:“老子最厌烦的就是你们这些装神弄鬼的神棍。血光之灾,老子现在就他妈的剁了你,看谁有血光之灾!阿海……”

农民旁边的一名小弟立即上前一步。

韩雨也不知道胡来是想激怒对方,吸引农民等人的注意力,给自己创造机会,还是他这个神棍的习惯!不过,既然要动手,他自然是不会束手就擒的。韩雨微微一侧身,和墨迹胡来组成了一个背靠着背的三角阵势!微微眯着眼打量着离他最近的那几个农民的小弟,身子绷了起来!

农民喘了两口粗气,忽然一挥手,又让手下退了回去。

“呵呵,黑衣,我知道你手下的人很能打,连黄俊淞和他那百十号人都能给收拾了,不过,你若是想等他们来救你的话,我劝你还是死心吧!我刚刚已经让人去给暗蛇送信了,告诉他你在这里的消息。”

“一个小时之内,带钱来赎人。他若是敢来,那我便连他一起宰了,这样,我便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手你的势力!若他不敢来,那我便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一个置自家老大与不顾的人,又如何能够服众?等他们内斗一番,我还是可以接收你的地盘和小弟!”农民轻笑着道。

韩雨面色一变,半晌仿佛没了力气似得瞪着农民,大声道:“卑鄙!农老大,你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用这样的方法,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

“无耻?哈哈哈,等我接了你的地盘之后,我便是这北城的老大,谁还敢说我无耻?”农民见韩雨失去了冷静,越发的得意起来:“不过,我很想知道,那个暗蛇究竟会不会来救你呢?”

“他不会让你得逞的!”韩雨气的哼了一声。

“是吗?我倒是有些期待,若是你发现在这个时候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抛弃,会是一种什么表情?”

农民得意的笑了,他对自己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判断感到很满意:“去,拿瓶最好的酒,我要陪黑衣老弟喝两杯,这个时候,没有酒怎么行?”

旁边的小弟立即答应一声,转身去旁边的吧台拿了一瓶八二年的波尔多红酒过来。

农民朝嘴里塞了一根香烟,旁边的少和谐妇给他点着,他这才吸了一口,朝前伸手示意道:“黑衣老弟,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农老大盛情,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韩雨轻轻的扫了墨迹和胡来对视一眼,在农民小弟的枪口下慢慢走了过去。

就当他距离农民还隔着一个沙发的时候,韩雨忽然抬起了手,匕首化作一道寒光飞了出去。农民旁边的一名保镖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松开了被匕首刺穿的右手。

而韩雨的身子,则在匕首飞出去的同时,便如同猎豹一样扑了出去,他伸手,紧紧的握住了一名枪手的手腕,微一用力便将他的手中的枪夺了下来,韩雨身子快速的在沙发上一滚,枪声响起,周围的光线顿时一暗!

韩雨则一脚将农民的一名小弟踹飞了出去,身子在农民前面的茶几上一滚,顺势一脚将一名保镖踹飞了出去,手里的枪则趁机顶在了农民的喉咙上。农民的几个保镖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脸色一变,掉转枪头对准了他。

韩雨却浑然不觉,嘴角甚至还露出了一丝浅浅的微笑道:“别动!”

农民脸色巨变,他喃喃的道:“黑,黑衣,你,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跑不掉!”

韩雨将顶在农民太阳穴上的手枪微微一紧,另一手按着他悬空的屁股缓缓的坐了回去,嘴里轻笑道:“农老大说笑了,我杀你做什么?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你让他们都将枪放下,我这人被人用枪指着特容易紧张,一紧张,我这手就哆嗦!”

农民嘴里叼着香烟的烟头深深的亮了一下,他脸色苍白,目光中闪动着深深的惊惧。他怎么也没想到,韩雨在这么多的枪口下竟然还敢反抗。

以至于大意之下,他竟然落入了韩雨的手里。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让他靠过来。

“要是我不答应呢!”农民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字,心中此时的悔意就别提了,不过他毕竟也是一方大佬,强自控制着自己脸上的神经,可惜他没有察觉到自己嘴里的烟头剧烈的抖动已经暴漏了他内心深处的软弱。

韩雨探手将烟头给他拔掉,毫不客气的道:“那您就只好死在我前面了。我数三声,你若是不让他们放下枪,我就打爆你的脑袋!”

“一……”

“二……”

手枪的顶针发出清脆的响声,农民感觉好像死神在他面前张开了獠牙似得,身子一颤,终究还是对死亡的恐惧占了上风:“放,放下枪!都放下枪!”

“墨迹,卸了他们的枪!”韩雨微笑着道。他显然比农民要淡定的多,至少脸上的笑容没有消散过。

“听见了吗?你们老大让你们放下枪,快点!”墨迹快步的走了过去,不容分说,劈手就把那几个保镖手里的枪夺了过来!那边,胡来也走到一位拿着微冲有些迟疑的小弟身边,毫不客气的将枪拽了过来,然后照那小弟的头狠狠的掴了一巴掌:“蹲下!”

