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6章 生死为兄弟

136章 生死为兄弟

黑狼很倒霉,真的!他和红狼场子砸的很顺利,估计那些交了保护费的老板,会第一时间朝农民施加压力,让他赶紧把人叫回来。

可他们实在没想到,农民的人回来的这么快。他们才刚刚从农民罩着的一家夜总会出来,便被四五十个小弟给堵上了。

“红狼带兄弟们撤!”黑狼一见不妙,立即让红狼带头,他自己则留在后面断后。

“大哥,前面也有人!”红狼在前面忽然喊了一句。

黑狼扭头一望,只见前面的街口昏黄的路灯下,黑压压的站着一群人,堵在了路口。论对这里的熟悉程度,他们说什么也比不过这些人。

“我操他妈的,被撵上了?”黑狼急忙停下了身子。

农民的小弟从两边压了上来,黑压压的人群,泛着寒光的钢刀,就好像两个铁饼从两头拍了过来,想要将中间的他们做成馅饼似得。

“大哥,这些孙子人不少啊!”红狼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虽然他们加入了遮天,可他还是习惯叫黑狼大哥。

“是不少!”黑狼看了一眼四周,此时夜色已深,路边偶有几个行人,也早在他们出现的时候,急惶惶的跑了。周围的店面早就关门了,唯一的两条路,也被农民的人给堵死了。形势对他们很不利。

黑狼虽然悍勇,见了这架势,心里也有些凉。对方至少有上百人,就凭他们这二十来号人,根本就冲杀不出去。

不过他握着陌刀的手还算坚定,眼神也没有慌乱。早在自己踏上这条路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一脚已经踩在了监狱,另一脚则踩在了鬼门关上。

出来混,风光无限,万人景仰,总是需要代价的!

“兄弟们,咱们出来混是为了什么?”黑狼倒提着钢刀走到了最前面,目光中仿佛两团燃烧的火焰一般,显得幽深而冰冷。他紧紧的扫着自己的兄弟,尖锐的声音从夜风中飘了过来。

“票子,女人,地位!”众人齐声怒吼。这是他们加入遮天后上的第一课,也是遮天所有小弟所必须要上的第一课。

这是韩雨的意思,**裸的利益,往往才是一个人不断攀爬的原始动力,而且还是最强大的那种!

“说的好!只要咱们今晚能够活着回去,这些都会有的。可是眼下这些人却想来花咱们的钱,打咱们的脸,玩咱们的女人,大家说怎么办?”黑狼大喊道。

“杀!”红狼第一个吼了出来。

“杀,杀,杀!”一干小弟被黑狼激起了斗志,仿佛吃了伟哥似得,目光里的慌乱被兴奋和杀机所取代!

“以后咱们兄弟是吃肉喝酒玩女人还是他妈的喝西北风,就看今晚了!”黑狼深深的望了他们一眼,然后转过身,倒提着陌刀,大步流星的迎着对面的人群走去。

红狼紧随其后,那一身红色的头发,在夜色中那么显眼。

渐渐的,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全速的奔跑!在两人的身后,则是一群手里拎着寒光闪闪的陌刀,悍不畏死的随着冲锋的小弟。他们的脚步,好像雷声一样落在街道上,落在这漆黑的夜色里!

对面农民的小弟显然没有料到在落入下风的时候,他们竟然还敢主动挑衅。不过,他们并没有退却。

只要能够稍微阻拦一下他们,后面的小弟便会赶过来将这些人包饺子,他们怕个鸟?

“兄弟们!”杠子留着一头精悍的短发,手里握着一把开山刀,大声道:“老大发话了,砍死了这伙闹事的杂碎,大家吃酒,喝肉!”

农民的小弟齐齐的发一声喊,直奔黑狼他们冲去。

黑狼紧紧的盯着冲在最前面的那名农民的小弟,眼中渐渐的露出狂热的神色。在离对方还有五米的时候,他两脚猛的用力,身子一下跳了起来,他的身体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圈,右手里的陌刀抡圆了,然后狠狠的砸了下去!

农民的那命小弟手里的钢刀才刚刚举起,正准备动手,忽然他眼中的黑狼消失了一下,然后他便看见一把带着呜咽的夺魂陌刀飞了过来。

那小弟脸色巨变,他急忙刹住自己前冲的身子,然后只来得及横起手里的钢刀!

当!

黑狼手里的陌刀带着无边的威势压了下来。只听的喀嚓一声,那小弟竟然被他这一刀给砍下了半拉身子!

“杀!”鲜血飞溅中,黑狼那一声充满了暴戾的怒吼才出现在众人的耳中,振聋发聩!

这充满了血腥暴虐的一刀,带给双方的感受却是截然不同的。农民的小弟脸上禁不住露出一丝惊恐神色,就连脚步都不由得顿了一下。

红狼他们却觉得滚烫的**在他们的胸口中不断的激荡,上涌,压迫着他们的胸腔,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张开嘴,将这股呐喊吼了出去:“杀!”

红狼等人眼中露出嗜血兴奋的寒芒,手里的陌刀更是凭空快了几分!仿佛这简单的一声怒吼便点燃了他们心中的热血似得,也点燃了这漆黑的夜色中厮杀的序幕!

