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37章 一场虚惊

137章 一场虚惊

漆黑的夜色中,黑狼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远,直到远处一辆呼啸的警车穿过,他才清醒过来。

“一群吃干饭的垃圾,我操你们大爷的!”黑狼恶狠狠的对着警车的方向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靠在路边喘了一会儿粗气,起身进了旁边狭窄的巷子。

一家没关门的洗头房,黑狼直接闯了进去。里面的小姐猛然间见到浑身是血,手拿钢刀的人闯了进来,禁不住发出一声喊!

“都他妈的闭嘴!”黑狼直接将钢刀顶在了一名小姐的脖子上,冷冷的呵斥了一句。

然后从那名被制住的小姐手里抢过电话,扫了那几人一眼,这才走到旁边拨通了墨迹的电话。

“谁他妈的找死啊?”墨迹一接通电话便骂了起来,显然脾气有些暴躁!

“墨迹哥,兄弟们都,都死了!”黑狼一听见墨迹的声音,就好像所有的坚强都找到了依靠一般,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低声哭着道!

“黑狼,是你?你他妈的没死?太好了。听着,你他妈的给我听着,现在外面戒严了,你马上想办法回浪漫烟灰来!不管什么事儿,等你回来再说,等你回来再说听见没有?!”

墨迹听了韩雨的命令后,便直接出去找黑狼和狂熊他们。然而,黑狼没有找到,他却只找见了狂熊和他手下的几个人。

狂熊他们也撞上了农民的手下,经历了一番厮杀,不过他们的运气好点儿,还没有被缠上,狂熊便带了几个手下杀了出来。

墨迹接上他们之后,也不敢停留,直接便回了浪漫烟灰。然后,从陆续回来的小弟那里得到的消息,农民手下的杠子带着一百多号人去堵黑狼了。

墨迹还以为这回黑狼他们算完了,却不想竟然意外得知他没事的消息,墨迹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夜风侵袭,韩雨不无紧张的看着外面不断走过来的警察。他废了农民的四肢,让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在道上混了。却被农民手下的人追杀,他和胡来抢了一辆车才跑了出来。

后来见到路面上到处都是警察,他们为了缩小目标,将抢来的车子丢在了路上,然后找了个僻静点的地方打了个车,眼瞅着再有几个路口就要到了,却不想还是被警察给堵在了路上。

得亏他和胡来都换了身衣服,要不然只看穿着都得露馅!韩雨看看自己和胡来身上的穿着,暗自吐了口气。

“唉,你好同志,请出示一下你的驾驶证!”小警车很是客气的敲了敲窗户。

前面的司机一边拿证,嘴里还问了一句:“这是干什么呢,这时候还设点?有什么大人物要来捏?”

“哦,没事儿,追拿几个逃犯!”小警察笑了一下,拿过他的驾驶证看了一眼,又看了后面的韩雨和胡来大师一眼,轻声道:“你们俩是干什么的?”

“出来接他,刚刚吃了点饭,现在回家!”韩雨强笑了一下。

“身份证!”

“我们这出来吃饭,谁会将证件都放在身上啊?丢家里忘拿了。”

“忘拿了呢?那他呢,刚出来啊?”小警察用手里的聚光手电朝里照了照,狐疑的看着胡来的脑袋瓜子,另一只手则不动声色的摁到了腰间的配枪上。

“呵呵,他啊,是一位大师!可不是刚出来的,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呢!”那位司机师傅笑呵呵的帮着解释道。

“和尚,有证件吗?”

胡来大师直接将脑袋伸了出来:“阿弥陀佛,证件没有,不过和尚的脑袋上有香疤!如假包换!”

小警察看了一眼,目光落在他们手边的一个蛇皮袋子上:“这里面装的什么啊?拿出来检查一下!”

韩雨和胡来对视一眼,有些迟疑。这蛇皮袋子里装的是从农民那里得来的三千万现金,若是被搜出来,那可就麻烦了。

“这都是他的行礼,基本经书和换洗的衣物!”韩雨轻声道。

“经书?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经书呢,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小警察见他们迟疑,明显是对他们起了疑心,将枪掏了出来,指着两人道:“下车!”