那小弟眼睛一瞪,又看了自己面前那黑洞洞的枪口一眼,满脸委屈的蹲了下去。

“没看见榜样吗?都他妈的蹲下!”胡来瞪着眼睛道。

情势逆转,刚刚有枪在手的农民的小弟,是对着韩雨等人瞪眼,可现在他们却变成了受委屈的小媳妇。

“我说过,你会有血光之灾,怎么样,和尚没说错吧?”胡来大师走到农民身边,笑呵呵的道。

韩雨看了他一眼:“没受伤吧?”

“没!”胡来点了点头。

韩雨这才转向农民道:“农老大,你的人现在在哪儿?”

脑袋上有把枪顶着,农民答的比谁都快:“我,我听说有人闹事,便让他们回来照顾场子。软蛋那边没有消息,杠子应该快到这里了!”

“有多少人?”

“三,三四百吧。”农民忙颤声道。

“马上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到这里来。”韩雨脸色微微一变,冷声道。

农民忙答应一声,可拨通了号后却没有人接,他颤声道:“打,打不通,可,可能是已经和闹事的人干,干上了。”

“该死!”韩雨猛的一拳砸在了沙发上:“墨迹,马上带人去找他们,一旦找见,立即接走!”

韩雨知道黑狼他们都没有手机,这个时候只能期望他们不会倒霉的被农民的人碰上。

“老大,我让人去吧……”

“不行,你亲自去!这里还有胡来,你不用担心!”韩雨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实际上刚才一番剧烈的动作过后,他腹部的伤口已经震裂了,此时正火辣辣的疼着。可他却没有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就是怕墨迹看出来。

墨迹也知道黑狼他们现在面临的危险,不敢再墨迹,扭头对着胡来道:“我们老大这边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有和尚在,没人能伤的了他!”胡来大师看着墨迹的眼睛,缓缓的点了下头。

墨迹咧嘴笑了一下,然后将一名农民小弟的外套脱了下来,快速的将枪裹了进去,拎着就朝外走去。

大概是见到墨迹出去,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农民留在外面的七八个小弟忽然闯了进来。

旁边的那五六个手下也猛的站了起来,想要救人!韩雨脸色一沉,手腕一动就要开枪。

“我来!”胡来大喝一声,两步冲到一张沙发前,爆喝一声,那沙发竟然硬生生的被他用脚勾了起来,朝农民的小弟砸了过去。那几个小弟被沙发一撞,纷纷撞到墙上干脆利索的晕了过去。

那沙发却没有落下来,因为胡来抓住了沙发的一头,又朝门口的那几个小弟又砸了过去。

这回距离有些远,那几个小弟纷纷躲闪,只有两个慢了的家伙被压在了下面。剩下的几个人正暗自庆幸呢,却不想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月白色的身影,那一个亮闪闪的大光头分外惹人注意!

然后他们便感觉到肚子一疼,惨叫着摔出去五六米,有两个甚至从门口摔了出去。

胡来拍拍手,然后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和尚说你们有血光之灾,看,没错吧?”

尚还站着的人都有些发傻的看着那一幕,只不过农民和他的手下是心里郁闷,彻底的绝了拼一把的念头,那些保镖甚至被胡来拿眼睛一瞅,都会吓的一哆嗦。

而韩雨则是两眼放光,能把沙发当武器,真是猛人啊,嗯,得想办法让他加入遮天,就算是骗是抢也得把他骗到手,抢到手……

若非时机不对,韩雨甚至现在就想发出邀请了。他深吸一口气,直接坐到了农民的对面。如今,就剩下他手里还有一把枪,再加上胡来刚刚所展现出来的威猛,农民只要不想死,他绝不敢再试图反抗。

“农老大,现在马上打电话,让人送钱过来为你买命。”

“多,多少?”农民被韩雨阴冷的声音吓了一跳。

“三千万!”韩雨缓缓的道:“我只要现金!”

“我哪儿有那么多?我……”

“少废话,三千万,半个小时内送到,不然你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韩雨脸色阴沉,他并不是财迷转了向,而是要找借口稳住农民,稳住这里。他不想杀了农民,一来是他不想触怒了农民的手下和他玩命,二来则是这个人对他还有用。今晚的事情看来是要闹大了,总需要有人来为这一切顶缸!剥削,只是顺便而已。

农民身子一哆嗦,拿过手机拨通了自己负责保护他其子的亲信小弟的号码:“喂,阿昆,马上给老子准备三千万的现金……”

“我操,老子管你去哪儿弄,半个小时必须将三千万送过来,晚一分钟老子剥了你的皮!”农民气的将电话一扔,呼呼的喘着粗气。

韩雨笑了,他很是安静的坐在哪儿,等人送钱来。

不过,韩雨并不知道的是,他虽然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墨迹派了出去找黑狼他们,可还是迟了一步,因为黑狼他们已经被农民手下的大将杠子给堵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