双方的人流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甚至没留出一点让人思考的空间……

黑狼举着带血的钢刀,目光中再也没有了一点恐惧,有的只是坚定和飞扬的杀机。伴随着耳中不断响起的喊杀声,他狠狠的一刀架住了一名偷袭者的钢刀,然后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随即,手里的陌刀猛的挥舞了出去,将旁边一名小弟的钢刀劈飞,然后狠狠的在他胸前拉出一道鲜血……

这是遮天成立以来与人正面厮杀的第一战,也是他们在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所发生的遭遇战。韩雨毕竟不是神,他不可能面面俱到。他喜欢将水搅浑,却不知道自己浑水摸鱼的同时,也给了别人机会。

不过,好在他的运气还不错,因为他有黑狼这样的兄弟。

黑狼等人加入遮天不过十几天的光景,虽然这些日子他们一直在接受训练,却也不可能让他们产生太多的变化。

好在,他们在十二中的时候,便是成天与人打斗,厮杀的经验不比农民的小弟差!

双方的人流狠狠的撞到了一起,激扬起的是刀光,血花,和惨叫!

黑狼他们凭着一腔热血,气势虽然不弱,可他们毕竟人数太少了,刚一交手,他们的人便被砍倒了三四个。可他们来不及悲伤,来不及怒吼,便被泼水似得刀光所淹没!

他们的队形很快就被杠子手下的片刀撕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更多的人倒了下去。

杠子嘴里叼着猩红的烟火,手里的厚重钢刀,从一名遮天小弟的脖颈上狠狠的拽了下来,带起一阵血雾……

“我操你吗的,给老子去死!”黑狼早就注意到了杠子,他拼尽全力的好容易杀到对方身边,却不想还是只能看着那名兄弟惨死。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两眼猩红,狠狠的一刀朝杠子的脑袋上劈了下去。

杠子急忙用刀一架,他没有黑狼的力气大,可反应却不慢,借着刀上传来是速度快速的向后退了两步。黑狼刚想追杀,却不想身子一颤,小腹上中了一刀……

“去你妈的!”黑狼反手一刀将那小弟砍翻,那边的杠子也是倒霉到家了,他正退着,却不想让手下小弟的尸体给绊了一下,身子不由得一趔趄,黑狼见状想也不想,抬手就将自己的刀甩了出去……

呜!

陌刀破空,凄厉而至。

杠子直接将嘴里的烟头咬断了,拿刀狠狠的朝旁边一哗啦,却碰了个空!黑狼这全力的一刀却是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胸膛……

杠子连退几步,看着胸口只剩下半截的刀柄,张了张嘴儿想要说话,可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便轰的一下倒了下去。

杠子死了,这让农民的手下起了一阵慌乱!

黑狼却没有时间为自己庆贺,他举起的胳膊还没来得及收回,便被拉出了一道口子。然后,一名农民的小弟举着刀,对着他的胸口便扎了下来。

黑狼一把握住了对方的刀柄,反手一刀捅了进去。

他的后背处传来一阵酸麻,黑狼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刀!然后大吼一声:“还能喘气的,随老子杀出去,杀!”

说着,当先朝对面已经稀疏的人影冲杀了过去。没有了杠子调度,黑狼抓住对方的破绽,闷头一阵死命的拼杀!

挥舞的钢刀一下斩杀在了空处,黑狼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已经自己已经杀出了重围,不由得大喜!他想回头看一下后面的情形,红狼却不给他这个机会,拉着他的手死命的向前跑!

后面,农民的小弟死命的追杀着……

“红狼哥,后面的孙子追上来了!”一名小弟喘息着道。

红狼看了一眼,只见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影,舞动着刚刀跟在后面,眼瞅着越来越近!可他们这边却一个个的身上带伤,速度越来越慢!

再这样下去一个也跑不了!

红狼突然将牙一咬:“大哥,你先走,我带人去挡住他们!”

“放屁,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黑狼身子一震,拉住了红狼的手。

“现在是能跑一个算一个,能活一个都是赚的!你难道想让兄弟们死了,连个报仇的人都没有吗?”红狼忽然吼了起来:“你想让他们死了,连个能照顾他们老爹老娘的人都没有吗?”

“可我他妈的要是丢下你们,自己跑了,我还他妈的是人吗?”黑狼忽然站住了脚步!

“可你他妈的要是不活下去,不替我们报仇,我们他妈的不都白死了吗?!”红狼忽然一拳砸在了黑狼的脸上,将他那一百四五十劲的身体砸飞了出去。

“要是你想让我们死不瞑目,你就跟着来!阿峰,阿哲,走!”红狼用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一紧手里的钢刀。然后,极其悲壮的扑了出去。

迎着追杀过来的农民的小弟扑了上去!

两道年轻的身影一声不响的紧随其后,挥刀,溅血,侧身,突击……

三个人,好像一把劈开人群的利刃,那边农民的小弟显然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派人突围,不由自主的起了一阵纷乱!

“大哥,替兄弟们报仇,替我们照顾好家里的人!”厮杀的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怒吼!

“我,我操你吗的!”黑狼声音沙哑着在地上狠狠的砸了一拳,然后爬起身来,看也不敢再看一眼,转身朝着远处的夜色跑去!

他腿上有伤,可此时却仿佛没了知觉。他跑的那里用力,好像恨不得将这地面都踩一个窟窿出来似得!因为他知道,这是红狼他们用生命为自己争取的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给浪费了!

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在这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谁给揪起来一块似得,火辣辣的疼!

那边,红狼身体踉跄,他的后背中了一刀,几乎将他的脊柱一刀两段。可他却依然咬着牙,狠狠的一刀将面前一名农民的小弟劈杀在地!

可马上,便有四五把刀捅了过来。他举着刀,整个人却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

他缓缓的倒了下去,失去意识前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大哥,我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