看着不远处还有一辆警车停着,韩雨和胡来对视一眼,只得下了车。胡来轻轻的站了小警察的身后,朝韩雨使了个眼色。

韩雨瞄了远处的警车一眼,若真是不得不出手的话,那就只有将他和那车里的警察都干倒了。不过如此一来势必要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只是眼下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看了胡来一眼,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轻笑着将袋子放在了车的后备箱上:“您若是非要查的话,那我们也不能拦着……”

韩雨将手放在了蛇皮袋子上,全身绷紧,后面的胡来将手都提到了后腰上,眼瞅着两人就要动手了,那警察的对讲机中忽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呼叫:“各小队注意,各小队注意,新华大街发现两名可疑男子,正向北逃逸,注意,这两人手中有刀,这两人手中有刀。请各小队马上做好拦截准备,马上做好拦截准备!”

“102马上就动!”那年轻的警察朝着对讲机回了一句,转身想走,可又有些迟疑!

就在这时,那警车忽然掉头冲了过来,其中有一人从车中伸出来头大声道:“唉,小罗,你小子快点,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装福尔摩斯?正主快要过来了。快,上车!”

小警察看看韩雨和胡来,又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终于还是服从命令的心思站了上风:“行了,你们走吧。”说着他钻进了警车!

里面那个警察明显是个乐天派的,对着韩雨他们摆了摆手道:“哎,哥几个对不住啊,这小子就这样,小说看多了!不过今天晚上的确不太平,没事早点回家啊!”

说着警车拉长了警笛,呼啸而去。

“这,这就走了?”胡来瞪着两眼,提了半天的劲结果没用出去,憋的脸都有些红。

韩雨也没想到竟然是虚惊一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轻叹道:“佛祖保佑啊,回头帮我给他们添点香油钱!”

见韩雨上了车,胡来也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嘴里不满的道:“那您直接给我吧,和尚是他的弟子,佛祖他老人家感同身受了!”

韩雨一翻白眼:“你倒是真不客气!”

“这是应该的,和尚也是人,我们吃不好喝不好,怎么伺候我佛?”胡来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

这一回可能是那些警车都有了任务,所以没有再被人为难,两人只是说了几句话便到了地方。韩雨让司机将车停在了十二中的门口,等到那司机离开之后,这才和胡来一起朝浪漫烟灰赶去。

胡来没回他住的地方,用他的话说,他答应了墨迹要将保护好他,便一定要将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两人如今也有了一份同生共死,并肩战斗的情谊,再加上韩雨早就存了要将他拉到自己麾下的心思,所以毫不忌讳的将他带到了自己在市里的总部。

KTV内黑灯瞎火的,要不是外面留了两个兄弟等着接应,韩雨还以为自己这里被人端了呢!

一楼没人,等到了二楼,韩雨和胡来都被吓了一跳。

只见二楼的大厅内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人,不断的有人发出压低的哀号和惨叫,伤势稍微清点的都在外围席地而坐,有抽着烟的,有流着泪的,却是一个说话的都没有。

昏黄的灯光弥撒在周围,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种压抑低沉的气氛,让人失去了说话的欲望。

“老大!”韩雨一进来谷子文和狼牙,墨迹几个人就看见了,连忙走到他身边。

“怎么回事?”韩雨表面异常平静,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一样。

“我们去偷袭叫驴的场子,结果和农民的人绞杀到了一起。”狼牙看了山炮一眼,低声道:“虽然拿下了叫驴的场子,可也付出了不轻的代价!”

“黑狼他们去偷袭农民的场子,一开始很成功,将农民的手下都调了过来,可到最后,黑狼他们撤的时候不小心遇到了农民手下的杠子,狂熊他们那边也遭遇到了一定的反抗!结果……”墨迹眼睛微红的低着头。

韩雨朝嘴角里塞了一根烟,点火儿:“伤亡怎么样?”

墨迹看了谷子文一眼,低声道:“死了三十七个,还有四人失踪,其余的兄弟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

韩雨嘴里刚刚点着的香烟突然亮了起来,猩红的让人不忍凝视,然后,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甚至咳的都弯下了腰!